£漂浮島£

我們不要積分、金錢、權限、等級!我們只是愛分享!

2017/08/13 發生悲劇了....
由於隨身硬碟的無預警損壞加上早期用的分享空間被關閉
因此很多珍貴的檔案還是流失了....
為此站長難過了很久
最傷心的還是花了近兩個禮拜蒐集下載整理的虛擬人生1....
若載點失效的文章會在特別標明
另外也衷心希望之前有下載到並持有完整檔案的朋友們
能夠再次上傳分享給大家

-------------------------

這裡!是一個分享的好所在!

網路上很多論壇
資源檔案豐富
但是關於檔案分享或是教學等等方面
往往設限重重
積分啦!金錢啦!回覆後才可瀏覽…等等的
我們只是想分享、想要簡單的保存檔案、學習或是研究
何必搞得這樣設限重重?

£漂浮島£是一個以站長我分享檔案為主要的論壇
當然也很歡迎跟我有一樣想法的人加入這論壇(需要開設新版或是其他協助歡迎跟我說)
我只是想把檔案分享傳播出去
就這樣而已
我不要什麼虛擬的金錢權限積分
也不要虛偽的回覆 謝謝大大、推、頂、讚
這論壇
就這麼簡單

當然
我們希望有更多人能分享你的知識或是資源!
讓這些資源能廣泛的流傳!
而不是永遠只在少數人手上!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翻譯】月姬 本傳 愛爾奎特路線:黑色野獸 II (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阿傑


系統管理員
黑色野獸 II (下)


被殺───要被殺掉?

誰?

什麼?

「哈哈、哈───────」

笑聲溢出。

啊啊,確實是這樣沒錯。

絕對逃不了的。

絕對不會被放過的。

應該做的事情,只有一個而已。

被殺掉。

被殺掉。

一定、會被殺了沒錯。

不是被什麼東西、不是被其他人。





──────這傢伙,就要被我給殺掉!!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裂帛般高昂的氣勢,如白痴般的發出了笑聲。

好奇怪。

好奇怪啊,不能停止笑聲。

嚓、嚓、嚓、嚓、嚓、嚓,發出這樣的聲音後,野獸們接二連三的不斷掛點。

腦隨…好痛。

全身的神經血管細胞血液,全都發狂了。


───黑色的圓棚消掉了。

在這個身體上咬食的七十隻雜種,全都被我殺掉了。


「什─────麼?」

尼祿的聲音傳來。

來吧───不站起來的話,那就沒辦法殺了他。


站起來。

「────」

沒有問題。

雖然不是毫髮無傷,但是這樣能暫時活動就足夠了。


「你這傢伙───做了什麼!?」

「───啊啊,你的心情我明白喔,吸血鬼。」

腦隨像是著火般的感覺。

好像───跟殺了愛爾奎特那時候相同,沒辦法好好呼吸的感覺。

為了換走腦袋中快到極限的熱、

大口大口的吐氣著、

世界充滿了死亡───。

「想殺了我嗎?怪物」




那麼、我們就是同類了。

「來吧!───來互相殘殺吧,尼祿.卡歐斯……!」



能自由活動的只有僵硬的右手。

反手握緊了短刀,朝著尼祿的方向跑去。



尼祿的身體,出現了更加巨大的野獸。

總算是祭出拿來對付愛爾奎特的大傢伙了啊?



「──────」

但是,卻沒辦法保持太久。

不管多麼巨大多麼迅速多麼強力凶暴,沒有最基本的直接接觸是殺不了我的。

想要直接接觸我的話,那麼就切斷那想要觸及我的部分吧。

最後結局,黑犬跟獅子啦、老虎啦這些,看起來都沒啥差別了。



兩隻大傢伙倒下,變成了黑色的水。

離尼祿───還有幾步距離…。



「───不可能。連公主都無法消滅的我們───為什麼全部,都沒有回來!?」

你到底在說什麼呢?

「───無法理解!你這小子,到底做了什麼?」

凝視著尼祿的身體。



出現了數十個、無數的點。

───想要活下來的話。

想要殺了他的話,不把全部都殺掉看來是不行的。

「…………」

不過那是不可能的吧!

但就算這樣───也沒辦法就這麼結束。

愛爾奎特還在黑色的黏液中。

那些在飯店中被殺掉的、幾百個人。


───還有、這個他想殺的身體。


「……………!」

嘎吱,咬著牙。

已經沒有咒罵的餘裕了。

光是活動,就已經要竭盡全力了。已經沒有跟尼祿的鬥嘴的餘裕。


───不對。

有那樣餘裕的話,即使是早一秒也好────


「────好吧。你這傢伙,已經被我們認為是個障礙了。」



───停止這個充滿野獸臭味的怪物的性命,這是比任何事都好上幾分的事情啊。



轟,黑色的大衣敞開了。

沒品的野獸臭味。

不輸給至今的危機感。


在大衣裡,飛出了像是小時候曾經見過的野獸。

額頭上有著角的馬,以及長出巨大翅膀的蜥蜴。

看來,很麻煩了呢。

不是那麼簡單就能殺死的。

那些『容易死掉的部分』非常的少。


所以───我也得開始認真起來。


是因為剛剛說了「殺了你」嗎?

血流到發痛。神經不斷的奔跳。身體裡的所有東西,彷彿為了排除那個障礙而連結起來。

長角的馬,連同那角,被分成了兩半。

蜥蜴,從背後到右下腹部被切下來。

「────不可能」

聽見了障礙所發出的聲音。

真不巧,這邊的視界也不太能正常運作了。

眼前所能看到的,只有黑色的點與線而已。

「混帳───為何我、得為了個區區的人類,用上渾身的力量───!!」

咻的一聲。

只有一半身體的尼祿,回復到了完整的型態。

───總算將捕捉著愛爾奎特的半身給叫回來了。





「───殺了你。要讓你知道我體內的系統樹,是凌駕在你們之上的領域───」

尼祿的雙臂,往自己的胸口撕裂開───尼祿的胸前裂出了黑暗。

那傢伙,用自己的手、把自己的胸口撕裂開。

尼祿的胸口開了個空空的洞。

好像有、什麼奇怪的東西要爬出來───





一句話來形容的話,就像是螃蟹一樣的蜘蛛。

他的大小,比起愛爾奎特所殺死的巨象還稍微大了些。



「──────」

視界變得赤紅,沒辦法看清楚。只是,只見到了奇怪的人影跟『死』。

手指很冰。也許是流失了太多的血,身體開始變得冰冷。

但就算這樣───身體還是悲鳴著、命令著自己──

───還有那樣的餘力的話、那麼即使是早一秒鐘也好,快點殺了他!

────背骨好痛。

     身體好冷。

     手指要結凍了。

     但是、腦隨卻像火焰般熾熱。

蜘蛛也好螃蟹也好,從尼祿的身體裡接連不斷的爬出來。

只剩一點就接近尼祿了。

為了要接近那傢伙,這些生物妨礙到我了。



有三隻。

不斷出來的阻礙者,全都被我殺了。

「────怎麼可能!」

尼祿就像是暈眩般的說著,後退了幾步。

「───竟然能把我的魔獸都殺掉、怎麼可能有這種事實……!!

我們是不死身!

只要我這個根源活著、即使分身死了,也還能回到我這裡的混沌輪轉的不死野獸們───為何、被你這傢伙刺過之後、都沒有回到根源───!!」

我向著喊叫的敵人走近。




尼祿往後退了幾步,但是又停了下來。


「───真不像話!」

機械般的眼睛,帶著赤色的憎恨感情,點了起來。

那傢伙的心情我能理解。

────或許。

作為殺人鬼的尼祿在命令自己撤退。

但是身為吸血鬼的那傢伙,又不承認自己敗給個人類。

不能理解。

不准許自己的撤退。

所以,剛才的後退是不可能的。

那個精神,是不承認自身無能的頑固吧。

還有一步。

這樣一跳過去的話,就能用短刀把那傢伙給分裂了──

「───不、絕對不可能───!!我名為尼祿、是在不朽的古老吸血鬼中,有著不死身之稱的混沌!!這種不像話的樣子、是絕對不可能的……!!」





───尼祿的身體、正在改變形狀。

至今只是黑暗的身體、化成了明亮確實的一個肉體。



「這個身體是不死身。死這種東西、我早在以前就超越了───!!」

尼祿的身體跳了起來。但不是野獸們。

那傢伙、將剩下的野獸們凝聚並壓縮在一起、把自己做成了最高強的野獸、為了要殺我而來──



那個速度、是不輸給愛爾奎特的快。

如果碰到就會讓腦袋當場粉碎的手臂伸了過來。


避開了他的手臂、向著這手臂上的『線』給切了過。




窣窣窣、的聲音。

速度太快以至於無法控制、尼祿無法停止的跑開了。


───再度、拉開了距離。





───暈眩。

    顫抖、無法停止。




「─────為什麼、會這樣」

看著被切斷的手腕,尼祿愕然的說著。

「這是、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被切斷的地方不能再生!?怎麼可能有這種蠢話……!!你既不是魔術師、也不是埋葬者!為什麼、為什麼我只被切一刀就要崩潰了───!?」


「───你是白痴嗎。在乎著那樣無聊的面子問題,會被殺的喔,尼祿.卡歐斯。」

在尼祿的旁邊、傳來了習慣的聲音。

「你這傢伙───!!」

尼祿充血的眼睛,往身旁那優雅佇立著的愛爾奎特看去。

───啊啊、對了。

在尼祿把另一半身合體的時候,她也就自由了。



「啊啊,你這樣只注意我真的好嗎?要你命的可是志貴啊。我如果阻礙現在的他,說不定連我也會被殺喔?」

愛爾奎特嘻嘻的笑著。

「把人痛苦的折磨殺死之類的,就是因為你這樣想,才會變成這樣呢!

在第一次攻擊時、就要不給予反擊機會的把敵人打倒吧?你呢、看來是在那邊搞錯了喔。」



「───閉嘴!我是沒錯的。我現在還有五百六十個生命。

……給我在那裡等著、等我解決了這傢伙之後、再去抓住你。」



「是嗎?那我麼會等待的。」



愛爾奎特並沒有靠近尼祿。

尼祿只是看著我這裡。



───來了。

左手握住右手,兩手握著短刀。

尼祿壓低了身體。

那個是、發現獵物要跳躍時的、狩獵動物的預備動作。



「對了對了,有一件事忘了說,尼祿。」

在那之前,她的聲音像風一樣的流來。

「現在說可能有些遲了。他啊、可是曾經殺過我一次的唷。」

「什───麼?」

這次才是、真正的。

太過愕然、尼祿自己突然的迷惑了。


在這瞬間。

那傢伙忘我的思考、像是咒文一樣的、流入了我的意識。



───這個是、惡夢嗎?

他把愛爾奎特.布倫史坦德給殺了?

那個、用不死身來稱呼都不夠的怪物、被那個人類給殺了嗎?

不、這不可能!

但是。如果、假設、才是真實的話…




────結果。

那麼到底是誰、高估了自己呢?



「這樣的話。看來高估了自己的人是你呢,尼祿.卡歐斯。」

「咕────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憎惡與混亂的結果。

尼祿.卡歐斯,像是打從心底感到愉快般,發出了嗤笑聲。

───我已經等不下去了。

    向著沒有動作的目標跑去。


「是嗎、要殺死我嗎?人類───!」


───野獸在吠叫。

    一隻手、

    一直線的、想要貫穿我心臟的、朝著我奔馳而來。




那個速度實在無法用語言形容、

單純的、

沒有任何多餘的、

就只是要殺掉我的、

美麗的樸素動作。



「───────」

切上了伸過來的手腕。

那傢伙的身體、存在著幾百個『死之點』。

但是、比起那些。

在那傢伙的最深處,在中心最裡面的『極點』、確實的看到了。

────就算你有幾百個生命、都無所謂。

我所殺掉的是,尼祿.卡歐斯的『存在』。

所以,並不是指殺掉尼祿而已。

而是那男人所內包的、被稱做混沌的東西。

將一整個世界都給抹殺──────


從正面互相撞上去。


咚、輕輕的聲音。



───短刀、確實的貫穿了那傢伙的中心。



抬起了嘴角、吸血鬼沒有聲音的笑了笑。





       「真沒想、到」



啪哩。

深黑的野獸身軀,從指尖開始啪啦啪啦的崩落。




     「─────你是,我的死嗎?」



體溫急速的像霧一樣消散。

一剎那就拉上了結束的布幕。

隨著這一擊。

殘留的五百六十隻野獸、伴隨著尼祿.卡歐斯一起死滅了。








「累死───人了」

咚、倒在地面上。

屁股摔在地上,兩隻手拼命支撐著正要倒下的身體。

「───好冷」

總之好冷。

痛到了麻痺的程度,但這種感覺反而也好。

全身到處留下了犬的齒痕和鳥嘴的啄痕,真是壯大的傷勢啊。

───唉呀,錯不了的。要就這樣死去了吧,我是這麼想的。

「─────」

哈啊,大大的呼吸著。

抬起下巴,變成剛好仰頭看著天空的樣子。

「─────月」

在夜空裡,只有著美麗的月亮。

……是怎麼了呢。

有著非常令人懷念的感覺。好像以前也曾經,夢到過一次的感覺。



「志貴、不要緊吧?」

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的,愛爾奎特朝這裡走過來。

「……這個、混蛋……怎麼可能會沒事,我可是個人類啊……」

帶著斷斷續續的呼吸,回答她。

明明連說話也感到辛苦…總覺得不該回答她的。

「嗚──────啊」



意識、中斷了。



磅的一聲、被愛爾奎特突然的K了一下腦袋,猛然的讓意識回來了。


「……你到底、想幹什麼……」


「不可以喔!你受了這麼重的傷又睡著的話,真的會讓生命活動停止喔!睡著前至少處理一下傷吧。」

───這真是完美的正確。

但因為太正確了、正確得實在讓人不爽啊。

「………愛爾奎特。之前就有件事,想跟你說了」


「嗯、什麼?」

「───別老是給我這麼胡來啊、這個笨女人」

咚、倒在地面上。






───意識遠去了。

愛爾奎特還在為了什麼事情在吵鬧的樣子,但是我已經連張開眼睛的力氣也沒有了。

真的───好冷。

「等一下哪志貴、你真的會死的啦……!」

……所以說啦、我還是非常想睡。

在死之前睡上一覺的話、說不定早上又能好好的起來了吧?

「志貴、不可以睡著啊───!也不處理傷口,不補血的話就醒不來了啊……!」

───啊啊,吵死了。

我現在只想睡,想做什麼的話隨你便吧。

「咦、我能幫你治療嗎?什麼嘛,這種事早點說不就好了嗎。」

聽到明亮的聲音之後。

冰涼的、感覺比自己的身體還要冰涼的手指,正小心翼翼的碰觸著我的皮膚。

「嘛,雖然接受別人的使魔很討厭,不過這個時候也是沒辦法的了」

……像被什麼塗抹東西在身上的感覺。

雖然不太明白原因、

不過,感覺很好──

「不愧是原初之海的吸血鬼呢!即使根本的尼祿被消滅,使魔蘇生的可能範圍還留著呢。……嗯,這樣的話只要壓好就可以了。

那麼首先寄生在我這裡───有精神後再移到志貴身上────」

手指尖移開了。

「那就這個地方吧!怎麼樣?沒有方向性的生命之種,已經用人類形式寄生到志貴身體上了吧?

啊、睡著了嗎、志貴───?」

───啊啊,睡著了。

「真沒辦法!志貴的家是在斜坡上的房子對吧?勉強送你回去吧!」

───睡著了,只看得見,白色的月亮。


「……真的很累呢志貴。不過真的很謝謝你。今天晚上因為有你的幫助才能得救」

……好像是一點重量感也沒有的感謝話語。






……那些聲音也聽不見了。

這次真的不被任何人打斷、遠野志貴的意識深深的落入睡眠裡了。

http://floating-island.easybbs.tw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