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島£

我們不要積分、金錢、權限、等級!我們只是愛分享!

2017/08/13 發生悲劇了....
由於隨身硬碟的無預警損壞加上早期用的分享空間被關閉
因此很多珍貴的檔案還是流失了....
為此站長難過了很久
最傷心的還是花了近兩個禮拜蒐集下載整理的虛擬人生1....
若載點失效的文章會在特別標明
另外也衷心希望之前有下載到並持有完整檔案的朋友們
能夠再次上傳分享給大家

-------------------------

這裡!是一個分享的好所在!

網路上很多論壇
資源檔案豐富
但是關於檔案分享或是教學等等方面
往往設限重重
積分啦!金錢啦!回覆後才可瀏覽…等等的
我們只是想分享、想要簡單的保存檔案、學習或是研究
何必搞得這樣設限重重?

£漂浮島£是一個以站長我分享檔案為主要的論壇
當然也很歡迎跟我有一樣想法的人加入這論壇(需要開設新版或是其他協助歡迎跟我說)
我只是想把檔案分享傳播出去
就這樣而已
我不要什麼虛擬的金錢權限積分
也不要虛偽的回覆 謝謝大大、推、頂、讚
這論壇
就這麼簡單

當然
我們希望有更多人能分享你的知識或是資源!
讓這些資源能廣泛的流傳!
而不是永遠只在少數人手上!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翻譯】月姬 本傳 愛爾奎特路線:序章•塗鴉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阿傑


系統管理員
序章

─────────────突然,睜開了眼。



黑暗的夜晚。

大家都不在家裡。



一個人在這裡好可怕。

大家都去庭院那裡了。



房子的庭院非常的廣大。

四周被深深的森林包圍起來。

森林的樹木黑黑的、黑黑的。

像是很大的窗簾一樣。



那個 像是非常完美的劇場。

來吧 樹木像窗簾般拉開了。



這場演劇就要立刻展開了。



在遠處有著各式各樣的聲音。

有如帘子般的森林深處。




在森林中 大家好像很快樂的吵鬧著。




還沒開幕。

因為按耐不住 跑進了森林裡面。



非常,黑暗。



森林的宮殿 怎麼樣也到不了。


只是 好冷。

眼球的深處像要麻木了 寒冷的冬天。



感覺好像自己的名字正被呼喚著

往更深處繼續走去。


離開林子之後。

在森林的廣場正聚集等待著的是。


支離破碎的外型。

四處散亂的手腳。


全都變得通紅的森林廣場。───我不懂。

認識的人全都變得七零八落的。───我 不太懂。


但是,有人在前面。

然而她被切的七零八落的了。───我是個孩子而已 我 不懂。



嚓。

溫暖的東西碰上了臉。


赤色的。

像是番茄一樣的,赤色的水。



被切得七零八落的人。


那個人 是 媽媽

變得不能再呼喚我的名字了。─────可是我 真的不懂。


只覺得好冷。

沒有意義的 想要哭泣。

眼睛裡摻混了溫暖的緋紅。

滲透進眼球的深處。



可是卻完全不在乎。

夜空裡,只有一個人的月。

非常的不可思議。

為什麼現在感覺都變了呢。───為什麼,會做這個───不好的、夢。



啊啊─── 一直都沒注意到呢。

今夜的月亮 是那麼的、美麗───────呢───────


a prologue

醒來的時候已經在病院的床上。
窗簾正在搖晃著
外面是非常好的天氣
乾燥的風,告訴了夏天的結束

「初次見面遠野志貴,恭喜復原」
第一次見面的伯伯,一邊說著一邊向我握手
溫和的笑容和四角的眼鏡很搭配
乾淨的白色衣服也是緊緊地穿在醫生上
「志貴,醫生說的事情你知道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在病院裡面」
「好像不記得了,你走在路上的時候,捲入了交通事故中
胸口被玻璃的碎片刺中,傷口大到似乎無法救治的樣子」
穿白色衣服的伯伯微笑著,不知道為什麼,說著不像醫生的話
───非常地
精神,變的很不好
「…我有點想睡了,可以睡覺嗎?」
「阿,睡吧,今天就不要勉強了,努力去修養身體會比較好」
醫生微笑著
正確而言,我會要看不見了
「醫生,問一件事情可以嗎?」
「什麼阿,志貴」
「為什麼,在身體中有塗鴉
這個房間也是到處都是滿滿的裂痕,好像不久之後就要倒塌一樣。」
雖然醫生一瞬之間失去了笑容,但是立刻回復微笑,喀喀地走著
「──────果然腦中好像有異狀,請聯絡腦外科的孫家先生,然後恐怕眼球也有損傷,下午去做眼球檢查」
醫生好像沒聽見我說話一樣,自顧自的和護士說話
「……好奇怪,為什麼大家的身體中會有塗鴉在」
黑色的,雜亂的線在病院中存在著
雖然不太瞭解這是什麼,只是看到就覺得不舒服
「到底是什麼阿,這個」
床上也有塗鴉
用手指碰碰看,結果指尖就沉進去了
「───阿」
用更細的東西好像會進去的更深
用放在小桌上的水果刀來切塗鴉看看
沒用到什麼力量,小刀就從刀尖直到刀柄沉入床中
好像很有趣的樣子,就這樣用水果刀沿著塗鴉切

發出沉重的聲音,床就很漂亮的裂開了
「呀阿阿阿阿」
鄰床的女生傳來悲鳴
護士們跑進來,並拿走水果刀

「你是怎樣把床弄壞的阿,志貴」
醫生不問鷇什麼把床弄壞的理由,而是問怎樣把床弄壞的方法
「描著那些線就切斷了,還有,為什麼病院滿滿都是裂痕」
「夠了志貴,並沒有那種線,而且,你是怎樣把床弄壞的,我不會生氣的所以告訴我吧」
「───我說了,我只是描著那些線而已」
「我懂了,明天再來談這件事吧」

醫生離去了
結果,沒有一個人相信我

用小刀切著那些塗鴉,那就會漂亮的切斷
不用什麼力量
好像用剪刀剪紙一樣,能夠簡單的切斷他
不管是病床,椅子,桌子,牆壁,地板
雖然還沒試過,大概,一定,人也是
大家好像沒有看到塗鴉
為何只有我看到那些塗鴉
那是什麼,就算是小孩子的自己也能瞭解一些
那一定是,補丁之類的
手術後奐傷口後的地方一樣,我想是非常脆弱的地方
因為,不是這樣的話用小孩的力量是不可能把牆壁切斷的

───阿,以前都不知道

世界滿滿的是補丁,非常地容易被破壞
大家都看不到
所以沒關係
但是只有我看的到
好可怕,好可怕,走不了
彷彿只有我變的很奇怪
所以說是吧
從那時經過了兩個禮拜之後,也沒有人相信我的話
從那時經過了兩個禮拜之後,也沒有人再來見我
從那時經過了兩個禮拜之後
只有我一個人一直生活在這個滿滿都是補丁的世界───
不想呆在病房裡面
不想呆在滿滿都是塗鴉的地方
所以從這邊逃開,到誰都沒有的遠方去
但是胸口的傷口痛著,只能稍微的跑步
注意到時
自己在的地方是街上之外某個野原,再遠一點的地方已經走不動了

「…咳咳」
胸口痛著,非常悲傷,蹲在地上咳嗽著

咳咳,咳咳

誰都不在
夏天終了時,草原的中央
好像就要這樣子消失的樣子

但是,在那之前

「小弟弟,這樣蹲著會很危險喔」
從後面傳來了女人的聲音

「咦…?」
「什麼咦的,小弟弟,這樣子在草原蹲著會看不到你,小心點,這邊可是會把你踢飛的危險地方」
不高興的女人指著我
…接著就來到我的臉前
我是班上往前算來第四高的,所以我想我的身高不會很低
「要被踢飛,是被誰踢飛?」
「真是笨蛋,這不是很明顯的嗎,在這裡只有我和你,除了我以外還有誰在嗎」
女人叉她的雙手,很有自信說著
「算了,在這邊能相遇也是一種緣分吧,要不要跟我稍微聊天一下,我的名子叫蒼崎青子,你呢」
彷彿是朋友一樣的輕鬆,女人伸出了他的手
找不到拒絕的理由,我說我的名子叫做遠野志貴,和女人冰冷的手掌握手

跟女人聊天是非常快樂的
這人不會因為『因為是小孩』就無視我說的話
以一個朋友的身份,認真地聽著我的話

談了各式各樣的事情
我家裡面的事情,具有歷史的古老名門,非常拘泥於禮儀的父親是很嚴束的人的事情
有個叫做秋葉的妹妹,非常的溫順,總是跟在我的後面的事情
因為房屋很大,秋葉總是在像是森林的庭院跟我一起和朋友們玩的事情
──────好像熱到精神恍惚,和她說了各式各樣的話

「阿,已經是這個時間了
志貴抱歉,等一下我有點事所以話就聊到這邊吧」
女人要離開了
…想到又變成獨自一個人,好寂寞

「那麼明天見,我會在這邊等你的,你也回到病房吧,要好好的遵守醫生的吩咐喔」
「阿──────」
女人彷彿理所當然地離開了

「…明天見」
明天又可以像今天一樣聊天
好高興
從事故清醒,第一次像是人類的情感回來了

然後,下午之後去草原已經變成了日課
女人叫做青子
好像很討厭自己的名子
想到最後,總覺得像是偉大的人所以就稱呼為老師

老師總是認真的聽話,然後用一句話清除我的煩惱
…因為事故而變的黑暗的我,托老師的福稍微回復自我
那樣恐怖的塗鴉的事情,和老師說話而也變的不會那麼恐怖
所以,雖然不知道是哪裡的人,或許是真正的學校老師也說不一定

但是,那種事情不管怎樣都好
和老師在一起很愉快
最重要,一定就是那樣單純的感情

「老師老師,我可以做到這樣的事情喔」

有點想要嚇她,用從病院帶來的水果刀,切了長在草原上的樹木
沿著像是塗鴉的線,從根漂亮地切斷樹
「很棒吧!只要是看的見塗鴉的地方,不管哪裡都可以這麼簡單切斷喔,其他人不管是誰都做不到」
「志貴──────!」

啪,臉頰被打了

「老……師?」
「──────你現在做了非常輕率的事情」
老師用非常認真的眼神看著我

……雖然不知道理由
現在做的事情,我知道是非常不可以做的事情

嚴肅的老師的臉,和臉頰上被打的痛
讓我變的非常非常的難過

「…對……不起」
回神時,就已經哭了
「──────志貴」

感覺到被輕輕撫摸

「──────這不需要道歉
的確志貴做了惹人生氣的事情,但是那不是志貴的錯」
老師蹲著,然後把我抱緊起來

「但是,志貴。現在如果沒有人罵你,以後一定無法救你回來
所以我不會道歉的,相對的,志貴要討厭我也可以」
「……不會的,我不是討厭老師喔」
「──────是嗎。真是,太好了。……我和你的邂逅好像也是個緣吧」
老師就這樣子,聽著有關我看的到塗鴉的事情
說著這雙眼睛看的到黑色的線的事情時,老師更加地用力抱緊著我

「……志貴,你看到的是本來不該看到的東西。
在『東西』裡面,有非常容易破壞的地方,總有一天會壞掉的我們,因為會壞掉而非完整的。
你的眼睛就是看的見『東西』的末路……換句話說就是看的見未來。」
「……看見……未來?」
「是的,看的見死。
------之後的事情不知道的話比較好。
因為等到以後你有需要知道的時候,必然就會知道那樣的原理。」

「老師,我不太懂」
「嗯,不可以懂喔。
但我只想讓你知道一件事情,不可以因為捉弄別人而切線
──────因為你的眼,會太輕視『東西』的生命」
「──────恩。老師這樣說的話我就不做了。而且,總覺得胸口痛痛的
……對不起老師,我再也不會再做那種事情了」
「……太好了,志貴,絕對不可以忘記現在的心情。這樣你話,你一定會幸福的」

這樣子,老師從我身邊離開了

「但是老師,看著這個塗鴉我會覺得不安。
因為,只要沿著線那邊就會被切斷,這樣的話我身邊哪一天變的支離破碎也不   是不奇怪嗎?」
「是阿,這樣的話我就來做些事情吧。------這麼說,那個好像就是我來到這邊 的原因吧」
哈,從歎息開始,老師變的笑起來了
「志貴,明天我給你對你而言很大的禮物。我讓你回到以前,普通的生活。」

隔日。
剛好是在草原和老師相遇的第七天,老師單手提著很大的旅行箱來了

「這個,戴上這個的話就會看不見奇怪的塗鴉了」
老師給我的東西是眼鏡
「我視力不壞阿」
「不用管了戴上就是了,反正也沒戴什麼東西。」
老師強迫地把我帶上眼鏡
這時候──────

「哇阿!太棒了,太棒了老師。塗鴉一點都看不見了。」
「這是當然的,特別從老姊那邊奪走魔眼殺作成的蒼崎青子渾身的逸品
不可以浪費喔,志貴」
「嗯,我會好好珍惜的!而且,老師好棒阿!
那樣討厭的線全部都消失了,好像是魔法一樣,這個!」

「那也是當然的,因為我就是魔法使」

得意地笑著,老師把行李箱放在地面上

「但是,志貴。線並不是消失了,只是變的看不到而已,摘掉眼鏡的話又會看到線了」
「──────是,這樣嗎?」
「是阿,已經無法治好了,志貴,你除了那雙眼睛一起活著沒別的辦法了。」
「……不要。那麼可怕的眼睛,我不要。如果再切那個線的話,和老師的約定就無法遵守了」
「阿,那個不要再切線的約定阿。笨蛋,那個約定輕鬆打破也可以」
「……是嗎?可是不是說那是非常不可以做的事情嗎」

「嗯,是不可以做的事情
但是那是你個人的力量,志貴。所以使用那個是你個人的自由。除了你之外誰也不能責備你
即使是在個人保有的能力中,這也是非常特異的能力
但是你有這個能力的這件事情,到底有什摩意義在
神不會沒有意義的就把力量分給人
因為在你的未來裡有需要這力量的時候,那個也能稱為直死之眼也是一樣
因此,並沒有完全否定志貴的道理在」
老師蹲著,和我的視線同高

「但是,因此而不要忘了
志貴,你有非常真誠的心
現在的你,絕對不會讓那雙眼產生錯誤的結果吧」

「變成聖人之類的話我不會說。
你能變成正確的大人就好了
能真誠地瞭解不可以的事情,然後能說聲對不起的你,十年之後一定是個很棒 的男生」

說完之後
老師站起來,手伸向旅行箱

「阿,但是如果沒有過分的事情的話不可以把眼鏡拿掉喔
特別的力量需要特別的力量呼喚
只有在志貴判斷自己的手無法負荷時才能夠把眼鏡拿掉,還是要請志貴本人好好的思考後才使用力量
這力量本身絕對不是不好的東西。這力量是好是壞,全看志貴的判斷。」

提起旅行箱

──────雖然老師什麼都沒說
我知道要和老師分別了

「──────我做不到,老師,只有我一個人是不知道該怎麼做的
在和老師相遇之前我真的無法忍受害怕,但是有老師陪著我,我不是變回我自己了嗎
……不行的
老師不在了,而只有這眼鏡不是不能的嗎……?」
「志貴,不要說些無心之謊,連自己都騙不了的謊,只會讓聽的人更加不安」

老師不高興地豎起眉毛,彈了一下我的額頭

「──────自己也知道的不是嗎
你已經沒問題了,那麼我就去那個無聊的地方了,不可以捨棄好不容易束縛的你」

老師轉身,背向著我

「那麼離別吧
志貴,不管是什麼人都有充滿著被稱為人生的陷阱
你比起他人更早拿到能夠解決什麼的力量,所以要更驕傲一點」
老師走了
雖然非常難過,但我是老師的朋友,所以就要驕傲地目送。

「──────恩。再見了,老師」
「嗯,做的好志貴,就這種精神一直充滿元氣吧
聽好了,危險的時候首先就要冷靜下來,然後好好的思考
沒關係,如果你的話一個人也能做的很好」
老師笑的很開心

颯,風吹著
草原一起搖起來
老師的身影已經不在了

「……BYEBYE,老師」

說著,已經有不會再相遇的實感了
留下來的只有很多話語,和這個不可思議的眼鏡

雖然只有七天的時間,但比起什麼學了更多的東西

呆呆地站著的話,眼睛開始蓄著眼淚

──────阿阿,像是笨蛋一樣

我說了很多再見
卻沒跟那個人,說聲謝謝你

從那之後我很快就出院了
出院之後我並不是回到遠野家,而是在親戚家借住
但是沒關係
遠野志貴就算一個人也能做的很好
和新的家人,過著新的生活

遠野志貴的九歲夏天就這樣子結束了
新的秋天來了,我想我也稍微變的大人點了

http://floating-island.easybbs.tw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