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島£

我們不要積分、金錢、權限、等級!我們只是愛分享!

2017/08/13 發生悲劇了....
由於隨身硬碟的無預警損壞加上早期用的分享空間被關閉
因此很多珍貴的檔案還是流失了....
為此站長難過了很久
最傷心的還是花了近兩個禮拜蒐集下載整理的虛擬人生1....
若載點失效的文章會在特別標明
另外也衷心希望之前有下載到並持有完整檔案的朋友們
能夠再次上傳分享給大家

-------------------------

這裡!是一個分享的好所在!

網路上很多論壇
資源檔案豐富
但是關於檔案分享或是教學等等方面
往往設限重重
積分啦!金錢啦!回覆後才可瀏覽…等等的
我們只是想分享、想要簡單的保存檔案、學習或是研究
何必搞得這樣設限重重?

£漂浮島£是一個以站長我分享檔案為主要的論壇
當然也很歡迎跟我有一樣想法的人加入這論壇(需要開設新版或是其他協助歡迎跟我說)
我只是想把檔案分享傳播出去
就這樣而已
我不要什麼虛擬的金錢權限積分
也不要虛偽的回覆 謝謝大大、推、頂、讚
這論壇
就這麼簡單

當然
我們希望有更多人能分享你的知識或是資源!
讓這些資源能廣泛的流傳!
而不是永遠只在少數人手上!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翻譯】月姬 本傳 希耶爾路線:黑之獸II(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阿傑


系統管理員
黑之獸II(下)



——在公園裡,愛爾奎特無所事事的坐著。我就在離愛爾奎特大概二十米遠的小樹林裡隱匿著。

「————」公園裡一個人都沒有。時間離凌晨還差十分鐘。愛爾奎特微微的抬著頭,呆呆的看著青空的月亮,

「————」緊緊的握著小刀,愛爾奎特說過的,雷諾一定會來的,我要做的事就是從雷諾背後悄悄的靠近,一擊把那傢伙的「線」都切斷,

「哈——啊」作了個深呼吸,身體的狀態很好,只是緊握著的手指由於把小刀握得太緊了,麻得已經不是自己的似的,不能動彈。

「————」雷諾那怪物還沒露面,我就這麼緊張嗎?不行,還沒和雷諾交手之前,我不能這麼沒出息的。

「————」還有這那之後,不得不要殺了那傢伙呢。

「哈——啊」一想到這裡,呼吸就不禁急了,身體不受控制的翹起腿站著,

「冷靜下來——還沒有來呢,志貴。」是啊,敵人還沒有來,就這個樣子的話,等到雷諾來到的時候,肯定會因為太不安而急躁的行動的。

「愛爾奎特,你不怕的嗎?」看著對面只是呆呆的看著月亮的穿著白色衣服的女孩,完全看不出她有任何不安的表情。抬著頭看著月亮的臉,突然看著周圍的地面,在這個時候

「讓你久等了,真祖公主。」好像是生銹般的鐵一樣沉重的聲線,

「————」愛爾奎特轉移視線的原因原來是這個啊。離女孩五米遠的地方,離我大概有十米遠,黑衣男好像亡靈一樣的出現——

「確實是呢,我等得很久了,雷諾-卡奧斯。還是要稱呼你發佈朗-絡華因比較好呢?究竟你喜歡哪個名字呢?我的話就無所謂羅。」愛爾奎特的聲音,像風一樣吹遍了整個公園。

「真令人吃驚啊,連我還是人類時的本名都瞭解得一清二楚,我不是在做夢吧,不愧是真祖們選出來的處刑者啊。看來所有二十七祖的情報都瞞不過你呢。」雷諾回答的聲音,這邊也可以很清楚的聽到。

「——哈」呼吸變得急起來。愛爾奎特正在吸引著雷諾的注意力,機會的話,就只有現在了,自己脫下眼鏡,握著小刀的右手提到胸前——明亮得發著白光的凶器,之後就是——我要把那個吃人的怪物解體——不,還沒到時機,雷諾才剛剛到而已,再等等——在他還沒有全神貫注到愛爾奎特身上時,奇襲是不行的。

「搞錯了,雷諾,現存的高位死徒應該不止二十七個,而是二十八個才對吧?你們還沒有認同『蛇』嗎?」

「當然了,那傢伙的思維和我們完全的合不起來,像他那種雖然是吸血種,但是卻沒有存在意義的吸血種,大部分的死徒同胞們都不認同的——但是,我和那傢伙是舊相識,本來和其他死徒比起來,我準備想更深的瞭解他的,可惜——」

「——是啊,想起來,你和『蛇』同樣都是死徒中的異類呢。大家都是異類來,會產生對對方的興趣,一點都不奇怪呢。」

「是呢,異端就是因為他總是孤立一人的,所以才被稱為異端呢。大家都是群體之外的異端同士,所以可能大家會很合得來呢。」「就被我追殺而逃到這個國家來這點,你們確實是很相似呢。」

「那為什麼你會這麼狂熱的追殺他呢?作為我們死徒的處刑者的你,為什麼要這麼執著的追殺著『蛇』呢?說——『蛇』應該沒有向真祖公主你灌過什麼毒藥吧,要你不斷的追殺他。」雷諾稍微的增大了音量,愛爾奎特的挑撥看來生效了,現在雷諾就只注意到眼前的這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女孩,現在就是機會了,殺過去吧。雷諾只看著愛爾奎特,機會就是現在一瞬間,架好刀,府低身體,一口氣,我往雷諾的方向衝過去了,雷諾正在全神貫注著愛爾奎特,當然是完全沒有注意到無關係的我的存在,大概,他做夢都沒想過,會毫無防備的被我從後面在幾秒鐘內解體吧——去吧,直覺告訴我,錯不了,就這樣就可以把他殺掉了,

「——」跑到了離雷諾還有幾步,小刀就可以夠得到的距離了,可以肯定,他還沒有注意到我就在他背後,在他毫無防備的背後

「——」還有一步的距離,這就結束了,
「——呃?」腳步停了下來,為什麼,為什麼這個傢伙的身體——?

「沒有——」完全沒有,連一條「死之線」都沒有,不可能,只要是有生命的話,都應該有的——ずきん,頭突然痛起來,握著小刀的手指不停的顛抖著,整個頭顱抖好像要崩潰一樣的劇痛,看到了雷諾的背後出現了一個黑色「死之點」。錯不了,這裡確實是這傢伙最容易死亡的地方,只有「點」沒有「線」確實是很奇怪,總之——我要拿小刀往這個地方刺過去。向前踏進了一步,右手握著的小刀徑直的向著雷諾的「點」刺過去,

「——呃?」在這之前,雷諾背後的點的數目,急劇的增加,一個,兩個,三個……足足有幾百個這麼多,

「——?」哪裡搞錯了?這裡並不是這傢伙的「死」,這傢伙是由很多獨特的物體組成的集合體,這傢伙——這傢伙的身體究竟是怎麼的一回事啊?

「志貴——!」——愛爾奎特的叫聲,啊,已經沒有迷惑的餘力了,雷諾的背脊就在眼前了,總之,現在往這些點衝刺過去的話,就結束了,

「——這裡!」說著,手起刀落,但是,在這之前,雷諾背後好像氣球一樣的漲起來,好像是從黑色的海洋裡冒出來似的,一匹黑狗從雷諾的背後衝了出來,

「哇——」黑狗,好像導彈一樣的飛將出來,

「——」用小刀切斷了黑狗身上的線,但是,並沒有完全的把「線」切斷,只是切斷了黑狗的兩條腿,黑狗的突進並沒有停下來,

「哇——」黑狗一頭載在我的腹部上,

「嗚——」這是怎麼的力度啊?把我整個人往後撞飛了好幾米遠,重重的摔倒地上,黑狗就要這樣,順勢向著我的頭顱咬過來,

「哈——啊」在黑狗的左腹刺了一刀——「死之點」所在的地方,好像是空氣一樣的柔軟,小刀一下子就全陷進去了,黑狗不動了——但是,身體卻變成了黑色的液體,蓋住了我的下半身,

「——?」被這些黑色的液體纏著,連站都站不起來,

「可——惡」剝不掉,就像是粘在地面上,動不了。

「哦——我的背後發生了什麼事嗎?」聽到了雷諾的聲音,就這樣被黑色的液體纏著,看著雷諾和愛爾奎特,

「他是你的使魔嗎?但是,真可惜啊,進入了我的領域內,就算我沒發現,但是只有它們其中的一隻發現的話,都會迎擊的。就是說,對我奇襲是沒用的。」

「看來是這樣呢,你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被我吸引住了,但是還可以對背後的危險有反應,這就是所謂的群體優勢吧。雷諾-卡奧斯。」愛爾奎特稍微的瞇了瞇雙眼,慢慢的走近了雷諾,

「有趣,已經衰弱到連空想具現化都使不出來的你,還要來挑戰我嗎?」

「和高位死徒作戰,那種能力根本就不需要用,你的話——這對爪就足夠應付了,雷諾-卡奧斯。」卡,好像使烏鴉叫聲似的,短短的笑聲,

「那結果就是這樣了,愛爾奎特-Brunestud」雷諾揮了揮手,黑色的大衣像披風一樣的飄舞著,然後,幾頭動物從這飛將出來,ゴンゴンゴン的聲音,其中的三頭,像子彈一樣的飛速衝向愛爾奎特,並不是以往看到的黑狗,這些都是比本體雷諾還要巨型的惡魔來啊——三頭都是豹。

「——」愛爾奎特,沒有動,三匹豹只是在地面上向前走著,就像三塊大磚頭一樣的發著咚咚的聲音,比起要逃跑的愛爾奎特,豹的速度何止是幾倍啊——三匹猛獸都向著愛爾奎特猛撲過去,但是簡單就結束了。只是一瞬間,三匹豹的身體都被一分為二,散落在地面上,

「——怎麼會這樣的?」雷諾叫著,愛爾奎特什麼話都沒說,接著就向雷諾的本體一口氣攻過去了,

「——」從雷諾身體上又飛出了幾頭野獸,獅子在出來的瞬間,頭顱就被愛爾奎特從身體裡扯開來了,之後,豹還沒有襲擊到愛爾奎特的身體,就被她的爪從額頭刺穿而身首異處了,之後那些繼續攻擊的都遭到了相同的命運,在天空中飛的,還是巨大得令人吃驚的巨熊也不例外,在地面上游泳的鯊魚,還有像チョベルかー一樣巨大的大象也是,結局,沒有一個使魔可以阻止得了愛爾奎特前進的步伐,瞬間就變回了黑色的液體,

「嗚——」雷諾向後退,愛爾奎特揮動著爪子——ざん的一聲,把雷諾從頭部開始,一分為二。

「ギィィィィィィィィィ!」一邊悲慘的嚎叫著,一邊往後退的雷諾,他的身體,從頭部到腰部一半以上都不見了,撲通的一聲,雷諾不見了的那一半的部分,掉在了愛爾奎特站著的位置附近的地面上,

「——」已經分出勝負了,愛爾奎特那傢伙,真是壓倒性的運動能力啊,從雷諾身體飛出來的使魔絕對不弱,獅子或者是老虎那樣的動物,任何一頭都可以轉眼間的功夫就可以把一輛汽車撕成碎片的,那灰色的大熊,擁有著就是算是坦克都可以輕鬆撕裂的『蠻力』的,這些厲害的猛獸都被愛爾奎特一個人全撕裂了,完全沒她辦法,就算是雷諾本人都已經是頻死的狀態了,

「哈哈——」這是怎麼的笨蛋啊?完全是從一開始就不需要我的幫助了吧。

「哈哈哈——哈哈」雷諾從愛爾奎特身邊往後退,疲倦了嗎?愛爾奎特蹣跚著走近了雷諾,

「哈哈——哈哈,哈哈」聽到了慌亂的呼吸聲——原來是愛爾奎特的呼吸聲啊。

「哈哈——哈哈,哈哈」這是怎麼一回事了?比起已經沒有了半邊身體的雷諾,愛爾奎特顯得更辛苦啊,

「真讓人吃驚啊,都已經衰弱成這個樣子了,還有這樣的戰鬥力,不愧是真祖們選出來的處刑人啊,有人說過『不要和白色的吸血姬為敵』看來同胞的忠告是對的」雷諾的聲音沒有半點的模糊不清——不可能吧,完全的絕望了,

「哈哈——哈哈」愛爾奎特一邊調整呼吸,一邊慢慢的走向雷諾,

「但是,我剛才還有一到兩成的功力還沒有使出來。」

「——但是,勝利還是我啊,你那程度的使魔,就算再來多少都不是我的對手,而且,你都斷開兩截了,這個樣子的你還可以怎麼樣?」

「哼——把我的使魔全部殺光就可以了?一開始,你的想法就錯了,只要我沒有使魔的話,就什麼都幹不了?直到現在,和你交手的都是我自身啊!——只不過是為了補完破損的肉體,才去捕食其他的動物,居然就被視為和其他的雜種的同類了,真是不爽啊。」

「如果是健全的你的話,應該一眼就可以看出來了吧?用你那金色的魔眼好好的看清楚吧!看到了吧?我體內那六百六十個野獸因子所構成的混沌」——蠕動著,放眼望去,好像有些什麼東西在蠕動著,

「啊——」在愛爾奎特的背後,剛才被愛爾奎特撕裂的雷諾的半身,在蠕動著,突然變成了一大塊,要愛爾奎特從頭部開始整個人都蓋住了——

「愛爾奎特,小心後面!——」

「志貴?——」愛爾奎特連忙向後退,但是,還是太遲了。從地面上揚起來的雷諾的半身,變成了無數的蛇,向著愛爾奎特的背後襲擊過去,

「不好了——」愛爾奎特被那些蛇纏著,那些蛇慢慢的融成了一個黑色的漩渦,現在和我一樣了,不是,應該是比我的質量幾百倍大的力量把愛爾奎特壓進地面下面,

「這些,怎麼可能——」雖然被那些黑色的液體壓迫著,愛爾奎特依然掙扎著,想要逃出來,

「沒用的,這些是什麼物體來的,如果是你的話,應該可以理解到的,真祖公主。」

「嗚——」愛爾奎特的表情,很痛苦——還有很驚訝,只能對著雷諾的半身高聲咒罵著,

「——知道在我的身體裡究竟存在著多少頭野獸的遺傳因子嗎?用人類的數字來表示的話,是666——留意到了嗎?愛爾奎特」

「你不是在開玩笑吧?你——區區一個人類的身軀——在人類肉體這麼狹小密閉的容器裡,吸納了超過三百種以上的遺傳因子,這樣的話——」

「沒錯,這就是我的『創世之土』啊。我並不是單純的把其他的動物吸收進我的肉體內,而是把其他的動物的遺傳因子都混合在一起了,我並沒有所謂的使魔,我是由六百六十六個野獸的因子組成的,就算說我擁有六百六十六個生命力也不違過。所以,這個半身斷了半截,或是頭顱碎掉,對我來說是沒什麼意味的,我一個人就是六百六十六個整體,要消滅我的話,就必須要在一瞬間消滅掉我體內的六百六十六個生命——這就是——卡奧斯——混沌之名的由來」

「也就是說,我的分身並沒有固定的形狀,從我的領地裡放出來的『種』就算被殺掉失去了起初的形態,只要再回到我的身體中,融進這混沌內,然後就可以蘇生——不過,我自身都不能預測下次會放出什麼樣的東西出來。要操縱好這麼混亂的系統樹,這是我永遠的難題啊。」只有半邊身體的吸血鬼,一邊自豪的說著,一邊卡卡的高聲大笑著,

「這是不可能的,這樣的話,吸納了這麼多不可能存在的靈魂的話,那你自身也會消失的啊。」

「確實,現在在你面前的並不是單單的一個人。被稱為雷諾的這個人的人格已經不存在了,與其說我們是個人,不如說是群體更合適啊——確實,這樣的話,生命啊什麼的都沒有存在的意義了,(——たすかに。そうなった生命になど存在の意義はない。永久機關ともいえる生命種ならばすでに深海に棲息している。この身いずれ、彼らと同じように知性を失いたたの「標本」なりさかろう」)

「但是,這不是很刺激嗎?在我身體裡『將會變成什麼東西』在翻騰著,這不正是這個世界最原始的樣子的寫照嗎?這個連將會變成什麼樣子都不能預測的混沌的空間,和現存的星系一樣,無論怎麼的劇變都有可能發生的混沌的黑暗,在我自身的人格消失之前,我一直都在等著這個結果,所以,教會的人就給我起了這個名字——雷諾-卡奧斯。體內存在著六百六十六種武裝,持有混沌空間的固有結界,已經不是吸血鬼那種程度了,而是禁忌的異端者啊。」

「——」愛爾奎特完全沒有話說了。黑色的液體在ぞぶぞぶ的蠕動著,愛爾奎特,已經有一半的容顏不見了。

「——就算你再有萬全之策,也休想從我這混沌中逃出來,我的分身內有五百個野獸的基因鏈的『創世之土』,就算是萬全狀態下的你,也休想可以從破壞這個混沌啊——除非你有著可以一下子破壞整塊大陸的力量。」只剩下半個身體的雷諾,慢慢的靠近了愛爾奎特,

「從你出現以來,不知你葬送了多少的同胞了,之前有過多少人想對付你,但是他們都無例外的失敗了,但是——現在就要結束了,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可以做到的偉業,今天就讓我——雷諾-卡奧斯來完成吧。」

「——雷諾,你這個固有結界,究竟是誰——」

「是你認識的人哦,正是你的仇敵『蛇』,特意的來傳授給我的。當然,並不是現在的那個傢伙,而是在被你追殺之前,他就傳授與我製造這個『籠子』的方法哦。(結界在人的思維裡,和籠子是差不多的)」

「——」已經聽不到愛爾奎特的說話聲了,正如看到的那樣,愛爾奎特連嘴巴都被那黑色的液體包住了,

「但是,『蛇』那傢伙也真夠慘的,在變成吸血種之前還是教會裡德高望重的司祭,現在卻被你像死神一樣的窮追猛打,連要生存下來都困難的很。那傢伙如果還生存的話,我都想他幫我整理一下我現在體內這麼雜亂無章的混沌呢——原本,他只是一心的追求魔道的極至,但是最後也是因為這點毀了他自己,真是天妒英才,可惜啊!」

「算是作為『蛇』的盟友,為什麼你要這麼執意的追殺著他呢?對於這點我實在是很感興趣的,但是現在的你連開口說話都不行了吧,哈哈」黑色的液體發出了ぞぶぞぶ的聲音,蠕動著,這樣束搏著愛爾奎特——已經倒在那裡的已經不能稱作是一個女性的身體了,而是一堆泥而已,

「——就這樣變成我的一部分吧,愛爾奎特-Brunestud,就這樣你就被我完全吸收掉意識,骨頭被折掉吧,但是,打這之後,我就是最高位的吸血種了,忍耐一下吧,多少有點痛苦,但是這都是為了新的誕生的慶祝啊,啊,不久之後——就算是那令人討厭的埋葬機關的殺戮機構也不足為懼了。那只會滋養腐敗的教會,之後我就要把那些不順眼的傢伙全部絕根。」羅羅的聲音,愛爾奎特慢慢的沉沉下去了,剛才還可以分辨出愛爾奎特身體的各部分,但是現在都看不出來了——就那樣放任愛爾奎特不管的話,她真的會被那黑色液體完全吞噬的,

「可——惡啊——」看著這覆蓋著自己的液體,原來這東西有很多的「死之線」

「嗚——」忍耐著頭痛,拿著小刀在液體上劃過,黑色的液體在被我劃過後,就化成水一樣的東西,消失掉了。

「好——」呼吸雖然慌亂,但還是站起來了——盡快啊,不盡快去打到那隻怪物救愛爾奎特的話,但是,為什麼,我完全不能靠近雷諾?就算是愛爾奎特那麼厲害的角色——面對著雷諾那怪物,都不能把他逼上絕路啊,我要是這麼冒然的衝過去的話,一瞬間就被殺了,就算是只有一匹黑狗就可以把我殺掉了,更何況對手是那恐怖的獅子和豹,我大概連一秒鐘都堅持不了,還有剛才看到的,那傢伙的背後有著幾百個「死之點」,剛才雷諾對愛爾奎特說得話,我是不能很好的理解啦,但是要怎麼做,才可以把那麼多的野獸全殺掉啊?所以,要打到眼前的這個被稱為雷諾的吸血鬼的話,就不得不把他身上有「死之點」的野獸都全部殺掉不可,

「嗚——」已經不能在向前進了,無論怎麼樣——最為一個普通人類的我,是無法可以打到那樣的怪物的,

「可——惡啊」到最後,我還是只是想著怎樣去自救而坐視不管嗎?——

「喔——」聲音,聽到了雷諾那喜出望外的聲音,不是,不是那傢伙的聲音,是聽到了誰的腳步聲了

「怎麼可能?——」雖然聲音很遠,但是卻可以聽得很清楚,確實是一邊跑一邊跳著的腳步聲音,而且越來越近——愛爾奎特說過的,深夜裡公園應該是沒人來的——如果在這麼的時間裡還有人走過的話,那純粹就是那個人倒大霉了。遠處,看到了一個小小的影子,年齡應該是和我差不多大小,容顏卻看不是很清楚的女孩,

「——」不好了,要是她走過來的話,就不好了

「不要過來啊,快逃!!」大聲叫著,完全忘記了雷諾可能因此會留意到我的存在而反過來襲擊我的聲絲力歇的喊著。但是這完全阻止不了她,這個路過的女孩什麼都不知道,興高采烈的走過來這邊的廣場來了,穿著黑色的衣服,只有半邊身體的吸血鬼喘著大氣

「身體被分裂了,養分剛好不足呢?」然後,只有半邊的黑色大衣,好像有生命似的蠢蠢欲動,

「正好,養分就出現了。」從雷諾的身體飛出了一頭黑色的野獸,

「停手——!!!」但是大叫也沒用,逕直的向著遠處的路人的方向,野獸好像一陣黑色的旋風一樣的衝過去,整個過程就一霎那的功夫,哇,非常短的慘叫聲,路人就倒下了,周圍濺了一地血,黑色的老虎就這樣叼著這個人的屍體——女孩的頭,頭顱不見了!!大概被老虎一爪削過去,整個頭顱就飛出來了吧——毫無仁義道德可言,完全是單方面的施暴,

「嗚——」頭很痛,喉嚨乾巴巴的,意識完全集中在眼前的這個敵人上,其他的完全都看不到了,老虎好像蛇一樣ズゾゾゾゾ的爬行回雷諾的身體裡,很奇怪啊,老虎嘴裡叼著的女孩的屍體,就這樣忽然慢慢的消失了——ぎぎ、ぞぶり、ごくり

這是怎麼的聲音啊,突然女孩的姿態沒有了,連聲音都消失了——ぎぎ、ぞぶり、ごくり,那個是雷諾的身體裡發出的聲音,肉體在熔化,骨頭在碎裂的聲音,雷諾在慢慢的咀嚼著女孩的屍體,

「呃——」沒錯了,那個傢伙,就這樣用自己的身體把整個人都吃掉了,突然,從雷諾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扭曲的笑容——然後,在腦海的深處,完全的被憤怒所填滿了

「你——!!!」什麼都不顧慮了,只是,衝向雷諾所在的位置——眼前完全染成了一篇朱紅色

「吃掉他!」從雷諾的身體裡飛出一頭黑豹,速度是黑狗的幾倍以上,

「——」但是,我根本就不用去理解這事情,要點是生物,只要是活著的物體的話,就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你——真礙眼呢。」站在那裡,往掉在腳邊的動物屍體咒罵著,黑豹被分成了四分,散落在我的周圍,

「——哦,原來剛才從背後襲擊我的是你啊。」就在這裡,雷諾終於開始留意到遠野志貴的存在了,完全沒有感情的看著他——啊,愛爾奎特說得對,只要不迷惘的話,就算看著這個傢伙,也沒有什麼奇怪的感覺。

「——放了愛爾奎特,怪物!」

「——」

「叫你放了她啊,聾了嗎?你的對手是我!竟然要對著這麼只有一半的身體說話,難看死了」

「——」無言,同時黑色的吸血鬼,看著我,和愛爾奎特對比了一下,

「你要做我的對手嗎?」

「是啊,所以不是叫你放了愛爾奎特,讓她復原嗎?」

「————————」雷諾的頭顱,表情上下的歪曲著,那傢伙居然笑起來了,

「我對你有興趣了,人類,你可要負上責任啊。」雷諾的語氣完全沒有變,另外半邊包住愛爾奎特的半邊身體也沒有任何的變化,

「說好了,如果你還可以活著的話,我可以稍微的高溫一點把你熔化掉,再慢慢的咀嚼的。」然後,揮了揮剩下的半邊身體上的手臂

「——真是愚蠢之極啊,就憑你都想當我的對手的想法,就算要你死一萬次都值啊。」有點溫暖的風吐出來,從雷諾的身上,吐出了幾十匹的野獸,

「——」從雷諾身上吐出了十多頭的野獸,這樣的圍著一個人類,就好像是一大堆螞蟻圍著一塊砂糖一樣,

「哇——」拿小刀頂著跳了過來的黑狗的頭,被我刺中「死之點」的黑狗,就這樣絕命了。一瞬,聽到了頭頂上有鳥的叫聲,がっと,削骨的聲音刺激著耳朵,太陽穴從肉到骨都很痛,

「嗚——」但是沒有時間去顧及痛楚了,在鳥叫的同時,左右幾匹黑狗向著我對手腕和腹部咬過來了,

「這個傢伙——」ざん、ざん的兩聲,視野範圍內的兩頭黑狗的死點被我刺穿了,但是這完全沒用,在殺死一匹野獸的同時,已經有十多匹的野獸攻擊過來,

「哈——哈」看不到了,什麼都看不到了,眼前一遍黑暗,眼睛變得很奇怪了,在我周圍的黑色野獸,變成了一遍黑暗了,

「——!!!!」這樣下去不行——會死的,連五秒鐘都待不了,不知被誰咬到小腿了,鮮血直冒,身體往下倒了,倒下的話,就真的是結束了,這班傢伙一定是貪婪的看著我倒下的身體,恨不得立刻就過來把我吃個精光吧。

「討——」討厭,除了討厭外,還有恐懼——眼前,一遍黑暗,什麼都看不了,什麼都沒有發生,但是,我不得不這樣忍耐著,等待機會的到來,等待雷諾突進過來的機會,就在這等著,一定有空隙的——

「嗚——」背後被猛烈的一擊,被黑狗的頭顱狠狠的撞了一下,背脊發著咯吱咯吱的聲音——連呼吸都不行了,

「哇——」跟著是兩大腿被咬了一大口,

「哈——嗚」ざん、ざん兩聲,用小刀往兩黑狗的太陽穴凸刺過去,兩黑狗像泥一樣的熔化掉,剩下的就是兩大腿像火燒一樣的劇痛——野獸們,完全沒有統制,一瞬間就可以把我擊倒,死死的圍著我,只要其中的一匹,就完全可以把我「吃掉」了,這樣的話,應該就不會有什麼空隙了,

「啊——」身體倒下了,呼吸困難,兩腿痛得不得了,倒下是當然的事情,背脊朝地,躺在地面上,

「我向來都不喜歡人類的。放心吧,連個細胞都不會剩下的」聽到了說話聲,然後就被黑色的大衣完全的覆蓋掉,

「啊——」黑色的雨傘似的天花頂裡,剛剛看到的點原來是野獸們發著青光的眼睛啊——じゅう,皮膚開始裂開了——要死了,ざくっ肉體開始被侵食了——要死了,ぐきり骨頭折斷了——真的要死了。無論在想著什麼,理性開始消失了,只是用手腕死死的護著臉,右手緊緊的握著小刀——要死了,被他這麼貪婪的咀嚼著,很奇怪啊——如果是讓這些野獸們襲擊的話,一分鐘不到,我可能連骨頭都不剩了,但是這傢伙卻要一點點的慢慢的吞食我的身體——要死了,血已經流了很多了吧,身體除了血外,還有這傢伙的唾液在べとべと的粘著,真噁心啊——要死了,看不到外面的情況,只是完全的浸泡在黑暗裡——要死了,已經說了幾十次了吧,身體一邊慢慢的被嚼食掉,一邊重複著這句話,除了喋喋不休之外,就只要天頂那發著燦爛輝光的眼睛,咒罵著這個怪物——要死了,煩死了,現在又還沒死,原來是這傢伙體內的野獸們在不停的合唱著,

「——」是悲慘的鳴叫,無助的被殺——自己也好像剛才那個女孩一樣,活生生的被人吃掉,
「哈——啊」——我不要,我不要這樣,活生生的被殺,討厭,在還有意識的情況下被吃掉,討厭,就這樣被殺掉,討厭,可怕,這很可怕吧,很恐怖啊,恐怖

「很——吵啊!!」是啊,已經沒地方可逃了,當然會被殺了,

「就這樣被——很吵啊!!」就這樣嘩啦嘩啦的被這十多頭野獸啃食掉,怎麼樣?夠了,噁心的事就不要再說了,發著紅光的眼睛,就這樣貪婪的看著自己,

「哈,哈哈哈,啊啊哈——」為什麼總是想著這些無聊的東西的?完全想不出我要被這樣殺掉的理由,但是——遠野志貴,就這樣被殺掉嗎?

「你也真頑固啊,不過看著你慢慢的被我融掉,這也令我很期待啊」

哼,哼哼,哼哼,哼,聽到了遠處這個傢伙的嘲笑聲,要慢慢吃掉我的身體嗎?啊——確實,現在全身都好像在熔化掉了,

「——」——太過分,實在是太過分了,傷處很痛,這裡很痛啊,總之就是很痛。死亡是恐怖的,這是很恐怖的,總之就是很恐怖啊,遠處正在譏笑的傢伙,正在興奮的看著我慢慢的死去,耳朵還可以聽得很清楚,大概耳朵還沒有被蓋到這個傢伙的身體內吧,還可以聽到骨頭咯吱咯吱碎裂的聲音,昨天,他也是這樣的把賓館裡的人都吃掉的吧,到現在為止,他究竟這樣吃過多少人了?這傢伙現在就要這樣的把我吃個精光啊——

「が——」好像是爪子一樣的東西浸入了胸口,在遙遠的過去,我也遇到過這樣的經歷吧,非常痛,還有非常的恐怖,只是一味的憎恨著什麼——八年前,的那個夏天,啊,只是一味的在憎恨著,恐懼還有痛苦,應該是沒有這個餘力去憎恨了,原來是這樣啊——我一直都是在憎恨著啊,那樣的話,事情就好辦了——這個混蛋,居然想要殺死本大爺我,身體老早就麻痺了,剩下的,只有右手握著小刀的觸感,要殺我——要殺死我?誰?為什麼?

「哈哈,哈——」笑聲不禁溢出來了,啊,確實這樣啊——絕對不能再逃避了,絕不會再逃避了,討厭的事情,只不過是這麼簡單的事情罷了,殺,被殺,剛才確實差點就被殺了,不管他是什麼原因,不管他是誰都好——這個傢伙,剛才確實是想殺掉我,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裂帛一樣的尖銳的笑聲,像個白癡一樣的高聲笑著,很奇怪——很奇怪啊,笑聲停不下來,

隨著ざん、ざんざん、ざんざん、ざんざん、ざん的刀聲,野獸們相繼的倒下死掉,腦髓痛得不得了,體內的神經,血管,細胞,血液,全都燃燒起來了——黑衣男已經不見了,從這個身體裡飛出來的七十頭雜種們被我在一瞬間就全部送回老家去了,

「什麼——?」聽到了雷諾的叫聲,確實——站都站不起來的話,是不可能做剛才的高難度動作的,穩穩的站著

「——」沒問題,雖然有點小傷,但是影響不大,我的移動依然靈活,

「你——為什麼?」

「——啊,現在我很清楚的理解你的心情,吸血鬼!」腦髓好像火在燃燒一樣,相似啊——在殺愛爾奎特的時候,也是這種感覺,也是這樣的呼吸困難。為了換走頭腦裡的熱量,正在大口大口的呼吸,周圍的世界,充滿了死亡——

「你想要殺了我嗎?怪物!」但是,我們都是同一類的人,

「算了,有本事你就放牛過來吧——雷諾-卡奧斯。」能自由活動的只剩下右手而已,反手握著小刀,向雷諾衝過去了,從雷諾的身體裡出現了一頭巨大的野獸,漸漸的用對付愛爾奎特的野獸來攻擊我了,

「——」但是,他出場並沒有多久,就算是多麼巨大的野獸都好,在接觸我的瞬間,就被我肢解了,只要他們都想直接接觸我的話,我就從接觸的部分開始下刀,最後,無論是黑狗也好,獅子也好,下場都是不會變的。把兩匹巨大的野獸幹掉,他們都變成了一灘黑水之後,離雷諾——還有一段距離,

「——我不是在做夢吧,連真祖公主都不能消滅的野獸,為何——被你殺死後,都沒有回到我的身體裡來?」

「——不能理解。你究竟是何方神聖啊?」凝視著雷諾的身體,看到了無數的「死之點」——想活下去的話,想殺死這個傢伙的話,就必須要把這些全都殺掉,

「————」確實,這是不可能的。但是這樣和他——絞纏下去,是沒完沒了的,被黑色液體全包住的愛爾奎特,已經殺了不知幾百人的敵人——還有,他想殺死的我這個身體,

「————」牙齒咬得,嘎嘎響,但是也沒有餘力去咒罵什麼的了,現在就算要自由的活動都很費力了,實在是沒有和雷諾鬥嘴的空閒——再不快點的話,就要到極限了,一秒鐘都不能拖,

「——既然這樣,你已經被認為是我們的障礙了。」——要完全根絕這個充滿了野獸臭味的傢伙,至少要幾分鐘吧,嗚——黑衣男變得巨大起來,沒有品味的野獸的臭味,但是,危機感完全蓋過了厭惡感,從黑色大衣中,飛出來的是好像是在小孩的時候曾經看過的野獸,額頭長著角,還有翅膀的馬——獨角獸。這樣的話,就麻煩了,這個絕對不是這麼簡單就可以殺得死的,這種幻獸的話,「容易達到死亡的地方」是很少的,所以——我也要打醒十二分精神,殺,說著這樣的話,血液不停的流遍全身,神經高度的集中,身體上的各個部分,為了迎擊眼前強大的對手,而緊緊的團結起來,長著角的獨角獸,用它的角,往我的背門到腹部的方向切下去,

「——什麼?!!」隨著我的一聲,不湊巧的是,這邊的視力也不是吃素的,眼睛所看到的就只有點和線而已,

「混蛋,為什麼只不過是區區的一個人類之流,竟然要我用盡全部的力量?」びゅるん的一聲,只有一半身體的雷諾,一下子就恢復了完整的樣子了——好像是招回了罩著愛爾奎特的另一半的身體了,

「——殺,我要讓你知道,在我體內存在的系統樹,是凌駕於你們人類之上的存在。」雷諾的兩碗,在胸前比劃著,黑暗裂開了——那傢伙,居然用雙手把自己的胸部撕裂開,雷諾的胸口空出了一個大洞來,好像有什麼奇怪的東西要出來似的——難以形容,好像蟹一樣的蜘蛛,大得可怕,比剛才愛爾奎特打到的大象還要巨大

「——」視野除了一遍紅色之外,什麼都沒有了,簡直就是「死亡」的影像一樣,手指都凍僵了,雖然血液還在流動著,但是身體卻是冷的,還有——身體發著悲鳴,對手還有這麼餘力的話,身體就算是早一秒都好,盡快把那傢伙殺掉,身體這樣的命令著自己——脊髓非常痛,身體卻是冷的,手指也是凍的,但是腦髓好像是火燒一樣的炙熱,蜘蛛也好,蟹也好,從雷諾的身體裡飛將出來,還差一點就來到雷諾的面前了,為了要接近那個傢伙,我會讓這個野獸阻礙我嗎?總之,把三匹這樣的野獸,把阻礙我前進的東西全都殺掉,

「——什麼?!」雷諾突然眩昏起來,踉踉蹌蹌的往後退,

「居然可以把我所有的魔獸都殺害了,居然有這樣的事實,怎麼可能的?——我是不死身來的——就算是我的分身死掉了,只要回到我體內的混亂裡,就可以蘇生的不死身來的——為什麼,被你刺過之後的野獸全都沒有回來了?」靠近了在叫翹的敵人的身旁,雷諾連忙向後退了幾步,但是,又立刻停下來了,

「——真不像話啊!」機械一樣的眼睛,冒著青筋,狠狠的瞪著我,這個傢伙的心裡大概很矛盾吧——作為殺人鬼的雷諾要現在的自己撤退,但是作為吸血鬼的這個傢伙,又不能承認自己會敗在一個區區人類之手,不能理解,撤退是不允許的,所以,剛才的後退是不可能的,這種精神,大概就是不能承認自己無能的老頑固吧。還差一步,一跳過去,小刀就可以把那傢伙的胸部分裂開了,

「——不,不可能的,我可是雷諾-卡奧斯,古老的吸血鬼中的不死身,被稱為混沌的存在啊,這麼狼狽的被人看到的話,這絕對是不行的——」——雷諾的身體的形狀在改變著,在他胸口的黑暗的物質,也亮起來了,變成了他肉體的一部分了,

「這個身體是不死的,是遠超過死亡這程度的——」雷諾的身體動了起來,但是這次沒有野獸飛出來了,那傢伙把剩下的野獸都濃縮起來,把自己製造成了一個最強的使魔,像要把我絕滅的跳過來了,這個速度,並不比愛爾奎特的孫色,要把所接觸到的東西都粉碎了似的,向我伸出了手腕,我避開了他的手腕,準確的向著這無謀的手腕上的「線」切了過去,ざざざざ的慘叫聲,用更高的速度對付速度,絕對是可以放倒雷諾的——又一次的,雷諾又向後退拉開距離了——迷惑,顛抖停不下來嗎?

「這是為什麼?」看著自己的斷碗的雷諾,

「為什麼,為什麼切斷的部分不能再生的?居然有這樣的事情?你既不是魔術師,也不是埋葬機關的人,為何,只是被你切了一刀我就會崩潰的?」

「——居然會在意這麼無聊的面子問題,你也太笨了,雷諾-卡奧斯。」在雷諾的旁邊,聽到了有人在說話,

「你——」雷諾血紅的眼睛,瞪著在旁邊優雅的擺著pose的愛爾奎特——啊,自從雷諾招回另一個半身後,愛爾奎特就自由了,

「——哇,你這樣的瞪著我好嗎?要取你狗命的可是志貴啊。現在的他,如果我阻止的話,他連我也會殺掉的哦?」嘻嘻的小聲竊笑著的愛爾奎特,

「看看志貴現在的眼神,如果不殺掉你的話,會讓他很辛苦的呢。在開始的第一波攻擊的時候,你就留下了反擊的機會給對手,最後倒下的肯定是自己啊,這可是戰鬥的大忌啊,你的話,應該清楚這點才對的啊。」

「——收聲,我是沒錯的。現在我體內還有五百六十條命——等我把這個渾蛋殺死後,再來活捉你。」

「這樣嗎?我會期待的在這等著的。」愛爾奎特沒有靠近雷諾,雷諾再次的集中在我的身上——這邊也架好刀勢,左手配合右手,兩手同時握著小刀,雷諾降低了身體,這是看到了獵物之後,等待獵物露出破綻跳起來的時候,就進行狩獵行動的準備動作,

「啊,還有還有,雷諾,忘了告訴你一樣重要的事情。」在這之前,女孩的聲音像風一樣傳了過來,

「現在可能不會太遲吧,他曾經殺過我一次的哦。」

「什麼——?」這是真話?太過愕然了,以至雷諾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在這瞬間,這個傢伙的意識,好像是咒文一樣的流進我的意識裡,看來是搜查我的記憶之類的咚咚——這是惡夢嗎?竟然把愛爾奎特-Brunestud殺掉?那個真正的不老不死的怪物,居然會被這樣的一個人類殺掉?不,這絕不可能,但是,如果這是真實的話?——得出結論了,冷靜的思考一下,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呢?

「這麼說來,看來你很想知道其中的原因呢?雷諾-卡奧斯。」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憎恨和混亂的結果,雷諾,打從心底裡愉快的笑起來——不過我已經等不及了,向著目標走過去,

「要將我殺死嗎?人類」——野獸們叫了起來,也向我衝過來了,剩下的一隻手臂,逕直的刺向我的心臟,速度之快,不是用語言可以形容的,沒有任何其他多餘的動機,單純的要把眼前的敵人殺死的樸素的動作,

「——」伸直的手腕刺過去了,這傢伙的身上存在著幾百個「死之點」,但是,在這至上,這傢伙身體的深處,最中間的地方,確實是看到了「極點」在那裡——就算擁有著幾百條生命,都沒關係,我殺掉的是「雷諾-卡奧斯」的這個「存在」而已,所以,這樣就一定可以殺死雷諾,包括這個男人身體裡包含著的被稱為混沌的存在——抹殺了整整一個世界,剛好的從正面刺過去了,小刀發著トン的清脆的聲音——小刀,確實貫穿了雷諾的最中間的點了,吸血鬼的嘴巴露出了一絲的笑容

「這怎麼可能啊?」じくり的,從手指開始,野獸的身軀辟里啪啦的一塊一塊的崩潰,散落,

「怎麼可能啊,我居然會死?「體溫好像霧一樣的散開了,最終的一幕就維持了一瞬間而已,這一擊,就把雷諾身體裡餘下的五百多頭野獸連同雷諾-卡奧斯一起死滅了

「累死人了——」がくん的一聲,無力的一屁股坐在地面上,兩隻手撐著向下倒的身體,右手勉強的把小刀扔在一旁了,

「——很凍啊」總之覺得很冷啊,疼痛感早就麻木了,但是心情卻很輕鬆而愉快。身體幾乎沒個關節都有黑狗的牙齒印和鳥嘴巴咬過的傷痕,真是壯觀的傷勢啊——哈,錯不了,我也會這樣死去了吧,

「——志貴!」愛爾奎特的聲音,

「小心,有襲擊!」愛爾奎特一邊說著,一邊衝過來,

「——呃?」坐在地面上,抬頭看著夜空,在潔白的月亮下,青色的烏鴉棲息著,クワァ的一聲,烏鴉向著我一直線的彈射過來,尖銳的嘴巴,不偏不倚的向著我的腦門落下來,

「嗚——」正要站起來逃走,但是,身體早已到了極限了,剛要戰起來,身體又無力的倒在地面上了,身體的正面朝上,剛好可以清楚的看到青色的烏鴉的姿態,原本是要落到我頭上的烏鴉——在我的面前,ぜん的一聲,就一命嗚呼了,烏鴉被一把像劍一樣的大釘子穿刺在地面上,釘是從上面飛下來的,

「——」順著方向看過去,夜空下,在潔白的圓月下,站著一個穿著好像是神父的法衣的一個人影

「——」站在街燈的電線桿上,看著我們,一旦有危險的人物經過的話,就會被她殺掉吧,腳上穿著長統皮靴那個叫帥啊,人影什麼都沒有說,沒有感情的瞳孔,好像月光一樣的尖銳,真似啊——和學姐非常相似,

「——」意識,開始晃蕩了——大概這是臨死之前的掙扎吧,就這樣,靜靜的閉上眼睛——血正在往外流,朦朦朧朧的意識中,聽到了愛爾奎特在和誰在吵架了,

「這裡沒你的事了,我會綁他治療的。」充滿敵意的聲音,

「誰要你多管閒事啊,這是我的事情,和你可是一點關係都沒有哦。」愛爾奎特的語氣毫不示弱——聽起來,大概這兩個人是水和油吧,合不來的。

「呃,確實現在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我並不認為現在的你會治療魔術的說。就這樣坐視不管,還是,要讓這個年輕人變成你的死徒呢?愛爾奎特-Brunestud。」

「——你以為我真的會這麼做嗎?」——可以感受到兩人的語氣比起剛才敵意更濃了,只要稍微的火頭,就會引起他們倆的互相死鬥的氣氛,

「總之,現在請先住口,這麼嚴重的傷勢不能再拖了。」

「我就是最討厭你這點了,每到緊要關頭就收氣,不夠人家來就夾著尾巴消失吧。」

「我也最討厭你羅,不用你說,幫他治療後,我就會走了。誰會和你在一起了!你才是不夠人家打,就從這條街上消失吧。真礙眼呢。」——這是,什麼陰陽怪氣的聲音啊,意識完全的空白一片了——

「——硬的」是啊,堅硬的,感覺到背脊接觸到了堅硬的東西,突然就清醒過來了,

「————」

「啊呀,愛爾奎特!」轉轉頭,向四周環視了一圈,這裡是公園,我正在一張長凳上躺著,看到了公園的時鐘,是凌晨一點鐘,從那之後已經過了一個鐘頭了嗎?

「——」愛爾奎特看著我,不說話。怎麼說呢,總之就是瞪著我,明顯是在生氣了,

「喂——大小姐啊?」

「————」愛爾奎特沒有回答,不明原因的,總之現在的這個女孩就是一肚子氣。

「——好了。」總之就從長凳上站了起來,

「啊——傷,完全好了?」剛才還是那破破爛爛的到處裂開的身體,現在連一處傷痕都沒有,疼痛感當然是沒有了,剛才和雷諾的大戰就好像是發夢一樣——但是,那絕對不是夢來的,這樣的話——難道又是

「愛爾奎特,難道你又用雷諾的屍體,往我的身上填?」

「原本我是想這麼做的,不過實在是太可惜了,你想錯了,這麼快就恢復過來,志貴也很厲害呢。你剛才把雷諾徹徹底底的殺掉呢,所以雷諾的屍體也用不上了。」

「那麼說,你是用其他的方法來幫我治療羅——你真厲害啊,現在我完全的復活過來了,疼痛感都沒有了,眩昏也消失了,究竟你是用什麼方法的,愛爾奎特?」

「不知道,因為不是我給志貴治療的。」橫蠻的說著,愛爾奎特露出了不高興的表情,對著我,

「——?」愛爾奎特會這麼不高興的話,應該一定有其他的原因吧,但是,幫我治療的不是愛爾奎特的話,究竟是誰——?

「——啊」記起來了,應該還有另外的一個人在的,在最後關頭幫助我的是誰呢?——和雪兒學姐很相像,穿著黑色衣服的女孩。

「愛爾奎特,剛才的那個人是?」

「——」愛爾奎特繼續用不高興的表情對著我,無視我的問題,

「愛爾奎特,喂,剛才的那個人是誰啊?可以說給我聽嗎?」

「不知道,我才沒見過那種蠢女人呢。」愛爾奎特轉過身去,

「喂喂,剛才不是你自己說的嗎?不是你幫我治療的,不是你的話,那總應該有個什麼人在幫我吧。」

「啊啊——夠了夠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愛爾奎特反過來大聲的叫著,

「為什麼,志貴會這麼在意那個蠢女人的呢?那個女人是誰,和志貴沒有關係吧。」

「笨蛋——關係的話,當然有了——雖然剛才一片黑暗的說,但是,剛剛的那人人影和我認識的一個人,很相似的說。」

「這樣的話,是巧合啊,好了好了,忘了那個女人吧。再在我面前提這個蠢女人的話,我真的就發怒了。」嚴厲的口吻說著,愛爾奎特轉過頭去,

「——真的?這是什麼啊?」要發怒的也應該是我這邊吧。我只不過是想知道剛才的那個人是誰罷了,又不是包二奶。

「——啊啊,遵命,我不再問就是了。但是,我和你的協約也到此為止了。」

「——呃?」

「當然了,既然在這街上作惡的吸血鬼都被消滅了,我已經是超額完成任務了。我再不回家的話,肯定會被秋葉那傢伙狠狠的罵死的。之後就後會無期了,愛爾奎特。」

「嗯,說起來,是這樣呢,時間也不多了。」嗯,愛爾奎特點了點頭,

「好,我不會忘記你的」我也點點頭,頭是點著,但是,心裡面的某個地方總是起著疙瘩,哪裡不對勁了?從此以後就要和這個傢伙分別了,大概是捨不得了吧。

「——」不是笨蛋來嗎?這傢伙是吸血鬼來的,而你只是個普通的人類而已,沒可能的(志貴語:我就是那化不可能為可能的人來的。)再和她扯上關係的話,又要被拖進這種危險的冒險中了,

「那再見了,愛爾奎特。」擺了擺手,離開了愛爾奎特,

「那個,雖然經歷了很多不得了的事情,但是,和你在一起的這段時間裡很快樂呢,所以——你也要打起精神來啊。」

「是這樣啊,現在已經很晚了呢,不回家不行嗎?那,今天就晚安了,拜拜,志貴。」

「——」怎麼了,聽著這個傢伙說著奇怪的話,丟了句「這是哪裡的笨蛋啊?」就轉過身走了。

「——嘛,雖然有著這樣那樣的問題,但是卻是個有趣的女孩啊。」怎麼了,自己都覺得奇怪的嘟噥著,但是這些都是我的真心話,所以,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再相會的話,也不錯啊。

回到家門口了,時間是凌晨的兩點鐘,屋裡沒有任何的燈光,

「看來不得不爬牆了」爬過鐵柵,跳進屋裡,辛運的是,玄關的大門沒有鎖,我就不用叫醒其他人都可以進屋裡了,

「———哈啊」走進了自己的房間,大大的伸了個懶腰,結束了,這三天所發生的離奇的事情,全結束了,我有著這樣的真實感。

「——好了,睡吧。」疲憊的身體往床上一沉,安心的閉上了眼睛——嗯,原本以為之後,很快就可以入眠了

「——」但是,完全的睡不著,雖然身心都很疲倦了,但是,為什麼一想到那個黑色的人影就睡不著,

「——不是明擺著,那傢伙就是學姐嘛」——但是,為什麼學姐要打扮成那個樣子呢?因為又不是很清楚的看到她的容貌,又不敢斷言她就是學姐,所以——我想應該只是我認錯人了。

「明天,上學的時候,去問問她好嗎?」是波——和學姐在學校裡已經不止一次的約會過了,明天見到她的時候順便問她的話,「這不是我來的。」這應該是理所當然的回答吧。

「好了,就這麼決定吧。」然後——隨便的找了一本書來看看,應該就可以睡得著了吧。

「不老不死」如果這是真實存在的話,那這就是永恆定義的一種。但是在現實裡,並沒有可以達到這個境界的事物,比如說,在傳說裡偶爾露面的吸血鬼,也沒有擁有真正的不老不死。他們這種存在也只是不得不從其他人那裡掠奪些什麼來延長自己的壽命的不良品而已,而且他們的數量很少,要不斷的吸收大量的人血來補充自己的能量,所以這種所謂的不老不死的泛用性不高。(しかもその補充品が同種——この場合、大半が人間という事になる——でしかありえない、という點において、またっく汎用性というものがない。)超越種——可以這麼稱呼他們,但是,與其說是人類的進化的結果,不如說是退化更來的適合。就算某一種族擁有了永久壽命,但是這也不能說,他們就是永恆的,只能依靠掠奪他人才能保持不衰老的性命,就稱自己擁有了不老不死,那真是愚昧可笑啊。有哪個種族萬一擁有了永久的壽命,那他們就可以說幾乎是完美的生物了,完全的靠自己生產營養來存活,亦沒有壽命的限制,以老化的細胞為營養源來產生養料,以此來繁衍新的細胞,這就是被稱為群體的存在,例如水母,但是他們沒有智能等其他的機能,以犧牲智能的進化為代價,因此而擁有了永久的壽命也不是不可能的。(知性を持たないでいいというのなら、それは死をもって永遠とする所となんら變わりはない。)

人類想要永遠保持著自己的形態——不老不死是不可能的。長年累月的勞動,會讓人的身體機能慢慢的衰弱,思考能力也會慢慢的被消磨掉,不老不死?永恆?這種通過外道而得到的不老不死,你還依依不捨嗎?當人死後,他的意識亦會跟著消失。

我並不追求所謂的無限壽命,不老不死,比起這個,我只希望我的意識,記憶和知識可以永遠的流傳下去。(一人の人間として生き續ける不老不死より。私は、永遠に存在し續ける無限を選んだ。)

——原來是這樣,確實這是和我不同的道路啊,但是,如果終有一天,人類滅絕了的話,你的永生不就完蛋了?你的方法呢,不得不要使用正在懷孕的胎兒。

嗯——確是這樣的。但是,除了人類之外,我並不想借助其他的智能生物來作為保存我的意識的容器。(けれど私は私以外の人間がいなければ自己を認識する事ができません。)所以——如果哪天人類全都滅絕的話,就算只有自己一個人活下來了,這都是沒有任何意義的,我的不老不死,到那個時候也會終結——

我並不理解你的永生的理論,這種有關永恆的話題是很遙遠的,蛇哦。

不,簡單來說,就是——既然要毀滅的話,那就大家都一起毀滅比較好。我又不是上帝,我還達不到就算是只有我獨自一個人也能夠活下去境界。我所表現出來的永遠,直到那個時候為止都只是初級階段而已,到我什麼都可以拋棄的時候——直到那個時候為止,無論如何我都希望以人類的身份生存下去——

但是,現在除了這個之外,應該還有一樣讓人期待的東西吧,特地叫我來就是這個目的吧?

嗯,混沌哦,傳授了這個神秘給你之後,應該可以稍微的幫助你控制你體內的那個混亂的東西吧。擁有了這個神話時代的絕技後,你想捕捉吸收什麼都可以了——

http://floating-island.easybbs.tw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