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島£

我們不要積分、金錢、權限、等級!我們只是愛分享!

2017/08/13 發生悲劇了....
由於隨身硬碟的無預警損壞加上早期用的分享空間被關閉
因此很多珍貴的檔案還是流失了....
為此站長難過了很久
最傷心的還是花了近兩個禮拜蒐集下載整理的虛擬人生1....
若載點失效的文章會在特別標明
另外也衷心希望之前有下載到並持有完整檔案的朋友們
能夠再次上傳分享給大家

-------------------------

這裡!是一個分享的好所在!

網路上很多論壇
資源檔案豐富
但是關於檔案分享或是教學等等方面
往往設限重重
積分啦!金錢啦!回覆後才可瀏覽…等等的
我們只是想分享、想要簡單的保存檔案、學習或是研究
何必搞得這樣設限重重?

£漂浮島£是一個以站長我分享檔案為主要的論壇
當然也很歡迎跟我有一樣想法的人加入這論壇(需要開設新版或是其他協助歡迎跟我說)
我只是想把檔案分享傳播出去
就這樣而已
我不要什麼虛擬的金錢權限積分
也不要虛偽的回覆 謝謝大大、推、頂、讚
這論壇
就這麼簡單

當然
我們希望有更多人能分享你的知識或是資源!
讓這些資源能廣泛的流傳!
而不是永遠只在少數人手上!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翻譯】月姬 本傳 希耶爾路線:黑之獸II(上)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阿傑


系統管理員
黑之獸II(上)


——咚,聽到了附近好像是誰的心跳聲。眼睛雖然看不清楚,耳朵也不是聽得很清,但是,在附近得可以確定是愛爾奎特沒錯了——咚,原來是自己的心跳聲,還沒體驗過的恐怖,在死亡邊緣徘徊,可以感覺到,從腹部那黑色的肉塊流出來的血液,在整個身體裡到處亂跑。愛爾奎特的體溫,雖然非常的凍,但是確實是活著感覺,愛爾奎特就在身邊,剛才還是毛毛的心情頓時平穩了下來————咚,心臟強韌的跳著,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一樣,驅動著血液循環,但是很奇怪啊,原本不屬於自己的血液,到現在還留在我的身體裡,流動著。

「——這綜突發的事故的原因是因為高田陽一先生的摩托車的剎車腳踏板失靈了,就那樣急速的衝下斜坡,兩人受傷,幸運的是沒人死亡。」從揚聲器裡聽到了新聞播音員的聲音——聽到了聲音,還在打盹的意識醒過來了。

「這裡是——哪裡啊?」沒有見過的陌生的房間。

「啊咧——原來是這裡啊。」收回前言,自己曾經來過這裡一次的。

「愛爾奎特的房間。」我正躺在床上,蓋著皮單,時間已經過了中午了,房間裡不見愛爾奎特的蹤影,開著的電視正在播著新聞,

「——愛爾奎特,你在哪啊?」廚房裡好像感覺到有人。

「在廚房嗎?」從床上撐起身體,看了看自己的腹部,已經恢復了原來的樣子了,

「——」戰戰赫赫的摸摸,癢癢的,沒有疼痛的感覺,黑色的肉塊看來真的是變成了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了,

「這是什麼一回事啊?」——總之就是說不出的感覺。比起這個,現在更重要的是,必須訊問清楚愛爾奎特在賓館發生的事。

「喂,愛爾——」

「下一則新聞——今天清晨,在南社木市的賓館裡大批旅客下落不明——」

「——」停下了腳步,聚精會神的盯著電視的螢光屏,

「住宿的一百三十名旅客都離奇失蹤,因為沒有在賓館裡發現血跡,警察現在正在全力征查事件的起因。」

「有沒搞錯——血跡的話,不是遍地都是嗎?」新聞主持繼續冷冷的讀著新聞,畫面上映著的是,在賓館裡住宿的一百三十名旅客的姓名——我和愛爾奎特的名字,當然是不在了,

「還有,在賓館內,揀到了大量的野生動物的體毛,初步推測這和旅客失蹤的犯人有關,揀到的動物的體毛有狗,狼甚至熊的都有,驗證後的動物體毛足有幾十種這麼多,還揀到了幾種動物的牙齒——啪的一聲按下了電視的轉台鍵,

「————」百人,一百多人就在那三十分鐘不到的時間裡,無辜的被人活活的殺死

血跡——?

下落不明——?這是多麼荒唐的解釋啊。牙齒咬得卡卡的響著,我知道的,在那間賓館裡的人都被那些禽獸,全部不剩的吃掉了,

「嗚——」想吐的感覺,想起昨天噁心的每個情景來,不可能還不嘔吐吧?自己真是無用,在那旅館裡住的人就自己活了下來,現在腦海裡就只有對那個元兇的憎恨——百多人啊,屍體都不留,血跡都不留的殺掉,腦海裡浮現那個穿著黑大衣的男人,雖然不知道那傢伙是何方神聖,但是那個男人就是兇手——心情,原來還沒有完全麻木啊,恐怖啊,討厭的感情都有,但是,現在是憤怒和憎恨更勝一籌,還有——現在正在胸口裡翻騰的感情,也是恐懼的一種嗎?

「開什麼——玩笑了」咬著的牙齒嘎嘎作響,後悔和恐懼,總之就是不快的感覺,現在,一想到那個男人,不知為什麼,我就會覺得焦躁起來——

「醒過來了,志貴。」愛爾奎特從廚房裡探出了頭來,

「——啊。」

「嗯,很可怕的臉色啊,發生什麼事了?」愛爾奎特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輕鬆的問著,

「——」剛才還那麼悲憤的感情,一下子消到九霄外去了,

「愛爾奎特,白天你不是必須要睡覺的嗎——?」

「確實是這樣啊,但是志貴的身體還沒有安定下來,我不能這樣就睡吧?——嘛,昨天我睡過了,今天就輪到志貴你休息吧。」

「啊——嗯,謝謝」總覺得不自然的,迅速移開了視線——為什麼呢?明明眼前的並不是人類,總覺得愛爾奎特有著一種奇怪的魅力

「先不管這個——那,愛爾奎特,為什麼我會在你的房間裡睡的?那個黑大衣的變態男——就是被你稱呼為雷諾的傢伙,現在怎麼了?」

「是我背著志貴來這裡的哦,志貴你在賓館的走廊裡就昏倒了。」

「——啊,我完全沒有這個知覺呢。那,雷諾那傢伙為什麼突然就撤退呢?聽新聞說,引起了很大的騷動呢。」

「太陽早就升起來羅,我背著志貴從賓館裡出來的時候,已經差不多是烈日當空了,所以啊,吸血鬼的話,在白天是不能全力活動的。」雖然愛爾奎特看上去好像是其他人的事情似的,但是很明顯那傢伙還沒意識到自己也是這樣的吸血鬼中的一員。

「愛爾奎特,說起來,你的身體恢復得怎樣了?那個——不是因為被我殺掉的關係,所以變得很虛弱的說。身體,稍微好點了嗎?」

「嗯,托你的福,比昨天好點了。勉勉強強的手腳都可以活動自如了。」——勉勉強強,那麼說來,難道

「慢著,到現在為止,你的身體都是不能自由的活動的嗎?」

「啊咧,我沒說過嗎?總之,我體內的大半部分神經還沒有恢復,自己的手腳並不能很好的安照自己的意志去動。」

「——」我沒聽到過啊。這種破破爛爛的狀態究竟是什麼樣子,我實在是難以想像——啊,想起來了,昨晚在看到那青色的烏鴉的時候,愛爾奎特站在那裡恨得直咬牙的原因就是這個,這個傢伙——在那個時候,就算想動,身體也不聽使喚,只能站在那裡干看著

「原來是這樣啊,那麼說現在,多少都恢復一點了?」

「嗯,但是也只是勉強可動的水平,到了今晚,我想就應該可以做其他的事情了。沒有足夠的活力來蘇生的話,我就永遠是這麼虛弱的。」當然的表情,愛爾奎特說著當前自己身體的狀況。

「——這樣啊,就差一點,愛爾奎特就會好點了,那太好了。」一下子安心下來了,呼了口氣。

「呃,怎麼了志貴?哼哼——難道是擔心起眼前的這個你一直稱呼的『怪物』來了?」

「笨蛋,之前都沒有這麼想過的,但是現在人家確實是擔心你的。嗯——並不你想像的那樣的。還有,昨晚你在那樣的情況下還救了我,多謝了。」

「呃?救了你?我——」愛爾奎特吃驚的表情,看來倒是愛爾奎特本人沒有發覺。

「——嗯,雖然本人是個笨蛋,還沒發覺。但是,事實就是愛爾奎特救了我。所以,現在我得好好的道謝。沒有你的話,我現在也變成了那一百三十個人的夥伴了。」

「又不用道謝什麼的,況且志貴會和雷諾對上是我的原因,志貴不必感謝的。」

「雖說是這樣,但是,得到你的幫助這個是事實吧?愛爾奎特救過我這一點,多謝了。」

「——但是,因為志貴要為我警戒的關係才會遇上這樣的事故,讓志貴有此遭遇的也是我哦——所以,我想你應該是會憎恨我的,而不是感謝我的。」

「——這麼說來,得確全是你拖我下水的。但是啊,這些都是因為我的所作所為的關係,所以我必須要負責的——這是在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一個重要的人教會我的。所以,這全都我自願去做的,現在要好好的為你警戒,我是很樂意去幹的。」所以,我完全沒有憎恨愛爾奎特的意思,也不覺得這是一件倒霉的事情,

「——哦,我都幾乎忘了,之所以要志貴為我警戒,不就是因為志貴無緣無故的把人家給殺掉了的關係嗎?所以,嘻嘻——我並沒有必要為把志貴捲入進這件事件裡而道歉羅。」

「說是沒錯,現在這都是我自業自得。」

「自業自得啊,嗯,志貴這麼說的意思是自己倒大霉了。我又不是你第一個殺掉的人。」人家又沒有殺過其他的人,這傢伙卻說得確有其事似的,自己會變成那個樣子,從後面跟蹤然後殺害的人,也只是愛爾奎特一個人罷了——這麼說來,我除了對這個傢伙以外都沒有殺過其他人。嗯,

「——啊」

「什麼?難道你忘了,太過分了!」

「沒有這回事,我現在正在思考的是,我為什麼要殺害你?」愛爾奎特啥時收住了笑容,緊鎖眉頭看著我——嘛,這是當然的反應來的。兇手居然說,自己不知道自己殺人的動機。

「根本就沒必要去追究理由,因為,志貴就是一個純粹的殺人鬼啊。」

「——呃?」慢著,什麼?現在這個女狐狸還在對著我在亂說些什麼?

「你在殺我的時候,簡直就是個熟手車工呢。按下門鈴後,在門打開的一瞬間就閃進房裡,在我還在驚訝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間,就被你第一刀擊中,生命就停止活動了,然後就是那嘩嘩啦啦的被切成碎片——簡直是完美的絕殺呢。志貴殺人的時候,刀子劃過的路線,就像是藝術品一樣的完美無缺呢。」

「胡——」

「總之,這次我遇到了一個擁有超絕殺人技巧的刺客呢,真倒霉啊。都不知道,到現在為止,志貴殺過多少的人了。不擔心會有報應的嗎?(獲物にわたしを選んだ時點で年貢の?#123;め時だったんじゃない?)」

「胡,胡胡——」

「什麼『胡,胡胡』了?怎麼露出這樣的一副恐怖的表情了?有什麼想說的話,就直接說出來就好!現在我和你之間,也沒什麼要隱瞞的話了吧?」——啊,得確是這樣的點點頭後,就向愛爾奎特招招手,示意要她靠過來,

「什麼?悄悄話?」歡欣雀躍的愛爾奎特很好的照我的指示,哄了過來,等她把耳朵靠到我的嘴邊,

「——那個啊,愛爾奎特。」

「——嗯,什麼?什麼?」深深的吸了口氣,

「實在是沒見過你這種蠢女人的!!!!!——笨蛋!笨蛋!笨——」我的叫喊聲在房間裡來回的迴響著。憤怒的用盡了自己的力氣的大聲向著愛爾奎特的鼓膜轟過去,

「——好——痛」愛爾奎特俺著耳朵,大跳著,

「太過分了!突然的嚇唬人家,志貴可真壞啊。」

「發怒的話,是我這邊哦!哪有這樣的歪理的?你以前說話都是這麼刻薄的嗎?」

「——呃?歪理,哪裡不對了?」

「你剛剛不是總是在說我是個殺人鬼,說著什麼要了個怪物來為自己警戒什麼的嗎?——真是,完全不是這樣的,總之,我以前沒有殺過任何人的。聽好,我既不是什麼殺人鬼,又不是什麼殺人狂。人——殺人的事情,你是第一個來的。」愛爾奎特把嘴張得大大的,呆了——可惡,我的這番話居然對她有這麼大的衝擊嗎?

「——胡說吧?那麼的熟手,居然會是志貴的第一次。(-_-)」

「嗯,你又不用這麼吃驚的表情來對著我,這是千真萬確的,通過那『線』來殺人的事,以前我沒做過。」

「這樣啊——就那樣,那為什麼就把還沒見過的我殺掉了?」

「這點我都不是很清楚啊。在街上看到愛爾奎特的時候,自己就變得很興奮起來——等到我冷靜下來的時候——就已經把你分屍了——」就是在這個房間,沒有任何的理由,和目的,

「——是這樣的嗎?——」啊,得確是這樣啊,我並沒有向愛爾奎特發怒的資格啊。雖說這個女孩不是人類,所以活過來了,但是,我曾經殺了眼前的這個女孩,這是鐵一樣的事實來的。

「怎麼了?突然不說話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了,志貴?」

「——所以啊,我是想說——對不起的,不行嗎?——」我居然——一直以來,都忘記了這麼重要的事情了。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愛爾奎特。遠野志貴,在這裡把你給殺害了。比起什麼來,我都應該先向你道歉的。」——確實是應該道歉的,在愛爾奎特誤會我是殺人鬼之前就要這麼做的。只是,我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當時為什麼我會有這衝動的,難道,遠野志貴,本來就是不捷不苟的殺人鬼?

「——我確實曾經殺害過你,所以,我必須負上責任——這樣的殺人者,是不能在這個社會裡立足的。」——到現在才注意到這點,遠野志貴你真是卑怯啊。無論愛爾奎特是什麼來都好,志貴現在毫無理由的殺人的事實前——遠野志貴就不是人來了。

「——嗯,看來志貴真的是自己都不知道原因呢。」愛爾奎特無言的點點頭,

「到現在為止,志貴都感覺不到殺人的快感,而是不斷的受著自己良心的責備——嗯,雖然從殺人的動作看來是個不了得的殺人鬼來,但是志貴只是個普通人。」

「——嗯,本來就是這樣的。」

「不,還不要這麼快下結論,雖然不爽,但是你也真有一套啊,為何只是對著我來,而對其他人毫無衝動呢?」

「——啊,確實對著愛爾奎特以外的人都沒有這樣的感覺。」

「那樣,就沒有問題了,志貴不是殺人鬼來的。」愛爾奎特如實的說著。

「還有,什麼的受罰啊什麼的,就不用了,因為志貴殺害的是我。不過現在最後的難題就是,志貴以前都沒殺過人的話,那你的殺人技巧是從哪學來的?(這句才是重點)幸運的是,我是吸血鬼來的,所以什麼人都沒有死掉,所以志貴沒必要煩惱的。我實在是費解,為什麼非得要遵守人類社會那麻煩的道德標準呢?現在被害者的我都不責怪當事人的你,試問這個世界還有什麼理由來追究你呢?」

「——這話是沒錯,但是我把你殺害這一點是不變的事實。」——是啊,不受相當的懲罰的話,罪孽是永遠都不會消去的。

「這是當然的,在我還沒有消氣之前,是不會這麼容易就忘記的哦。但是,如果你本人都是一直都在後悔殺人的事的話,就沒問題了。」——但是,這只是狡辯吧。

「志貴,在人世間,無論有多麼的憎恨都不會把靈魂出賣給惡魔的人是不存在的。雖然由吸血鬼說著這句話來沒什麼說服力,但是這句話是真的。所以,我放心了,只要志貴自己本人這麼說了——我就相信志貴絕對不是那種活在黑暗世界裡的人。」

「——」無言而對。真是的,居然可以對著殺自己的兇手這麼笑容說著這番話——我真的服了這個女人了

「——愛爾奎特——」

「好了,好了,比起這個,現在罷在我們面前的應該有更大的難題吧。既然志貴都覺悟了,我倒想聽聽你之後的打算。」
——是啊,現在比起自己的事情,愛爾奎特的事情——昨晚賓館裡的慘劇,現在首先要問清楚昨晚的事情先,

「——是啊,愛爾奎特,我想問問有關昨晚賓館裡發生的事情,好嗎?」

「好是好,不過難道要這樣站著說嗎?志貴你的身體還沒痊癒,最好是躺著。」

「笨蛋,要躺著的應該是你才對。白天的話,很辛苦吧?不用擔心我,你躺著說吧。」

「好啊,既然志貴這樣說,我就乖乖的聽話吧。」談談的笑著,愛爾奎特徑直的望著我。

「——別,別誤會啊,只是現在愛爾奎特身體不舒服的話,就不好辦了。」慌慌張張的移開視線,坐在床邊,愛爾奎特也坐在我的旁邊,

「那我問了,昨晚那個傢伙——那個被你稱為雷諾的男人,究竟是何方神聖啊?我可以很認真的問你的啊,從他的不斷的身體裡冒出來的動物,簡直就像個魔術師一樣。」

「我有說過的吧,志貴居然這麼快就忘掉了。那傢伙也是吸血鬼哦,不過是我們一族中被稱呼為雷諾的變種來的——老實說,是個不易應付的傢伙呢。」

「——」果然,那傢伙也是吸血鬼啊。但是——反而眼前的這個愛爾奎特,我怎麼看都想像不出來,她是吸血鬼來啊,說是笨女人倒更合適點。

「那那個雷諾,究竟是個怎麼厲害的角色啊,而且看起來和愛爾奎特是認識的呢。」

「怎麼可能,我是不可能讓吸血鬼知道的,因為當他們知道我的存在的下個瞬間就會被我殺掉了。昨天我和那傢伙是第一次見面來的。」

「但是一大串的互相奉承話是怎麼回事啊?」

「那只是打招呼而已,離熟識還有早得很呢。好像雷諾那樣的吸血鬼,在我們真祖中都很有名的,見到了這麼名人,不介紹一下自己,不是很不禮貌嗎?對方也有著悠長歷史,擁有著特異能力的高位吸血鬼啊,見面時交換名片不是很必要的嗎?(爆),但是雷諾是很特別的,在那些古老的吸血鬼裡,只有他是沒有領地的特別存在。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教會就給了卡奧斯這個別名給他了。」

「——卡奧斯,這有著什麼意味嗎?」

「就是混沌的意思哦,粘粘糊糊的東西啊,有很多很多的元素組成的混合物,然後就有著些什麼東西飛出來的,就像你昨晚看到的那樣。」

「但是,究竟從他身體裡飛出來的咚咚是什麼來的啊?」

「真是的,你自己不會看的嗎?從他身體裡飛出來的物體就是跟你說過的,吸血鬼為了補完自己的腐敗的身體的東西啊,為了修補只能生存百多年的人類肉體,只是吸食人類是不足夠的,所以就單純的把比人類更優秀的素材,如猛獸啊,魔獸啊捉來補完自己的身體——雷諾是這種吸血鬼裡面最古老的,代替他的身體的魔獸十分之多」

「很多——那,那些黑狗只是雷諾身體裡的一小部分咋啊?」

「是啊,但是由於人類自身魔力的限制,普通人類至多能制御的使魔也就是三四頭左右,如果是魔獸或者是幻獸級別的話,一匹就可以把整個人類的魔力容量撐爆了,這麼說來,這就是雷諾的使魔都是現存的野獸的緣故——從這點說來,也是我的好運氣啊。」——雖然不是很明白最後那幾句話的意思,但是也就是說,一次可以放出來的至多也就是三十來頭那樣的黑狗而已,

「——不是,在賓館裡出現的不止是黑狗啊,還有的那個應該是豹來吧。」

「就是啊,除了可以控制同種類的三十頭野獸外,還可以控制其他種類的使魔,所以說,嘛,不想了,我不是動腦的料子。反正那傢伙的使魔至多也就二十到三十頭左右——這麼說來,我現在也多少猜到雷諾的本名了。」

「呃——雷諾不是他的本名嗎?」

「長生不老的死徒,通常都不用還是人類時的本名的。教會為了方便的緣故,通常都給這種強力死徒起名的。但是也有些因為自己的惡趣味的緣故,給自己起了一匹布這麼長的名字的也有,念起他們的名字的時候就像是在詠唱魔法咒文一樣。嗚——」

「嘛,總之,那傢伙一開始就給自己起了,雷諾這個名字,但是教會方面卻討厭這個名字,就像昨天賓館的這種百來人程度的狩獵場,原本一匹魔獸就可以完全可以應付了,但是想不到他會一次就把所有的使魔都放出來覓食,想不到他會有這麼的趣味呢。」

「——」在雷諾的體內有著三十匹那樣的怪物啊。就這三十匹怪物,在不到三十分鐘內就把賓館裡的一百多人全殺掉,吃光了,一個都沒有漏掉。

「——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居然會有這麼凶殘的怪物。」

「是啊,雷諾確實是個很難對付的對手啊,是那種盡量不要碰到的對手來。但是,現在是最壞的情況,那傢伙知道了我的住所。現在這個時候,絕對錯不了,雷諾的使魔也正在監視著這裡。」

「哈——」

「這是當然的,剛才是因為太陽出來了,我們幸運的逃過一命,但是到了今晚就沒人可以幫我們了。就在這裡,到了明天零時,他就會殺將過來把我幹掉了。」

「今晚,就會殺過來——?」

「嗯,那傢伙不是自己也這麼說了?」——我沒有聽錯吧,那個黑衣男,今晚就會殺過來?

「——」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現在就逃跑的話,我認為這是最明智的選擇,但是,愛爾奎特這樣的身體,對手是那個怪物的說,就算是逃也逃不掉吧。不是不是,比起愛爾奎特,現在是自己這邊比較優先。留在這裡——再和愛爾奎特扯上關係的話,就一定會和那傢伙交手,那傢伙絕不會手軟的,腹部上那黑黑的東西,在和我的身體熔合之前——想到了那機械一樣的眼睛,根本就是殺人不眨眼,本來就真真正正的殺人鬼的眼睛啊。再碰上那傢伙的話,我一定就會沒命的。

「——」但是,就這樣丟下愛爾奎特,自己一個人逃走,這樣真的好嗎?這傢伙曾不止一次的,雖然自己不能隨心的活動,但是都是一次次的盡力來救我,我還好意思說走嗎——?

「愛爾奎特,我——」

「但是,現在我就放心了,如果是志貴的話,就算是雷諾都是小菜一碟,要是他和志貴你交上手的話,一擊就可以把他送回老家去了。」

「——呃?」看著愛爾奎特自信滿滿的說著。

「慢著——你在說什麼話了?這是不可能的。」

「怎麼了?志貴的話,當然是和我站在同一陣線上的吧。」愛爾奎特認真的看著我,已經是完全的依賴我了,但是,這不是開玩笑的,當然是要拒絕的,稍微有點理智的話,都知道我絕不是那怪物的對手,

「愛爾奎特,很對不起,但是,我——」要丟下她嗎?遠野志貴要丟下眼前的這個女孩嗎?這個連身體都不能自由活動的女孩嗎?

「——我——」要逃嗎?但是敵人可是,殺了很多人的,凶殘的,一個不漏的殺光整個賓館裡的人的怪物啊。就像是看不到似的,丟下愛爾奎特嗎?就算是自己活下來了,還要承受著良心的責備,這樣都要逃走嗎?遠野志貴

「——」只有自己可以看到的死之線,當需要用的這個能力的時候——想起了遙遠的過去,重要的人說過的話。

「——志貴?」

「?——啊,我知道了,現在就算你要我走,我都不走的。」抬起頭來,看著天花板,鬆了一口大氣,整個人都輕了好多了,真好運啊,到了最後,我還是覺醒過來了。

「當然的,我會協助你的,愛爾奎特。在那個賓館裡就只有我一個人活下來了,這是我當然的義務來的。」

「那就這樣決定了,只要有志貴這張王牌的話,就簡單了。」愛爾奎特抱著輕鬆的表情,在自個兒的嘟噥著——嘛,不過我想我已經是習慣了她這個樣子了吧。

「問題是我應該採取怎樣的行動呢?那個傢伙,在賓館裡,我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動不了了,下次的話,我想從他看到的後面接近他,然後找機會給他致命的一擊。」

「阿,那個啊?那是因為志貴的意志力太弱了,雷諾並沒有很厲害的魔眼,只要你的意志力足夠強,不受他迷住的話,就可以不受他的魔眼的影響哦。(ちゃんと迷いを斷っていれば真正面から目を見でもないつの魔眼なんて彈き返せるわ。)

「——」居然被愛爾奎特這麼說,心情真是不爽啊。

「——這也沒辦法啊,我又沒什麼這方面的經驗,總之,我就從後面偷偷的襲擊,然後切斷他手手腳腳的線就是了,總之就是要讓他不能自由活動就可以了吧。」

「——志貴,那樣的話,之後死的將會是你哦。」

「呃——?」

「問題就是,你要怎樣才可以讓他不能活動呢?雖然志貴是這樣說,但是這是絕對錯誤的,機會只有一次,一下手就要絕殺對手。」

「但是,的確是這樣,沒錯——」

「志貴,你要務必記著,你現在的對手可是吸血鬼這種怪物啊。所以,今晚,你要捨棄人類那所謂的道德觀念。背著這個負擔去戰鬥,到時你會綁手綁腳的。」

「——這個,我當然是知道的了,對手是那種怪物的話,我是絕對不會手軟的,」

「不,志貴還不清楚的瞭解到。只是去切掉手手腳腳?想都別想,這簡直就是自殺行為。既然有這個空閒去切斷手腳的話,不如直接一刀取命。你認為你的對手會像那些舊得濫掉的蘿蔔頭動畫一樣,眼睜睜的看著你去合體嗎?聽好了,從一開始就不要給雷諾有反擊的機會。因為戰力差了好幾個級數的關係,錯過了第一次的攻擊機會的話,志貴就真的是完全沒有勝機了」愛爾奎特的眼神完全的否定了我的想法——確實,在切斷他的手腳的這麼長的時間裡,我大概就被從他身體裡冒出來的大嘴一口吞下肚裡去了。

「志貴,等深夜一到,雷諾就會來找我了,到那個時候,我們——不是,是我,你和那個傢伙都一樣,也不會多說些什麼,到時你只要一心一意的想著去把對手殺死就可以了。」愛爾奎特露出了兇猛的眼神,筆直的看著我。女孩——這次真的憤怒了,就是因為我——遠野志貴,居然還抱著這麼天真的想法。

「——我知道了,我會毫不猶豫的把那傢伙的『死之點』刺穿的。這就沒問題了吧。愛爾奎特。」

「——」愛爾奎特沒有回答,什麼都不說的話,應該就是同意我的說法了吧。

「但是,去哪去等啊?在這公寓等的話,又要像昨晚一樣,把無關的人都拖進來嗎?不換個更好的場所嗎?」

「——嗯,公園的話,我看是個好的地方呢。深夜的話,又沒有其他人經過了——如果有人經過的話,就只能怪他自己倒霉了。」說完,愛爾奎特就轉過身去,

「怎麼了,有什麼意見的話,就說出來啊,我都決定協助你了,雖然這有點胡來的說。」

「嗯,確實是胡來啊。結果,志貴連一句『殺死對手』的話,都沒說過。這樣的話,就算到了最後的一刻,你一定都會躊躇的。但是這瞬間就足夠對手取你性命了。」

「——沒這回事,對手可是殺了一百多人的怪物啊,如果這樣都猶豫的話,我還沒有好人到這個地步。」

「——」愛爾奎特稍微的鬆了口氣。

「——但是,志貴看起來好像是想對雷諾手下留情呢,既然你一開始就注意到不能手軟這點,但是為什麼你又不一開始就原意這麼做呢,真是巨大的矛盾呢。」完全不明白的說著,突然,愛爾奎特轉過頭來

「我相信志貴,我們兩個人一起努力去消滅雷諾吧。」愛爾奎特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這完全是沒有任何不安的笑容。計劃就按照我當初提出來的執行,在差不多到凌晨的時候,愛爾奎特一個人出去,走進公園。雷諾的使魔——就是愛爾奎特說的那些蒼鴉,一定會跟蹤著愛爾奎特的,等過一段時間,我就跟著走出房間,去公園。就在愛爾奎特可以看到的那個小樹林裡隱藏著,在愛爾奎特吸引著雷諾注意力的時間裡,我從後面靠近,切斷雷諾身上的「死之線」就可以了。

http://floating-island.easybbs.tw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