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島£

我們不要積分、金錢、權限、等級!我們只是愛分享!

2017/08/13 發生悲劇了....
由於隨身硬碟的無預警損壞加上早期用的分享空間被關閉
因此很多珍貴的檔案還是流失了....
為此站長難過了很久
最傷心的還是花了近兩個禮拜蒐集下載整理的虛擬人生1....
若載點失效的文章會在特別標明
另外也衷心希望之前有下載到並持有完整檔案的朋友們
能夠再次上傳分享給大家

-------------------------

這裡!是一個分享的好所在!

網路上很多論壇
資源檔案豐富
但是關於檔案分享或是教學等等方面
往往設限重重
積分啦!金錢啦!回覆後才可瀏覽…等等的
我們只是想分享、想要簡單的保存檔案、學習或是研究
何必搞得這樣設限重重?

£漂浮島£是一個以站長我分享檔案為主要的論壇
當然也很歡迎跟我有一樣想法的人加入這論壇(需要開設新版或是其他協助歡迎跟我說)
我只是想把檔案分享傳播出去
就這樣而已
我不要什麼虛擬的金錢權限積分
也不要虛偽的回覆 謝謝大大、推、頂、讚
這論壇
就這麼簡單

當然
我們希望有更多人能分享你的知識或是資源!
讓這些資源能廣泛的流傳!
而不是永遠只在少數人手上!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翻譯】月姬 本傳 希耶爾路線:黑之獸I(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阿傑


系統管理員
黑之獸I(下)


「——」靜悄悄的掂著腳走進房間裡,只要愛爾奎特還沒睡醒的話,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但是——
「——志貴!」

「——啊」女孩早已醒過來了,正在怒氣衝天的撒嬌,

「真是的,跑哪裡去了?出去的話最起碼要通知我一聲嘛。」愛爾奎特怒得不可開交。只是,看來她完全沒有想過,原本我是想逃走不回來的,

「真是的,日落時,人家一覺醒來,卻不見志貴了,洗手間又不在,認為是去吃飯了,但是前廳的餐廳有不見人,你究竟去哪裡了?」

「啊——只是離開了賓館一陣」

「真的——如果讓使魔看到了志貴,那志貴,你可很危險的哦。無謀的外出,一旦又遇上了剛才的黑狗的話,到時志貴你怎麼辦啊?」

「——啊。」——突然,我才注意到這點。愛爾奎特只是生氣我不在,而完全的沒有想過我會背叛跑掉之類的事情。看來愛爾奎特只是擔心我自己一個人外出,可能會遇到危險而已,

「——」真是無地自容了,我剛才差點——就完全的踏碎這個女孩的心了。

「喂喂,志貴,有在聽我說話嗎?」

「——啊,有在聽啊,總之,就是我不好了。獨自的出去,不好意思。」誠懇的點頭認錯。

「嗚——又不用那麼認真的道歉。總之——志貴完全沒有防備之心——對手可是吸血鬼來的,不謹慎點可不行哦」

「無防備的話,你也不是一樣,我可是曾經把你殺掉的啊,還留我在身邊警戒,而自己就睡大覺,不擔保我又來一次啊。」

「——啊」愛爾奎特現在才意識道這個,把眼睛睜的大大的。

「是這樣呢——為什麼會這樣的呢?自從在胡同裡和志貴說話之後,就信任志貴了。

「——」啊啊,這樣也不錯嘛。

「O——K——,信任的話,我會更努力的。那之後,我只要一直為你警戒就可以了吧?」

「嗯,直到明天日出之前的這段時間裡,我都不會離開這個房間的,而這層樓除了志貴外,不會有其他人來的,所以好好幹吧。」——話就說得好聽,但是又遇到早上的黑狗的話,就有心無力了,

「哈啊」歎了口氣,這對我來說,的確是個沉重的任務啊,

「——想再確認一次,早上襲擊我們的黑狗,真的是你要對付的敵人嗎?」

「唔,不是,那個只是專門負責監視的雜兵來的。那些傢伙在巡邏的時候發現了我和你在說話,他就會把我所在的地方暴露出去。」

「暴露,給你的敵人嗎?」

「唔是這樣呢,如果我身體萬全的話,就簡單羅,但是,如果現在的我被襲擊的話,會反過來被消滅的。總之,在我的力量恢復之前就在隱藏在這裡吧。」——愛爾奎特的敵人,這條街上發生的連續殺人事故的主謀,到頭來就是吸血鬼啊,

「——愛爾奎特,我想問你一件事情。你會回答嗎?」

「男孩子別婆婆媽媽的,有話快講。」

「——啊,又不是什麼大件事,但是我還是想知道。那個,到最後,你的目的是什麼?」

「我?當然是消滅吸血鬼羅。我的工作就是追殺掉吸血鬼。」

「啊,這你之前就說過了,但是,你不也是吸血鬼嗎?」

「什麼——到頭來,志貴還不相信我是吸血鬼?」

「放心,這點我是相信的,我問的要點不是這,為何同是吸血鬼的你要去追殺吸血鬼呢?這是多麼奇怪的話啊。」

「那個,志貴討厭獵殺同族同類?」——先不要說是討厭的什麼的,自己本身就不喜歡打打殺殺的。但是,確實,吸血鬼殺吸血鬼的話,是多麼的不合理的啊。

「不,實在是很難想像,吸血鬼的話應該是去吸人血的吧?所以吸血鬼要對付的應該是人類,而不是吸血鬼吧?」

「吸血和殺人是不同的兩回事哦,嘛,那我明白志貴想問什麼了。你認為同種族的話就應該互相幫助的吧。但是,和其他的種族不同,吸血鬼向來都是喜歡獨來獨往的生命種來的,所以,像人類的那種群體意識是很淡薄的。」

「——那,既然這樣,你追殺的吸血鬼和你又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嗎?」

「這樣啊,我只會追殺那些吸人血的吸血鬼,正如你們人類傳說的印象是一樣的,被吸血鬼吸過血的人類就會變成聽從吸他血的吸血鬼的奴僕,那些吸血鬼不斷的吸人血的話,他的勢力就會越來越大——我就是要追殺這些吸血鬼的。在這條街潛伏的吸血鬼,可是中世紀時代的吸血鬼哦」——這麼說來,看來吸血鬼裡都有分很多種類的。

「——那就有問題了,正如你說的,你們吸血鬼都喜歡獨來獨往,那為什麼你會找我合作呢?」

「是啊,這我也是第一次這麼做呢。在和志貴談話後我就變得怪怪的(志貴を話をしているうちに氣が變わったわ)。我起初還以為志貴你是教會的人呢,這樣我還可以從你身上得到一些敵人的情報,但是看來我是完全的搞錯了,既不知道敵人的棺材的地方(吸血鬼睡棺材的——),連吸血鬼的事都不瞭解——唔,原本還以為你是,教會派來這個極東的無神論國家的驅魔師呢。看來我的修行還不足呢。」在獨自的發著牢騷的愛爾奎特,雖然我喜歡這種說起話來就脫線的女孩。

「愛爾奎特,你說的話,我完全不明白啊。」

「啊,慢慢來吧,首先要從哪裡開始說明呢?」愛爾奎特移開了視線——這傢伙,看來不習慣和人說話呢。

「好,你要把現在的情況全部的說給我聽嗎?雖然我可能都是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倒想聽你從頭到來,好讓我明白是這麼一回事。」

「這樣啊,謝謝啊,志貴,我就慢慢的說給你聽,」

「不用多禮了,繼續說吧。」愛爾奎特點點頭,

「就是啊,在這條街上的吸血鬼是中世紀的吸血鬼來的,就是那種,自己藏在幕後,把手下的死徒派去街裡吸血,慢慢的壯大自己的勢力的那種。不斷的吸人類的血,被吸血的人就變成自己的奴僕,這樣用不了多長時間,這裡就遍地都是吸血種了,現在,由於作為分身的死徒數目還不是很多,所以也作不了惡,但是隨著被他吸血的犧牲者增多,本體的吸血鬼的能力也會大增。雖然可以在這之前就把本體殺掉的話就是最好的,但是我現在連敵人的睡覺的地方都不知道呢。這次那個傢伙藏得很隱蔽,到現在我還沒有感到他的氣息呢。」(這段話應該是在描述羅阿的,而不是雷諾)

「儘管這樣,只要找到他的話,那消滅他就簡單了,但是現在,完全沒要任何的頭緒,沒辦法了,不得不在日間也出去街上調查了——嗯,怎麼說呢,在回家的時候卻冷不防的被個殺人鬼襲擊,搞倒現在自己的力量比敵對的吸血鬼還弱。」說得這裡,愛爾奎特冷冷的看著我。大概,街上的殺人鬼是指我吧。

「哦,原來是這樣,總之就是說,有一票性質非常惡劣的怪物在這條街上住著,愛爾奎特就是要退治他們。但是在找他們的兜口的時候——那個,因為我的關係,現在的愛爾奎特身體很虛弱,直到恢復之前都要隱藏在這裡。就是這麼回事嗎?」

「簡單的來說,可以這麼說了。」

「——那,之後就是主題了——雖然愛爾奎特很輕鬆的說著自己是吸血鬼,但是我還是不怎麼相信——嗯,確實的來說,雖然知道了你不是人類,但是說是吸血鬼的話又沒有實在感啊。」

「是這樣呢,志貴你們想像的吸血鬼的形象和我們有很大的不同呢。」

「對吧?如果說這個世界上真的是有吸血鬼的話,我實在不能想像像你這樣的傢伙會是吸血鬼呢。是啊,簡直是相差了十萬八千里嘛。」愛爾奎特低頭沉思著,

「嗯,也許說多點給你聽也不壞呢」

「好,那第一課就是關於吸血鬼的基礎教程。」

「好是好,但是為什麼是基礎啊?」

「志貴完全的是外行人嘛,當然要從基本的知識開始說起了,」

「——嘛,不管這些了,總之,拜託你開始講吧。」

「——嗯,我會努力的」——愛爾奎特,真的不習慣和人交流啊,嘛,現在正無聊得很,好好的聽愛爾奎特說,消耗時間吧。

「一般來說,我們吸血鬼分為兩類,從根源開始就存到的吸血鬼,和被吸血而變成的吸血鬼,(もとから吸血鬼であるものと、吸血鬼になったもの)前者被稱為真祖,後者被稱為死徒,你們人類所說的吸血鬼只是死徒罷了,吸人血,有僕人,怕陽光,可以被洗禮儀式退治,我們可是和我們的敵人死徒不同的吸血鬼哦。」一直都是「我的敵人」突然變成了「我們的敵人了」,嘛,這麼無謂的差別就不去鑽牛角尖了,

「——嗯,這麼說,那個死徒一開始不是吸血鬼來的,這話怎麼解釋?」

「死徒原本也是你們人類來的。有些魔術師為追求不老不死,被真祖吸血後變成了真祖的僕人了,但是,通過這種手段變成的吸血鬼,不老不死都是不完全的,」

「——?」一種是一出生就是吸血鬼,另一種是從人類變成的吸血鬼,這麼說嗎?總覺得這話,前後矛盾,漏洞百出。

「呢,志貴,你對於吸血鬼的傳說是怎樣理解的?」

「嗯——吸血鬼的話,在我的頭腦裡並沒有多少映像的。吸食處女的血液,會緊緊的纏著看到他的人,會變成霧,和會變成狼的存在,就是一般的傳說說的那個樣子拉。」

「嗯,也不是完全錯誤的,處女的血液的話,還沒有和他人交換過體液的純粹的細胞的血液(就是沒發生過XXOO的)是最適合補充自己不斷劣化的遺傳因子的。死徒——被真祖吸血後才變成的吸血鬼,不老不死是不完全的。確實,身體不會衰老,壽命也不會完結,但是不經常補充能量的話,也是會消亡的。無論是什麼生物都好,一旦吸收不了營養的話,都會死亡吧?死徒也是一樣的。所以吸血種吸不到血的話,就會慢慢的死亡。」

「死徒——如果要生存下去的話,就必須不斷的吸人血。本來,就憑你們區區的人類,不老不死的肉體實在是太無理了。構成你們身體的遺傳因子在你們變成死徒的那一刻開始就急劇的劣化了,所以他必須不斷的吸人血,通過這樣來獲取遺傳情報來固定自己的肉體。吸血鬼吸血這不但是進食這麼簡單,它還是吸血鬼賴而生存的最低限度的本能。」

「——」很深奧,還有很長,這邊還沒來得及理解,愛爾奎特就已經把話全說完了,

「那,下一個,會緊緊的纏著看到他的人,這個也是魔眼的一種哦,眼睛和語言是最有代表性的魔術回路哦,很多吸血種都擁有魔眼的,我們擁有的魔眼是一種迷惑的魔眼,我們可以把看到的敵人迷惑,只要敵人看著我們的眼睛,就完全的被迷惑了,強力的吸血鬼,可以通過敵人的眼睛直達到腦部,完全的控制敵人的意識,有些高位死徒的魔眼,還不止這個程度呢。」

「可以變成霧的話,那也是製作分身的一種方法,再注入自己的意識。用的好可以操縱分身的魔力的程度的話,塵啊,霧啊什麼的都可以變的。狼——或者變成其他的動物的情形是,通過捕捉使魔來補充自己破損的軀體的產物。那些生存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死徒,普通的生命體已經不足已補充自己身體的破損了,比起動物,人類的基礎能力更差,修補肉體的話,一些野生動物的效率會更高。捕捉了野獸的吸血鬼,必要時,也會變回野獸原來的姿態,或差憲這種野獸姿態的使魔。」

「說起來,聽說那些活了一千年以上的吸血鬼吸進體內的使魔數目最多的有六百六十六匹這麼多呢?」

「——」總覺得愛爾奎特的話有點誇張過頭了,我實在是不能想像這樣的一個世界。

「那個,是這樣的,你可以簡要的說明一下,吸血鬼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東西,好嗎?」

「不是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嗎?」總之,愛爾奎特是吸血鬼,這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實來了,

「好了,接著就輪到我這邊了。老實說,我都差點忘了,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問志貴的呢。」

「嗯,什麼了?你想問我什麼?我又不是吸血鬼,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學生罷了,」

「嗯,我問你,你是怎麼樣把我殺死的?」

「哈?」

「就是我想知道你是使用什麼手段殺死我的?ルーん和カバラ這些秘術對我是無效的,我還沒有抗體耐性的物體——就是說我還沒有經驗過的魔術就是這個國家的古神道和南美的秘寶而已。不是,就算你擁有那樣的能力也不能把我殺掉的。回答我,志貴,你究竟擁有著哪個年代的神秘可以讓我的身體機能不能運作。」

「年代的神秘,這是什麼來的?食得的嗎?」

「歷史と想念を蓄えた觸媒のにと!啊,這個國家也有神器的吧?比如是法杖啊,劍啊,寶石之類的對自然用的概念武裝——呢,志貴,你真的不是這方面的能人嗎?」

「什麼這方面的人啊,我不是說過,我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學生而已,什麼事都不知道。」

「這樣啊,不是魔術師而是人類的你是不能夠傷害我的——志貴,你有事情隱瞞我吧?」愛爾奎特一直都像貓一樣盯著我——就算是被這樣的眼神看著,但是我確實是沒有隱瞞她的事情啊,啊,不是,有了。

「其實——是有一樣可能是有關係的呢。」嗚,愛爾奎特還這樣的看著我——總覺得,就這樣沉默下去,是不行的,

「是這樣的——要怎麼形容呢,我可以看到那些『線』的。」

「呃?」愛爾奎特一下呆了——是吧,果然不會有人相信這樣的荒謬的話吧,

「——這是,什麼意思了?」愛爾奎特認真的而好奇的問返我轉頭——好傢伙,總是做些我意料外的舉動,

「就是啊,我可以看到那些可以切斷物體的『線』啊。生物也好,這個地面也好,總之接觸到的物體都是,看到那些黑色的線,用尖的物體穿過這些線的話,就可以清脆的破壞物體,這樣解釋,你明白嗎?用鐵小刀的話,就可以輕易的切斷那些線,但是我又沒試過用其他的東西去切,所以不知道其他的東西可不可以。在把你分屍的時候,要不是沿著那些線去切的話——你認為,單憑一把小刀就可以把一個女人的身體切得七零八落嗎?」愛爾奎特嚴肅的看著我——嗚,又用那麼凶的眼神來看我,雖然我是帥哥,也不用這麼對我啊。那麼銳利的眼光,看著都讓我幾乎不能呼吸了,

「——原來是這樣啊——直死魔眼,還認為只是在神話中才有的東西呢,原來現實也存在的啊。你看來是突然變異的怪物呢。」

「別——別亂說,才沒理由讓吸血鬼這麼叫我怪物呢。」

「怪物怪物就是怪物呢(這句話太萌了)——『看到萬物的死』的魔眼,我們一族中都沒有這樣的能力者呢。」

「——?可以看到——萬物,的死?」嗯,愛爾奎特好像是在看著自己的敵人一樣的看著我,點點頭,

「志貴,你的眼睛的魔術回路一定是打開了,這個你一出生就是這樣的嗎?」

「不是不是,我的眼睛雖然從很久以前就是這樣的,但是並不是一出生就是這樣的,」

「——嗯,那就是以前的你曾經有死過返生的經歷了?」

「啊——」確實,八年前有遇到過必死的事故的事情,

「那就沒錯了,因為這個原因,你身上的潛在能力被開發了出來呢——直死魔眼,哦。確實是這樣的話,就可以把我殺掉了。」哼,愛爾奎特鬆了口氣,眼神也變回原來的樣子了,

「愛爾奎特?你知道有關這個『線』的事情嗎?」

「才不像你這麼笨呢,我當然知道羅,你的眼睛所看到的是,萬物最後的結果,就是物體最容易到達死亡的地方啊,(萬物の結果、萬物の死に易い箇所あなのよ)——更簡單的解釋就是,一切物體都存在的死期——的『死』哦」

「——」我記起來了,確實在那個時候,給我這個眼睛的老師也說過相同的話,但是,老師說的和愛爾奎特說的又有稍微的不同。我看到的只不過是些『線』而已,這些就代表著這些物體的死亡的話不就很危險嗎?

「不是吧,只不過是切掉物體上我看到的那些『線』而已啊?」

「所以說,那些『線』就代表著物體的死亡啊。聽好了,志貴,這個世界上所以的一切都有它終結的一天,雖然每個物體都會有不同,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有著這相同的結果,在誕生的一瞬間就包含著死亡,這就是原因和結果,因果律的說法,有聽說過嗎?」

「萬物既有誕生,也有終結嗎?那個,終結從誕生開始就被注定下來了,這就是萬物的『死期』可以理解這種從一開始就存在的『死期』的概念的機能,腦髓配合這個回路,利用眼球轉換為可見的具體存在,這不是不可能的」

「這個就是你所看到的『線』的正體哦,用你們人類的科學理論來解釋的話,就是物體分子與分子之間最薄弱的地方,也就是說你可以看到物體的死因——就是隨意把遺傳因子崩壞的開關啊。」

「——啊,這可能有點太過理論了——嗯,因為我看到不到所以我不敢斷言,志貴你看到的不僅僅是『線』吧?除了『線』應該還有『點』的。」

「嗯——」是啊,在初次見到愛爾奎特的時候,就是自己好像不是自己的那個時候,把眼鏡脫下後,我看到的除了那些線外——好像是黑色的線流出來的原因,看到了黑色的『點』(ラクガキが流れ出している原因みたいな、黑い點が見えっていた)

「嗯,有的——那個時候,我確實是看到了黑色的『點』了,你的身上也有幾個,黑色的線在這些點上匯結。」打個比方的話就像是血管一樣。

「原來這樣,『和物體死對應的線』,你一直伴隨這樣的狀態生活到今天,看來這個能力已經在你地心裡穩定下來了呢。」愛爾奎特淡淡的說著,愛爾奎特所說的話。雖然看起來好像我都能把握,但是,沒有一個地方是我可以真正理解的。

「——這是什麼啊,我真的不知道有這麼的一回事呢,更何況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還不明白啊,通常,生物被砍掉頭後就會死亡,頭被切斷的話,身體機能就會停止,是吧?反過來說,頭沒有被切斷的話就不會死,是吧?啊,我們這些吸血鬼是例外的。但是,你可以完全無視這些物理規律,你可以無視一切的物理法則,物體一旦被你『殺死』後,就變成了『死』的狀態了,切斷的話就會停止,然後消失,在你的立場看來就是切斷線的話,物體就會壞掉羅。」

「看看,你不是怪物的話,是什麼?雖然說只是切斷物體的線,但是到今天為止擁有這種魔眼能力的超常能力者中都是非常罕見的,你啊,志貴,擁有著一雙可以殺掉一切的,好像是死神一樣的眼睛哦。」

「——」沒話說。照愛爾奎特說的好,我這雙眼睛可是一雙多麼不得了的眼睛啊,我所看到的黑線,可是世間萬物的死期啊——那麼,在我的周圍,不是都充滿了死亡嗎?

「什麼了,說得我好像真的要殺死你一樣。」

「這樣啊,不試試看嗎?」愛爾奎特拉開了窗簾,沒開燈的房間中,藉著透過窗戶的月光,房間也立刻明亮起來,

「好了,儘管放牛過來吧,不用介意的,嗯?難道戴著那個眼鏡的話,就看不到?」

「——我就不客氣了。」當然只是看看而已,把眼鏡脫來。立刻,房間周圍都充滿了黑色的線,窗外是皎潔明亮的月亮,好像白天一樣的太陽光一樣明亮的月光,「線」也發著明亮的光,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在這其中,愛爾奎特身體的線很細,不集中精神去看的話,根本看不到。

「啊——?」

「如果不是被志貴你打倒過的話,應該是完全看不到的,現在大概還可以看到吧。在夜晚裡,我是不存在『死期』這東西的,但是日間就不同。志貴是在日間殺死我的吧,之後雖然我蘇生過來了,但是也失去了部分力量的關係,現在就算在夜晚裡也會有『死期』了——如果是擁有完全的不老不死的我,志貴,你可以切到我身體上的『線』嗎?」

「——」——怎麼了?那個時候確實是看到了線才切下去的,那個時候的情形還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中,我在一秒鐘不到的瞬間就把她身上的線全切斷了,

「——不過,無論我看不看到線,如果愛爾奎特不睡覺的話,我就沒機會下手了吧。」

「是吧,這個就是你最大的缺點了,儘管你可以理解到物體的『死』,但是切不到『線』的話就沒用了,(どんなに『死』が見えていようとも、その『線』を引くのは志貴自身の腕じゃないといけない)、就算在我不是最好的狀態的時候,要放倒志貴這種運動不足的人也是不難的。」——這樣啊,照她這麼說,運動敏捷的生物,我就不能捕捉它們了。捕捉不到的話,就沒有可以接觸到它的身體這回事情了,就是說,就算是看到「線」的我,也是不能瞬殺那些會動的物體。(這個純粹的技術問題,不過配合七夜的體術的話就是另一回事了)

「——痛啊」突然頭痛起來,看著「線」一段時間後,頭就跟隨痛起來,這和以前還是小孩的時候是一樣的。立刻帶回眼鏡,視野也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愛爾奎特靜靜觀察著我的樣子,

「——怎麼了,還有其他的事情?」

「嗯,志貴戴上那個眼鏡的話就看不到線?」

「嗯,在以前,我的眼睛變成這個樣子的時候,偶然遇到的人送給我的,到現在我都一直戴著這個眼鏡的,多虧了它,我才可以回到普通人的生活中去。」

「這也是道理呢,如果沒有特別堅強的意志力的話,一直和死亡面對面的話,會發狂的毀壞自己的眼睛的。」說著,愛爾奎特靠了過來,

「囁,這個可以讓我看看嗎?」

「——不要,這麼重要的東西,不能交給你拿來玩。」

「又不會弄壞你的、真的只是看一眼而已,好嗎?」好像要用武力來搶了,愛爾奎特一步一步的走過來,——很可疑啊,雖然她本人都說了「不會弄壞你的」,但是總是覺得很可疑,

「——看也不行,在胡同裡我就已經見識過你那怪力了,沒有東西被你握過後不碎掉的。」

「什麼了?怪力什麼的,人家可是有教養的淑女哦,通常時的力量和志貴的差不了多少的,人家才不會隨便的就打碎東西的。」還沒說完,愛爾奎特就伸手過來要搶眼鏡了——什麼有教養的淑女了。避開了愛爾奎特,連忙走到床邊,

「啊,居然逃走了,膽小鬼。」

「就算被你說是膽小鬼,也不會給這個眼鏡給你的,萬一打破了,就沒有可以替換的了,真的是沒有後備的了,我跟你說,你還是要來搶嗎?」

「嗯——嘖,又不用這麼認真。」愛爾奎特從我直率眼神裡移開了自己的視線

「——那個啊,愛爾奎特,你究竟有什麼企圖我不知道,不過我跟你說,沒有眼鏡的話,我就不能和你合作了。這樣無時無刻的看著這些線的話,在發狂之前,我頭就因為頭痛而爆掉了。」

「嗯,對『死』的理解,對你的腦袋也有著不少的負擔呢,嗯,那志貴你的眼睛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一定要告訴我聽啊。很少有這樣的機會的,所以一定要詳細的說給我聽。」

「不要,那麼長的故事,我討厭說。」

「是這樣嗎?但是我卻喜歡和其他的人談天說地哦。」愛爾奎特有點失望的笑了笑。就好像和人說話真的是很快樂似的,已經是夜深了,愛爾奎特正坐在床上,我也坐在她的旁邊,無聊的看著時鐘,時間是凌晨四點。還有一個鍾才太陽才出來,

「還有一個小時啊?——」直到現在還沒有出現異常情況,愛爾奎特本人反而沒有一點的緊張感,總之周圍都很平和,自己也就確信今天就這樣平和的過去吧,

「吶,志貴。」從愛爾奎特那,這個名字都不知道被稱呼了幾次了,

「怎麼了,還有什麼要說的話嗎?」

「嗯,太過分了,人家可是特意的想說點什麼的。」

「——那個啊,從剛剛開始,我就聽你囉哩囉嗦了幾個小時了?是六個鐘啊,現在的我還要警戒什麼的,已經很疲倦了。」嗚——愛爾奎特很不滿的看著我——啊,不說不知道,原來這在我困著的這六個小時以來,愛爾奎特都在不停的說話給我聽,

「能有人陪著談話的話是很快樂的。」最後,兩個人同時說出了這句話,

「——哈啊」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這麼想的——ぐうううううう,肚子也餓了,想起來,這個傢伙,從今早吃過早餐之後就沒有吃過任何東西,

「肚子餓了的話,要吃點什麼東西嗎?難得訂了一家這麼好的酒店,叫服務生送餐吧。」

「不用擔心我,反正現在緊張得要死,就算肚餓也沒什麼胃口,反而你一介女孩子餓不得的,要吃點什麼的?身體虛弱的你又不睡覺的話,至少也吃點東西吧。」

「志貴不吃的話,我也不想吃了。反正對我來說,普通的食物沒什麼意味的,就我一個人吃很無聊的。」

「普通的食物?難道食物也分普通和特別的嗎?——」啊,是啊,愛爾奎特是吸血鬼來到,對這個傢伙來說,「吃飯」的話不就是吸食人血嗎?

「——也是啊,你是吸血鬼呢,除了人血外都不吃其他的東西吧。」雖然怎麼看都不像,但是愛爾奎特確實是吸血鬼來的,愛爾奎特說過的,吸血鬼為了生存必需要吸食人血的——這樣的話,直到現在為止,這個傢伙究竟吸過了幾個人的血了?她殺過多少人了?

「——」微微的看了愛爾奎特一眼——不能想像,雖然眼前的這個傢伙是吸血鬼,我實在是想像不出這個傢伙吸人血的樣子——」

「怎麼了?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在對上視線的一瞬,我慌忙的移開了視線,愛爾奎特一直到看著我的這個樣子,哼哼的,翹有意味的笑著,

「終於留意到了。」

「留意到什麼了?」

「你一定是在想我大概吸了哪個人的血了?」

「嗚——」完全的看透了我的想法,我實在是看不懂,愛爾奎特還可以這麼輕鬆的笑著,雖然是不明白——但是,既然愛爾奎特也是吸血鬼的話,大概她也一定殺了不少的人類了吧。

「——那我得小心了,雖然說現在我和你是合作的關係,但是我又不知道在哪個時候,你突然改變注意,反過來襲擊我也說不定啊。」嗯嗯,愛爾奎特連連的點著頭,好像在說,原來是這樣啊,這真可不得了呢。

「那考你一個問題,到現在為止我究竟吸了幾個人的血?」愛爾奎特輕輕的從床上跳了起來,走向窗戶邊,

「要我猜人數嗎?」愛爾奎特嘿嘿的笑著,高興的看著陷入沉默的我——可惡,這不是分明是在挑撥我嘛。好,還怕你不成,

「那是幾百人吧?」

「可惜,不中哦。」

「那樣的話,幾千人吧。」

「是,這也不對,」愛爾奎特小聲的赫赫的奇怪的笑著——搞什麼飛機了?真後悔剛才回答了。

「可惡啊,這都不對的話,難道是幾十人?」

「這也不中,真是的,又十,又百又千的,志貴你是這樣看我的嗎?你真壞啊,還沒猜到嗎?」

「都不是嗎?那我實在是搞不懂吸血鬼了,就算是人類活著的話,都會肚子餓的說,你們不是要靠吸食人血來生存的話,那我就搞不懂了。」

「嗯,你這樣說也沒錯。」

「在這八百年來,我連一口都沒吸過人血,當然,也沒殺過一個人類了。」

「呃——慢著,你說的是真的嗎?」

「嗯,是真的哦,因為我實在是很害怕去吸血啊!!」——哈啊,居然會害怕吸血,

「說害怕吸血是,假的吧?——既然你是吸血鬼的話,為什麼?」

「——我一直以來都是很膽小的,所以就算是到了現在,我還是半桶水的吸血鬼來啊。」愛爾奎特一邊嘟噥著,一邊透過窗戶望著夜空,打這之後,女孩就這樣呆呆的看著長空,從後面看著的白色的女孩的姿態就好像是紅霞一樣的朦朦朧朧,

「——這樣啊,還是個不成氣候的半桶水啊。」這麼說著,我撫了撫心口——奇怪了,為什麼我會感到欣辛的呢?真奇怪啊,為什麼我總是希望眼前的這個女孩並不是那麼兇惡的存在呢?總之我相信她說的這番話,況且是我也討厭無謂的殺生什麼的。所以,我是安全的,不,比起我安全這個,我有著另外完全不同的想法——但是,那是什麼來到呢?自己都說不太清楚,我還沒窩囊到聽到了愛爾奎特是半桶水的吸血鬼的話,就感到安心什麼的,

「啊——」突然感到了輕微的眩昏,

「志貴?發生了什麼事了,額頭流這麼多汗的。」

「嗯,頭裡神經在痛——」正在回答著愛爾奎特的時候,愕然了,從愛爾奎特背後的窗戶望去,通過窗門的玻璃,看到外面還籠罩在夜晚的黑暗中的街道上,青色的烏鴉在監視著我門。

「那傢伙——」正透過窗戶心不在焉的看著我們,愛爾奎特轉過頭,往窗外看去,

「——混沌!?」

「我找得你很辛苦呢,真祖公主。」不知從哪傳過來的,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的聲音,傳入到房間中,愛爾奎特的眼神充滿了敵意,窗外的烏鴉滄桑的叫著,

「在這等著,現在我立刻就過來。」青色的烏鴉飛走了,漆黑的夜空只剩下了一輪明亮的月亮——どんと沉重的聲音,房間被劇烈的衝擊了一下,不對,應該說是全賓館都晃動了,

「發生了什麼事了?」從床上站了起來,愛爾奎特沒有回答,只是在咬著嘴唇,

「愛爾奎特,現在的是——」

「——」愛爾奎特沒有回答,

「——說點什麼啊,剛剛的地震究竟是怎麼回事啊?」——比如說,一輛翻斗車全速的衝進了賓館的前廳,這麼程度的衝擊,

「——愛爾奎特。」愛爾奎特沒有回答。耳朵聽到了,從樓下走上來的聲音——愛爾奎特,露出了嚴肅的表情,想對愛爾奎特說,現在的自己什麼力量都沒有。但是,在這個時候,我又怎麼能說出這種話來呢?

「——」只剩下時間在不停的流逝,第二次,好像是為了再次的迎接剛剛的衝擊似的,賓館出奇的安靜,愛爾奎特一直都沒出聲,只是在咬著嘴唇,好像在忍耐著什麼。看著的話,就留意到,一絲鮮紅的血液,從女孩的嘴唇流了出來,

「——愛爾奎特——」不安,和後悔嗎,女孩雙手緊緊的抱著自己,在忍耐著什麼,女孩不能跑出這個房間嗎?那樣的話,我是為了什麼才留在這房間得?

「——好。」這事情不是從一開始就決定了嗎?從口袋裡拿出小刀,朝房門走過去了,

「志貴?」

「我出去外面看看情況,在我回來之前不要走出這個房間。」轉過頭去,不理會愛爾奎特想說什麼的眼神,往走廊的方向走去了,走廊裡沒有任何人——雖然在房間裡,聽不到,但是。走廊應該吵吵嚷嚷的發生了騷動才是,這層樓沒有動靜,騷動的聲音從腳底下傳過來,樓下應該發生了亂糟糟的騷亂了,聽到了下面很多人在說話的聲音——很可疑啊,才凌晨四點沒過多少,這麼多人一同這麼早就起床,絕不普通。

「——希望沒有發生什麼事。」沿著走廊走下去,從樓下海潮一樣的傳來了一陣陣吵嚷的聲音,雖說是騷動——但是都是些零散,孤單的叫聲,

「——嗚」握著小刀的手,不聽使喚的震了起來,腦門後面感到了寒意,好像有什麼在擊打著太陽穴,從眼球的深處感到了痛楚,難以忍受,蹣跚的往走廊出口走去,

「——」很痛,眼睛很痛,頭顱很沉重,就這樣下去的話,會昏倒的虛浮感,啊,這太熟悉了,貧血昏倒之前的感覺啊。

「嗚————」很痛,忍不住了,要把眼鏡脫下來——電梯的話,有兩個,一個直達地下一樓,另一個直到五樓就停的,

「——」令人討厭的氣味。緊張,鬱悶的氣氛,按下了電梯的按鈕,總之,先要調查樓下的騷動,通過電梯的指示燈可以看出電梯正在上來——六樓————七樓——————八樓————————九樓

「可惡,發生了什麼事了?」電梯還是那麼悠閒的跑上來,總覺得——有著什麼致命的事情將會發生的預感,好像就有個正體不明的影子就站在自己背後的感覺————————十樓,還有一樓,電梯就到這裡了,

「——快點。」屏住呼吸,注意到了,樓下的雜聲在很久以前就靜下來了,叮的一聲,電梯到了,門跟著打開,裡面一個人都沒有,要進入這狹小的鐵箱裡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進去,按了十樓的按鈕,こん的沉重的聲音,電梯開始向下降,只不過是隔了一層樓而已,但是感覺好像是很久似的,指示燈停在十樓的地方,

「終於到了嗎?」 こん的一聲,突然世界都好像都籠罩著黑暗,

「——」黑暗,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在這之中還可以確認「死之線」發著微弱的光

「怎麼了——?」聽到了,周圍一些沙沙的聲音,好像是蟲在蠕動著,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嗚——」令人難以忍受,

「——要沉住氣——」想起了以前老師教的方法,

「——照著思路,慢慢的放鬆——」深呼吸,照著這樣念了一遍,心情冷靜下來,

「——是停電嗎?——」——但是,像這樣的高級賓館應該有後備電源才是,但是現在還沒供電的話,應該是哪裡的電纜出故障了,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嗚——」握緊了小刀,身體也警覺起來,剛才的蟲叫聲又從電梯的周圍傳出來,好像電梯外面匍匐著幾百匹的蟲,

「——被困在這裡,就不好了」指示燈確實是在十樓的按鈕上亮著,所以門外應該是十樓了,沒錯,

「——切掉嗎?」嘟噥了一句,往電梯門上唯一的線劃過去,把整個電梯門都切斷了,

「嗚——」在電梯門打開的一瞬間——不舒服的氣味,迫鼻而來,十樓整層樓都充滿這這種討厭的臭味——哪怕只是吸人了一口,都足以把氣管都堵塞死的程度濃密的臭味,

「——」就算這樣,我還是一步踏進了十樓的走廊裡,只有在遙遠的對面盡頭的非常出口裡的還有一盞燈在亮著,除此之外就是黑暗的世界,向前踏出了一步。

「誰都——」不在嗎,本想這樣說的,但是說不出口,不知道為什麼,完全沒有人回答,走到了走廊裡面,走廊裡,也充滿了這討厭的氣味——沒錯,這是野獸的體臭——還有,不知從哪傳過來的嘎吱嘎吱的好像是在削割著什麼似的的聲音,

「——」頭開始痛起來,恐懼黑暗,還有恐懼這樣的寂靜——不知道究竟會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恐懼,背後脊髓痛的難以忍受,又非常之緊張,直到現在都在死死的忍受著那些吱吱的蟲叫聲,而代價就是這麻酥酥的痛楚,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哈——」呼吸亂了,身體上流出的汗把衣服給濕透了——單手拿著小刀,一步都走不動了——再向前走一步的話,就會看到一些恐怖東西的預感,

「哈——啊哈——」但是——現在也不能回去樓上了,只能留在這層樓裡,真不好受,好像在這裡多留一秒,我的壽命就會減一年似的,迅速的步向死亡的感覺,

「哈——啊哈——哈——啊哈——」辛虧有對面非常出口的電燈,讓我可以知道方向,穿過這條走廊,從非常出口的樓梯走回樓上,握緊了小刀,往走廊的深處走去——只有我的腳步聲在迴響,

「吱————」踩到走廊地面好像有灘水,除此之外,腳經常碰到了地面上的什麼東西,

「——」但是卻完全的沒有其他人的聲音,四周充滿惡臭味,總之快點走到非常出口去吧,還有幾米遠就到了,到了這裡,在後備燈的燈光照明下,終於可以辨別到地面上的東西了,

「哇——」聽到了一聲殘叫聲——悲慘,沙啞而乾枯的聲音,還有呼呼的凶殘的野獸的呼吸聲音,

「呃——」在燈綠色的燈光照明下,一大群野獸正在圍著一個不認識人,在啃食著,黑暗的走廊裡,只有後備燈微弱的燈光,所以我並不敢肯定這個景象——十幾匹野獸,圍在一起,在啃食著一個人的屍體,還發出了好像在特意的恐怖的笑聲似的聲音,我還從來沒看過這樣的惡夢呢?沙,沙,從電梯的方向傳來了聲音,

「哈——」不禁往後轉過頭看過去,眼睛也許是已經習慣了走廊的黑暗,在後備燈的照明下,看到了我剛剛走過的走廊裡地獄一般的情景,走廊遍地鮮紅的血海,在這個血海中,遍佈著人的手腕,腳的殘枝——這就是為什麼剛剛感覺好像走廊裡有水,還有不斷拌腳的東西,

「——」腦袋空白一片,紅色的血液流滿了這個走廊裡地面,牆壁和天花板也有著一些黑色的影子,太暗了,看不清黑影的正體,看上去,好像是黑色的液體一樣的東西粘在走廊裡的天花板和兩邊的牆壁上,突然,有野獸看到了我,然後,發著寶石般的光輝的野獸的目光,都一同投向我這個唯一還生還的人類上,

「嗚——」死死忍著,不叫出聲,野獸們正死死的盯著我——屏著氣息,大概在我一出聲的瞬間就會撲過來吧,

「哈——哈」調整好凌亂的呼吸——只要一出聲,就會全部都撲過來的預感,粘在牆壁上的黑影,也同樣的看著我,就像是鯊魚一樣的眼睛,匍匐在牆壁上注視著我的動向,

「——」一動的話就會沒命了,手腳都在顛抖著,但是卻不能動——動不了,看到了這地獄般的世界,手腳都已經不聽使喚了,ごり——ごり——ご——り——後備燈下,細微的聲音響著,大概是——那些野獸們,把最後的一個屍體都啃食完了吧,

「——」屏住呼吸,聽到了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的聲音越來越近,大概是——發現了下一個獵物,遠野志貴了吧。

「啊————」但是,腿不聽使喚,動不了,這裡已經不是正常的世界了,意識還沒有真正的運轉起來——真倒霉啊,我真不應該來這層樓的——就在這個時候,かつかつかつ,怎麼形容呢,就是聽到了響亮的聲音,不普通的人的腳步聲,這個就連我都覺得奇怪的腳步聲——

「啊啊啊啊——」麻木的頭腦使勁驅使著凝固的雙腿,向著非常出口的方向飛快的逃走了,快點,哪怕是一分一秒都好,趕快的離開這個鬼地方,但是,不對頭,隨著跑起來的我,牆上和天花板上的黑影也追了上來

「哈哈哈哈」全力的往樓梯的方向走去,但是,黑影的速度何止是我的幾倍以上,就在快要趕上我了——停住了,很辛運的,黑影在我的面前突然停了下來,

「——」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是這是最後機會了,跑,全力的向著樓梯跑過去,在後備燈的照明下我看到,動物們都不追我了,而是向著剛才腳步聲的電梯的那個方向跑去,但是在野獸們有所行動之前,就聽到了好像是菜刀切野菜般,清脆的聲音,好像是——有個人影在那裡,把黑色的野獸們都切開了,

「——?」但是,我已經沒有多餘功夫去確認了,手腳並用,嫌阿媽生少了幾隻腿一樣,飛快的爬上了非常出口裡面的樓梯——上到十一樓了,周圍都黑默默的,但是,這裡沒有那難聞的臭味——畜生,血和內臟發出來的臭味,

「哈——啊」靠著牆邊,向愛爾奎特的房間走去了,

「嗯——」又有電了,整層樓,和剛出來的時候,沒什麼變化,有變化的只是我的身體——衣服全都都沾滿了人的鮮血,

「哈——」第一次,自己這樣整個人都變成了紅色一片了——手腕,胸部還有臉都沾滿血,

「哈哈——」原來是這麼回事啊,剛剛在電梯前,走過樓下的時候都還沒有留意到——既是說,從那個時候起,就沒有任何還生還的人了,

「哈哈——哈」這是怎麼回事啊?發生了什麼事了?一片血海,樓下層樓是這樣的話,那其他幾層樓又點樣了?那不是殺戮是什麼?那不是地獄是什麼?這全部都——這裡也是,那裡也是,哪裡都是那個愛爾奎特的敵人所做的,

「嗚——」好像要咬碎所有的牙齒一樣,牙根嘎吱嘎吱的響著,身體還在不停的震著,但是意識還沒有麻痺——就算是這樣,我還不能承認剛才所看到的情景,剛剛的是什麼來啊?——不知道是哪裡的一大群動物在獵食樓下的旅客,無仇無怨,連逃跑或呼叫都來不及,無辜的全被殺掉了——

「開玩笑——」開什麼玩笑了,握緊了小刀。叮的一聲電子聲,停在十樓的電梯,往上面這裡來了,

「——」離電梯還有十多米的距離,門開了,在哪裡的是——兩匹黑狗,

「——」原來是這樣啊,你們追我追到十一樓這裡來了,

「——哈」兩手握著小刀,黑狗從電梯裡飛將出來,朝這裡飛奔過來,目標當然是我這個最後的獵物了,

「哈——」正面著黑狗,看到了他們身上無數的黑線,還有在額頭上的死之點,瞄準好,逕直的對著撲向過來的一匹狗的額頭突刺過去,一個斷未奧義把黑狗分開兩半,黑狗的屍體掉在地面上,化成了一灘黑色的液體,然後,另一頭黑狗也接著衝過來了,那恐怖的速度,絕不是人類可以比得上的,不到兩秒的瞬間,就跑到了十多米遠的站在走廊裡的我的面前,

「嗚——」修正好握刀的姿勢,但是也來不及了,黑狗張開了血盤大口,上面長著的牙齒比起握著的小刀不知鋒利多少倍,黑狗不偏不倚的向著我的喉嚨咬過來,快得驚人,已經避無可避,就在黑狗鋒利的牙齒將要咬碎我的喉嚨——遠野志貴將要死在這裡了,不行!我還不想死,怎能就這樣被這畜生殺掉,這個時候,我不能再猶豫了——夏天,悶熱的天氣,遙遠的過去,遙遠的八年前,我不是有過更危急的經歷嗎?——可惡啊,從黑狗的頸部向額頭劃過去,握著的小刀,就這樣向著衝過來的狗頭,從口到額頭的方向把黑狗的頭部切開了,就像是純粹的殺人機器一樣,用著連自己都陶醉的動作,給了黑狗最後一擊,額頭上有黑狗的「死之點」,通常來說,就算是腦袋破損了,身體還會本能的繼續執行神經下達的命令,就算是刺進了狗的額頭裡,它的口還會咬斷我的喉嚨吧——嘛,普通來說就會是這樣,但是,現在這狗已經「死」了,(北斗神拳裡的經典台詞:你已經死了。)死的話就停止,在我刺中「死之點」的那一刻,黑狗要咬過來的動作就失效了,第二匹黑狗也跌落在地面上了,化成了黑色粘稠的液體,把賓館走廊的地面染成了一個黑影。

「啊——哈」,很累啊,靠在牆邊,抬頭看著天花板,頭痛——看著這無數的死之點,周圍的世界好像變成了崩崩裂裂的,雖然身體是冰冷的,但是意識卻像火燒一樣的炙熱,

「嗚——」附近兩匹黑狗的屍體,自己的手腕一早就被血染紅了,握著的小刀也和手腕一樣滴著血,這麼說來,樓下的人大概也全是這樣的被咬破喉嚨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禁大笑了起來,反正這並不是現實的世界,這樣的地獄不是現實的世界來的——大概是因為這眼睛的關係,我總是夢到這樣的惡夢——キンコーン

「呃——?」非常不協調的聲音,

「——可惡啊,為什麼頭突然會這麼痛的?——」頭好像是被無數尖物刺著痛得難以忍受,向著聲音的方向走過去了,

「是——電梯嗎?」原來,另一部電梯也上到了這層樓,叮,門開了,從裡面走出來的是一個穿著黑色長大衣的男人——頭更加痛了,

「是你——」嗯,之前曾經見過的——確實,自己曾經見過這個男人,

「——」男人沒出聲,

「你這傢伙!」握緊小刀,盯著眼前的人,

「————」但是,男人沒有理會,走過來——完全就不把我放在眼裡的氣勢,距離越來越近,還有——差不多一米遠的時候,那個男人好像才注意到我的存在,佈滿血絲的瞳孔(血走った目),持著和普通人類沒兩樣的眼睛的我,在看到他的眼睛的一瞬間,身體就完全失去了自由,

「還以為全都幹掉了,還有一塊腐肉剩下嗎?」男人往走廊四周環視一圈,看到了地面上兩匹的黑狗的屍體,

「像灰塵一樣的腐肉,連作為補充我的肉體的資格都沒有。」不高興的嘟噥著,男人冷不防的伸了伸手,把大衣像斗篷一樣的罷了罷——發生了什麼事?黑狗們,發著びゅるん的聲音,消失在男人的大衣前,

「啊——」連驚訝聲也發不出來,男人長大衣的裡面,真正的黑色,完全沒有輪廓的存在,就像是泥漿一樣的黑色,

「危險——」危險,這個傢伙太危險了,本能這樣的告訴我,但是自己卻連一根指頭都不能動,黑色的大衣又走近了點,

「————」還留在這裡的話,就不妙了——剛才開始的難以忍受的疼痛,告訴我這裡非常的危險,無論用什麼方法,什麼手段都好,不離開這裡的話,會沒命的——但是,已經太遲了,眼前的這個男人,還沒有用它的眼睛真正的看過我一眼,

「吃了他」乾脆地揮了揮大衣,大衣下的混沌的黑暗——從那裡冒出了一個巨大的東西,然後 就聽的了風的聲音,從男人下凸出來的是,可以輕易的把整個人吞掉的鱷魚頭,

「哇——」——在腦袋考慮好之前,身體已經飛舞著小刀向著鱷魚的大嘴砍過去,但是這麼的一把小刀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被狠狠的撞了一下,整個人倒在地上,

「哈——哈——哈」看來是喉嚨破損了,一邊呼吸,一邊在吐血,腹部刺心般的劇痛,從心臟到喉嚨,血漿湧出來了,

「嘎,啊啊阿」太過痛的關係,完全不能集中精神,看了看,自己的腹部的右半不見了一大塊,

「——志貴?」聽到了說話聲?但是,聽到不是很清楚,

「這就是你這傢伙的看門狗所做的好事?」

「——真讓人難以相信,冠以混沌之名的你,居然會以這種惡夢似的遊戲來登場呢,雷諾-卡奧斯。」愛爾奎特的聲音,

「同感,我也沒想過如果要生擒真祖的話,居然要被一個無謀的儀式的執行者這樣說三道四的,我也好像在作惡夢一樣。」男人低沉的聲線,

「——但是,發生了什麼事了?我面前的執行者的你,並沒有受傷的跡象,是不是哪裡搞錯了?現在的你很虛弱——連低級的死徒都沒有這麼的衰弱啊——在我之前曾被教會的人襲擊了嗎?愛爾奎特-Brunestud」——沒有聽到愛爾奎特的回答。

「——難以理解,可以傷到你的概念武器應該是很少的,而持有那些武器的也只有教會的殺戮機關才有的。埋葬機關也派人來到這個極東之地嗎?但是,現在卻是我的好機會。先不管你為什麼變得這麼衰弱的原因,現在勝利的曙光出現了,你的首級我要定了。」——カツン的腳步聲,穿著黑大衣的男人這樣說著,向著電梯離開了,

「——?」完全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但是我已經到極限了,很熱——意識逐漸迷糊,

「啊,清醒過來了。」

「——愛爾奎特——」閉著的眼睛慢慢睜開,眼前的是愛爾奎特,這裡是賓館的走廊。

「——感覺如何了?傷的話,總之是止住了,還感到痛嗎?」

「——?」止住傷勢了——怎可能會有這種事啊?拜那傢伙所持,我所受的傷的的程度已經不能用受傷去稱呼了——整整半個腹部都不見了,那樣都可以活過來已經是不可思儀了,居然有可以止住那個傷勢的辦法,除非是奇跡,

「——哎呀,我還活著啊?」站起來,確認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沒有疼痛的感覺,那不見了的半個腹部雖然可以說是完整的,但是,這個黑黑的看起來柔軟的咚咚是什麼來的?

「這,這,這個——這個是什麼來的?」指著自己腹部的這塊黑塊,確實沒有疼痛,力量也可以使得上來,這麼眼熟的咚咚,好像是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看著似的,

「哦,這個?這個是補充雷諾那傢伙身體的使魔來啊。志貴,你切過它的線後殺死它了?但是它還是生的,所以正好可以用來代替志貴的身體羅。「

「——果然,我就說眼熟了,就是那些使魔啊。」——就是從那個黑衣變態男身體裡冒出來的咚咚啊。

「就是這樣了,真是太好了,志貴,雖然只是一部分,但是也很好的起作用呢。」打從心底裡高興的愛爾奎特笑著,完全不顧這邊的感受,但是無論任何這都是不可以的,開什麼玩笑了,

「你,你看——你幹了什麼好事了?——太過分了,隨便的就擺弄人家的身體,你的腦袋是不是有問題了?」

「什,什麼了?人家可是一片好心的想幫你的。那個樣子不管的話,你會死的哦,我又不會治療魔術。比起這個,就那個樣子死掉比較好嗎?志貴。」

「——不是這樣的,幫助我這點,我表示感謝,但是在這之前,我現在這樣的身體,還可以用嗎?——」

「啊,這點的話,請不用擔心,已經和飼主切離的使魔,就單純是肉快而已,現在看那樣子,還沒有安定下來,等過幾天——可以擬態志貴身體的遺傳情報的時候,就會恢復到原來的樣子了。就是說,到現在為止,那個部分還在為成為志貴身體的一部分而在努力著哦。但是,如果志貴有魔術回路之類的東西的話,那些就可能恢復不過來了。」看起來愛爾奎特不但是高興,還很羨慕的說著,

「太好了呢,志貴,拜這些傢伙所持,志貴破損的身體也可以回復過來呢。」

「笨——不用這麼高興吧,又不是什麼好東西——」

「——呃,難道志貴不高興?」

「一點都不高興!——雖然說是拜它所持,我可以活過來了,但是這種方法,無論如何,我都不可能高興吧。」

「——嗯——我知道了,下次我會想其他方法的,下次就不用狗,用老虎或獅子的屍體好吧。」(倒)自言自語的嘟噥著的愛爾奎特——這是在反省嗎?這邊聽起來卻是,不給點懲罰的話,決不會改正的台詞來。

「——嘛,沒關係了,雖然有點亂來,但是,剛剛那傢伙襲擊我的時候,愛爾奎特你確實又救了我一命了,這點,我真的要謝謝你。」

「是這樣嗎?不用謝,何況我又沒真正幹過什麼事。」

「——別介意了,既然我都多謝了,你就老實的接受我的謝意吧。沒有其他企圖的。」

「——嗯,確實是感不到有其他的壞念頭。」嗯,愛爾奎特好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事情似的。

「——好了,總之,現在首先要離開這個地方。起了這麼大的騷動,此地不宜久留。」

「就算是騷動也——」啊,是啊,這賓館裡的人都死清光了。

「——」站起來,腹部雖然一點都不痛——但是,總覺得是其他人的身體似的。

「總之,現在去我的房間,如何,志貴?」——意識還是搖搖晃晃的,愛爾奎特說的話,不是聽得很清楚,現在的我,就好像是掉到了山谷底一樣,全無主見。

http://floating-island.easybbs.tw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