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島£

我們不要積分、金錢、權限、等級!我們只是愛分享!

2017/08/13 發生悲劇了....
由於隨身硬碟的無預警損壞加上早期用的分享空間被關閉
因此很多珍貴的檔案還是流失了....
為此站長難過了很久
最傷心的還是花了近兩個禮拜蒐集下載整理的虛擬人生1....
若載點失效的文章會在特別標明
另外也衷心希望之前有下載到並持有完整檔案的朋友們
能夠再次上傳分享給大家

-------------------------

這裡!是一個分享的好所在!

網路上很多論壇
資源檔案豐富
但是關於檔案分享或是教學等等方面
往往設限重重
積分啦!金錢啦!回覆後才可瀏覽…等等的
我們只是想分享、想要簡單的保存檔案、學習或是研究
何必搞得這樣設限重重?

£漂浮島£是一個以站長我分享檔案為主要的論壇
當然也很歡迎跟我有一樣想法的人加入這論壇(需要開設新版或是其他協助歡迎跟我說)
我只是想把檔案分享傳播出去
就這樣而已
我不要什麼虛擬的金錢權限積分
也不要虛偽的回覆 謝謝大大、推、頂、讚
這論壇
就這麼簡單

當然
我們希望有更多人能分享你的知識或是資源!
讓這些資源能廣泛的流傳!
而不是永遠只在少數人手上!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翻譯】月姬 本傳 希耶爾路線:黑之獸I(上)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阿傑


系統管理員
黑之獸I(上)



「——唔」睜開眼睛, 透過窗門射進來的陽光——雨停了,已經聽不到雨聲了,天空還是昏暗的,也說不上是陽光明媚,

「——呃?」四周張望了一下——很明顯,不是自己的房間。

「早 早上好,遠野君,昨晚有睡得好嗎?」

「啊——」思考停止了,這裡是學姐的房間,我在學姐的床上睡了一晚,

「啊——嗯,早上好,學姐」總之就是很羞,立刻從床上跳了起來,

「呃,昨晚真的很對不起,得到了你很大的照顧,實在是——」

「嗯,這的確是一個恩惠呢,」學姐笑著——怎麼說呢,令人可怕的笑容啊,

「總——總之,非常多謝,那再見了,我要回去了,」

「啊咧,還沒到六點鐘呢,遠野君。」

「就算是這樣,昨晚我無緣無故的在外面過夜,不早點回去的話,又不知道會被秋葉說些什麼了。」

「啊,是妹妹嗎?那個,昨晚已經打過電話去了,我想應該就沒問題的啦。」學姐好像什麼事都沒有似的乾脆的回答著。

「嗯——?學姐你打電話到我家了?」

「是,跟他們說遠野君在我這裡過夜了,給你添麻煩了?」(遠野くんがうちに泊まるって連絡をいれておかないといけないかなって思ったんですけど、ご迷惑でした?)啊——有被人當頭喝棒的感覺,也就是說,有個女孩子突然打電話告訴我的家人說「遠野君在我這裡過夜」,就是這麼一回事啊——

「——這次,大禍了。」如果是秋葉接電話的話,她一定會以為我和個不正經的女人在一起的。

遠野家的家規相當嚴格,如果這樣的事被她知道的話,實在不敢想像後果啊。

「——遠野君——你這麼討厭在我這裡過夜嗎?」

「不,沒這回事,只是我的家裡家教很嚴,絕對沒有討厭學姐的意思——」語無倫次的解釋著。

「——好了,就算你不說,我都明白的。」學姐露出了悲傷的眼神——昨晚受了學姐的不少照顧,看到他這樣的表情,實在是過意不去。

「——不是的,我是真心很感謝學姐的,就算現在都還很高興,多得學姐昨晚的開導,我現在都看開了。」

「——是,是這樣呢,遠野君也恢復了平常的樣子呢,雖然不知道昨天發生了什麼事,但是能恢復過來,實在是太好了」突然,學姐展現出滿臉笑容,

「——呃?」

「開玩笑的,我根本就不知道遠野君家的電話號碼,我拜託了有彥君打電話去,說遠野君昨晚在彥君那裡過夜了,這樣的話,還有問題嗎?」

「啊,這就沒問題了,但是,學姐,你也太壞了吧,剛剛真的連心臟都幾乎停下來了。」

「是……總之我就是大壞人一個,連捉弄一下喜歡的人都不行羅。」

「——呃?」——喜歡的人,這個,那個——

「但是,還是早點回家比較好呢。啊——那個,請等一下。」學姐突然轉過身去,嘰哩呱啦的在找什麼,

「是,遠野君,薄禮一份,請不要嫌棄。」說著,學姐遞給我一個古老的戒指,

「——禮物?為什麼學姐會給我這個?」

「護身符啊,又不會爆炸的,請好好的拿著。」

「啊,恩——既然是送的我就不客氣了——遵命,我會好好珍藏的。」接過戒指,放進口袋裡。

「那我也差不多要走了,昨晚真是多謝你啊。我會努力去補償我所犯的過錯的,正如學姐所說的。」

「是,那學校見。」——學姐燦爛的笑容,送我出門口,但是,我也許再也看不到這個笑容了。在被我殺死的女孩的房間裡,現在大概已經佈滿了警察了吧——但是,我不能因此而逃避——作為對學姐笑容的回禮,我只能乖乖的回家去,結果,家裡還是很平常,

「啊,歡迎回來,志貴。」剛踏進前廳,琥珀就跑過來打招呼了,

「啊,我回來了,那個,琥珀?」

「啊,早餐是吧?已經準備好了,請到起居室稍微的等下就好了。秋葉小姐才剛剛吃完。」琥珀趴趴噠噠的跑去起居室去了——很平靜呢,看來還沒有人發現昨天的女屍呢。

「——」總之先回自己的房間,換好制服。翡翠正在我的房間裡,

「——早上好,志貴少爺。歡迎回來。」

「嗯,早晨——翡翠,不好意思,還有替換的校服嗎?現在穿著的這套,昨晚讓雨給淋濕了。」

「——我知道了,已經準備好了。」翡翠行了個禮,靜靜的走出房間去了。然後,換好了翡翠拿過來的校服,去起居室了。起居室裡,秋葉不高興的表情坐著,

「——哎呀,早上好啊,哥哥。不知什麼時候才回來呢。」總覺得秋葉的話中有骨,

「——啊,早上好,那個,一大早就說著無關緊要的話啊?秋葉。」

「呃,我一直都不知道,哥哥原來經常都不回家過夜的。比起不高興,我更感到驚訝呢。」一開始就不認輸的眼光看著我的秋葉。

「——嗚。」在外過夜是事實來,我沒有反駁的餘地。

「嘛,誰叫你的身體不好呢,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有彥先生,是你從中學時代開始的好朋友吧?」

「啊,這樣啊,原來是他打電話回來的啊。」——突然變得不安起來,那個傢伙打電話過來究竟說了些什麼?

「下次,如果在學校有必要早退的話,就打個電話回來,叫司機開車去接你就可以了。雖然不知道哥哥在想著些什麼,但是,哥哥可是遠野家的長男來的,可以使喚的就請隨便去使喚就是了——因為,和普通人比起來,哥哥的體質更虛弱呢」

「——啊」原來是這樣啊,昨天,我有早退啊?

「又淋雨,又貧血,哥哥,身體好點沒有?要不要去主治醫生那看看?坐車上下學不是更好嗎?」

「——」原來這樣啊,秋葉以為我就這個原因,在有彥家過了一夜啊,

「不用擔心,秋葉,現在每個月都有去醫院複診的,但是要坐車上下學的話,身體會變遲鈍的。秋葉不用對我的健康太神經質。我是很高興秋葉關心我的健康狀況的。」

「——沒有,這回事。我,又不是在關心哥哥。」恩,秋葉移開了視線。

「志貴,早餐準備好了。」從食堂傳來了琥珀的聲音。

「那,我去吃飯羅。」

「真是的,哥哥請不要說這種粗魯的話。」秋葉的眼神一下子又變得尖銳起來了。

「啊,剛剛的樣子又回來了。果然,秋葉是一下子都不能冷靜下來的類型呢。不用太擔心我的事,來,放鬆點。」

「——哥哥真囉嗦呢,都說過了,不是擔心哥哥的。」秋葉突然臉色一沉,扭過頭去了。微笑的看著妹妹這個樣子,去食堂了。

「請走好……」翡翠說著平常的台詞,靜靜的看著我。

「那個——志貴少爺,昨晚去幹什麼事來了?」

「——沒有,並沒幹什麼特別的事。只是在冒雨衝回來的時候,突然貧血罷了,所以不用擔心。」

「——我並不是責怪志貴少爺,只是直到今天早上才看到志貴少爺慌慌張張的回來。請務必小心走路。」翡翠深深的鞠躬,送我出門了。不好啊,原本還想平靜的混過去的,秋葉和琥珀都不追究了,翡翠卻這麼不通人情,嗚。

「——難道,翡翠是在掛念我嗎?」一直都知道這個女孩是無口女來的。總之,我大概是今天最後一天到學校上課了。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可以不留悔恨的高高興興的渡過這最後的一天。雖然我的心情很複雜,但是早上的路上的情景還是和平常的樣子。走到學校附近,學生也開始多起來,週末假期前的星期六,這大概是遠野志貴上學的最後一天了。就算這樣,希望可能的話,在熟悉的上學的路上,可以平靜的再走一回,走過這個十字路口,就可以看到校門了。紅燈的關係,站在人行道前,走過這個人行道,就是學校的圍牆了,上學的路上,路邊人行道和中間的車道都有欄杆隔著,周圍的學生都爭先恐後的向著校門走去,這個時間裡,從這走過的都是我的學校的學生來吧——應該是這樣沒錯了,但是在絡繹不絕的走過的車輛空隙裡,好像看到了白色的人影,

「——啊!!」坐在那裡的是——那個女孩。及肩長的金髮,白色的衣服,細長的眉毛,紅色的瞳孔,雖然只看過一次,但是絕對不會看錯,「——」但是,應該沒理由的啊,因為,那個女孩昨天才剛被我五馬分屍,信號轉綠燈了,周圍的學生都向著對面路湧過去,只有自己一個人呆呆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那個女孩坐在欄杆上,兩隻腳搖搖晃晃的渡著,看起來好像在等著誰來的樣子,也想像不出她在等誰,從她的表情看來,完全感覺不到有可怕的東西——究竟在等著誰呢?就像是等著約會遲到的男朋友,女孩坐立不安的等著——不好的預感。

「啊——」穿著白色衣服的女孩,看到了這一邊了。大概,這只是巧合吧——只是另外一個和她長得很相似的女孩罷了,那個女孩一定是在等著其他的什麼人吧。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我一定是在發惡夢吧——因為,這個女孩的手臂是完好無缺的,沒有任何傷痕。可是——女孩看到我後就笑了起來「你終於都來了!」看到了殺死自己的兇手,女孩打從心底裡的笑起來——女孩熱情的向我招手,從欄杆上跳下來,金髮隨風飄動,女孩向著我走過來了。

「——不要,過來」可怕的夢啊轉紅燈了,

「——不要過來啊。」女孩像風一樣,直線橫穿過馬路,然後,兩人相距不到幾米遠。

「——不是說了,不要過來嗎!!!!?」但是就算是大聲呼喊,現實也不會改變。就這樣,連自己都不清楚一邊大聲的叫喊著,一邊向著遠離白色的女孩的方向跑著——全力的跑著,完全不顧周圍的人驚訝的眼光,全力的在瀝青路上狂跑

「哈啊——哈啊——哈啊——哈」上氣不接下氣,心臟ばくばく的急跳。就算這樣也要跑啊,不走的話,我會發狂的。往後看到了穿著白色衣服的女孩正在走過來。不會錯了,在追著我,曾經被我殺死的女孩,正在追著我,我逃跑的理由,就這個就很充分了,

「哈啊——哈啊——哈啊——哈」完全顧不上快要爆炸的心臟,繼續跑著。回頭看,那個女孩還在。碎步快走的追著逃跑的我,

「哈啊——哈啊——哈啊——哈」下巴在顛抖著,兩手都酸酸痛痛了,腿不聽使喚了,但是,就算這樣也要全力跑,逃到這個傢伙找不到的地方去。

「哈啊——哈啊——哈啊——哈」猛吸著大氣。已經跑了不知多少公里了?但是回頭看,總是看到那個傢伙,就像在隨便,悠閒的散步似的,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_^」一邊奇怪的笑著,一邊追過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_^」還不停的在笑著,但是我再也走不動了,再走的話,會死的,身體這樣告訴自己。逃跑的理由很簡單,那個追過來的傢伙,肯定是在追殺我,不會錯的。雖然自己也覺得自己毫無根據的會有這個妄想,很可笑,但是,我的確實的感到發自內心的感受。完全沒有理由——只是這是真實的,遠野志貴如果被那個女孩追到的話,就會被殺。不像話的倒在地面上,腳已經完全不聽使喚,身體不能再動了,只能悲傷的倒在地面上,

「嗚——啊」趴在地面,好不容易走到附近的牆邊,

「——」想用手撐著牆壁站起來,但是不行。一站起來,兩膝蓋就失去力氣,啪通的一聲,屁股坐在地面上,身體完全動不了,

「はあ——はあ——はあ——」吸了一口氣——很辛苦啊,嚴重缺氧,托這個福,現在連頭都抬不起來了。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的,那個本已被我殺死的女孩,究竟為什麼,還有是怎麼活過來的?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最後大概我都是會被那個傢伙殺掉吧?這個是當然的咯,那個傢伙不是一直在學校門口等著,又像那樣的開心的笑著嗎?

「——確實,是為了報仇而來的。」

——原來是為了殺我而來,原來是為了殺我而來,原來是為了殺我而來,原來是為了殺我而來的,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中略)?

「啊咧,捉迷藏遊戲這麼快就結束了?」在小胡同裡邁著輕快腳步的女孩,很失望的縮了縮肩頭。

「初次見面,昨晚受了你不少照顧了。」女孩嫣然一笑,大聲的說著,往胡同這邊走過來,發出了哆哆的腳步聲。

——逃走。這麼想著的時候,身體往後退,頭一下子撞到了後面的水泥牆上,那個叫痛啊。

「捉迷藏的遊戲,不玩了?但是這裡是死胡同啊。又足夠安靜,不用擔心其他的人來礙事。」女孩露出了開朗的笑容——看起來很高興。四周環視了一遍,胡同裡完全沒有其他的人在,我也真夠笨的了。居然逃到了這個死胡同裡——不是叫人家來殺自己嗎?

「時間過的真慢啊——從那以後的十八個小時後,終於找到你了。」咚的一聲,女孩又往胡同裡邁進了一步。

「お、你,你——」

「什麼了?」

「你,你確實是——」

「嗯,是你昨晚殺掉的女孩哦,很高興你能夠記起來。」

「笨——」這個非常時期,怎麼可以說出「笨蛋」這個詞來啊。

「開玩笑的吧,哪有死掉的人可以返生的!」

「就算是這樣,你也不用這麼大驚小怪的。只不過是復活過來罷了。」女孩利索的回答著,女孩已經走到了我面前的不遠處。

「——復活——過來——?」吃驚的看著女孩,重複著剛剛的台詞。復活過來——就是哪裡哪個神醫使了什麼手術什麼的,讓她恢復過來了?

「——開,開玩笑,手手腳腳都被那樣辟里啪啦的分開了,還能活過來的應該不是人類可以做得到的了。」

「——唔,我確實不是人類」

「——哈?」女孩的意思是說,這並不是簡單的三言兩語就可以解釋清楚的——我不是人類,確實是從面前的這個女孩的口裡說出來的。

「——不是,人類?——」

「這不是當然的嗎?難道你認為有人可以手手腳腳都那樣的辟里啪啦的分開了,還可能活過來的?」

「————」確實,沒人可以做的到這點吧。就算有,但那個就不能叫做人類了,而是十足的怪物了。

被殺掉也可以復活,就算呼吸停掉也沒關係,就算被華麗的分屍,馬上又像這樣活崩亂跳的確實不能用人類這個詞來稱呼。

「胡——說」但是現在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女孩究竟是怎麼回事。突然笑了起來,好像在喉嚨不干之前,都不會停止似的。

「——有什麼好笑的嗎?這個」把這個編成笑話的也不賴啊。但是,這不是解釋得通了嗎?如果這個女孩不是人類的話,被殺了還可以復活過來,道理上就沒問題了——靜下來思考,從之前的那些狀況看來,得出的結論就是,

「——既然你說你不是人類的話,那你是什麼來的?」

「我?我是被你們稱呼為吸血鬼的存在——就是你們人類傳說裡的吸人血的怪物啊。」——太好了,哪裡好了?原來只不過是吸血鬼啊。

「哦,只不過是吸血鬼啊。」恩,就是這樣啦,女孩滿足的笑著,倒是自己為什麼可以這麼輕率的回答。傳說吸血鬼白天是不能到外面亂跑的。但是,現在不是計較這些雞毛蒜皮的時候了。

「——那,那怪物小姐,你找我有何貴幹?」女孩嚇了一大跳,兩手抱著腰,驚奇的盯著我。

「難道,你忘了昨晚你幹過了些什麼事情了嗎?你對還沒見過面,還不認識的我,在見面的瞬間就辟里啪啦的五馬分屍哦。剛剛的那句『有何貴幹』說得倒輕鬆呢。」生氣了——到到現在才意識到這個感情, 這個女孩比想像的還要遲鈍呢(でも、今はこっちだってそんな氣分をしいる。なにしろ自分が殺した女に、よくも殺してくれたわねって恨み言を言われているんだから)

「聽著,殺人鬼。」

「——啊,聽好了。總之就當我倒大霉了,現在不要駁嘴,靜靜的聽我說。」——確實是碰到了哪裡的瘟神了,突然無故被我殺掉的女人,現在又反過來要聽任著她來殺自己。之前還深深的悔恨,自暴自棄的,後來想通了,決定要補償自己的罪過的時候,才突然冒出了這個,那個被自己殺的人不是人類,現在跑過來要報仇了。

「——哈哈,哈哈哈哈。」不禁又笑了起來——只是,這不止只是悲傷的程度了,因為被我殺掉的人復活過來了,那我不就是什麼都沒做過了嗎?雖然我確實有做過,「殺這個女孩」的行為,但是她不是都活崩亂跳的站在我面前嗎?——正確的來說,我是很高興的。啊,總之我又可以回到以前的生活去了,自己還以為,遠野志貴至今為止的學生生活已經一去不復返呢。嘛,雖然比個不明來歷的傢伙如此的窮追猛打,但是比起這個,不用背負著殺人罪過的生活,就已經幸運的多了,

「好,我會安分的,你說什麼我都會聽的,牢騷也好,怨恨也好,我都會認真聽的。」

「嗯,雖然想說的話有一籮筐這麼多,但是——你真是個怪人呢。」

「我已經很放開了,但是我可沒這個耐性聽你奇怪的話啊。」現在也不是說這些話的場合啊。

「唔——恩」女孩目不轉睛的看著我。但這並沒有任何的敵意——真是奇怪啊,有仇不報非君子,這可是這個世界共通法則啊。所以女孩要煎我皮拆我骨也是正常的。

「——別眼金金的看著人家,沒見過帥哥啊?你不是打算要找我報仇的嗎?」

「確實,殺人填命,天公地道。如果這是你希望的話,而我現在就殺掉你,但這並不是最好的辦法。」女孩直截了當的看著我。

「那,那要我反省嗎?」

「呃?」一瞬,眼前出現了一個黑點(目が點になった),同時,女孩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要我聽你殺掉我後的反省嗎?不過,如果你反省認錯的話,我就可以原諒你。我覺得你是人類中最不會說大話的人呢。」

「我——要反省嗎?」

「嗯,如果你對我說對不起的話,我就既往不咎。」——不相信,還是我聽錯了。殺自己的兇手道歉的話,就原諒他,我還沒聽說過有這種好事呢。

「真是的,人家可是很認真的說的,請給點回應好不好。好了,快點快點回答,你不道歉的話,你不清楚明白的道歉的話,我可是不會原諒你的哦。」女孩怒氣沖沖的說著,不過沒有一點的鎮聶力——道歉嗎?反正說了也沒損失的。

「——我確實是很後悔自己殺了人。」毫無理由,也不可原諒的,只是自己一時的衝動就殺人了。

「——我真的很後悔我殺了人這件事,總之,很對不起,所以——」啊,如果說是返生過來了就沒事了,這只是自欺欺人罷了。遠野志貴確實曾經犯下了殺人的罪孽。這已經不是什麼搶劫掠奪了,而是完全的暴行了,

「所以,就算你要報仇,你要我填命,都可以的。」——這樣低著頭,好像是向誰告白一樣,說著。

「——這樣啊,恩——你是個老好人呢?」女孩笑了,完全忘記了剛才自己還說是吸血鬼的什麼的表情。

「決定了,就要你來幫我吧。」

「呃——?」這個傢伙說了什麼幫忙什麼的話了。

「——誒,那你要我幫你幹什麼?」

「很簡單的事情啊,就是幫我收拾扎根在這街上作惡的吸血鬼罷了。」

「——?」慢著,我越發不懂了,

「要收拾吸血鬼,但是你不是剛剛才說過,你也是——」

「啊啊,那是不同的不同的。確實,我也是吸血鬼,但是和扎根在這街上作惡的吸血鬼是不同的。你不是住在這條街附近的嗎?那你應該也知道最近附近發生的殺人事件吧。」

「啊,已經有好幾個人被殺了——恩,慢著。」——我想起來了,被害者全是被吸乾血液的,

「難道,這——」

「還難道什麼的,新聞不都說了是吸血鬼搞的鬼嗎?真是的,既然都知道誰是犯人了,但是卻沒人站出來,退治吸血鬼。所以我就代替著幹起這活兒來了。」

「不是的——世界上根本就沒有吸血鬼這個存在的吧。」

「嗚」女孩露出了不高興的神情。是啊,現在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人就說自己是吸血鬼的正體不明的存在啊,

「雖然不是很明白,但是你是說你正在追殺在街上襲擊人類的吸血鬼吧——?」

「雖然是這樣,但是在這之前就毫無理由的被個不認識的殺人鬼襲擊,冷不防的馬上就被殺了。嗯,你也真厲害啊,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十七分割了。」

「嗚——」這樣啊。你剛剛提到的殺人鬼就是指我啊?

「是啊,如果現在我的身體完全恢復的話,我原本打算是毫不猶豫的殺掉你的。還沒人這樣欺負過我的,只是復原身體就消耗了我八成以上的力量了。」

「這個可是很痛的哦。因為太痛而昏過去了,但是又立刻又醒過來。就這樣,一整晚,痛昏過去,又痛醒過來的感受,你明白嗎?」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去知道。然後,我就一心想著找你出來,剪你皮拆你骨,我知道你是那間學校的學生,所以我就坐在那裡等你出現。」

「——既然你這麼恨我的嗎?那為何你又說原諒我?」

「——是這樣呢,簡單的說,就是過了一段時間後,我冷靜的想想,現在消耗了這麼多力量的我,與其殺了你,不知叫你保護我,當我的人肉擋箭牌不是更有效率嗎?」

「——慢著,你在說什麼傻話了?」

「呃,我有說這樣的話嗎?」

「人肉擋箭牌,是什麼來的?靠,開玩笑。」

「這是當然的吧。我可以原諒你,這可是本小姐我心胸廣闊。你犯下的可是『殺人』罪哦,果然剛才你說得什麼後悔啊什麼的,全是昧著良心說的。」

「——不是的,就算你這麼說。我也」

「怎麼了,我不怕老實跟你說,我實在很想一爪就殺掉你,雖然很想這麼做,但是復活消耗了我太多的力量了,如果你單單是一刀殺掉我就算了,但是你還要十七分割,現在身體上的傷口還隱隱作痛呢。結果,我雖然是活過來了,但是亦都使用了大量的力量呢。」AK47似的,女孩連珠帶炮的怒喊著,(というか、今まで忘れていたげれど、話にした事でその時の怒りを思い出してしまったらしい。)

「總之,現在的我是很虛弱的,要完全恢復的話,我認為大概要兩晚的時間,在這之前,如果我被敵人襲擊的話是很危險的。所以,在這之前,你要好好的保護我,知道嗎?」

「什麼了,為什麼你只顧著自己來說話的?」

「怎麼了,還不是因為你才搞成這樣的,你要保護我,這不是理應的嗎?啊,果然你完全沒有反省過自己的所作所為呢。」女孩筆直的目光望著我。

「——嗚」這確實是很卑鄙,先不說反省什麼的,只是被這樣的目光看著,就覺得自己很懦弱——自己被一個稱自己為吸血鬼的傢伙用這麼純真的眼神看著,有股犯罪感。

「我——這個」很難回答,不自覺的把視線移開了。

「——啊,那是?」在周圍的高樓頂上,出現了一些奇怪的東西。

「等等,那是什麼來的?」發覺不對勁,立刻站起來,在小胡同中間走了一圈,漸漸的看清楚了棲息在周圍高樓頂的東西了,是那青色的鳥,正確的來說,說是烏鴉更合適點,青色的烏鴉,這不是前晚看到的不吉利的烏鴉嗎?

「——不好了。」女孩嘟噥了一聲,原來那些烏鴉一直都在看著我們。

「真是的,你還要看到什麼時候了?」女孩盯著胡同的入口。

「你什麼都看不到嗎?」順著女孩視線的方向,往胡同的入口看過去

「——啊」有一隻大的令人吃驚的動物正在站在那裡,細看,原來是一隻大狼狗站在胡同入口的小路上,奇怪的四肢看起來很強韌,頭顱好像是鋼鐵做到一樣。體形有整個人這麼大,看起來完全就是「狩獵」用的狼狗——還有,人類如果想用大聲喊叫來嚇跑它,完全沒用,因為就算是人類,看到這種「狩獵」性質的動物,也會感到緊張,雖然同是生物的一種,但是擁有著令人絕望的運動能力,

「——黑色的——狗——」身體已經在不停的顛抖著——看著這黑狗,如果說它是野狗又太大了,有和著牧羊犬和杜伯曼犬差不多體形的黑狗,只是站在那裡,威壓著我們。

「——」女孩什麼話都不說,毫無感情的看著那邊的黑狗。突然,黑狗跳了起來——不是,而是跑過來了,速度是那樣的快,以至我以為它跳了起來,

「——呃?」什麼都做不了,黑狗朝著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我的喉嚨撲過來了,在黑色的影子映入眼簾後,連要避開的念頭都還沒考慮到,どん,身體重重的承受了一下衝擊。

「嗚——」好像被人用橫鉤拳重重的擊中一樣,整個人往後飛,黑狗撲空了,但還可以穩穩的著地。在我的頭被黑狗咬碎之前,女孩冷不防的把我整個身體推飛,那個,好像是投籃一樣的,女孩單手就可以輕鬆的把我整個人仍到遠處的牆角上,

「嗚——」ダン的一聲,華麗的屁股著地,

「可——惡,你剛剛幹什麼來了?」

「你給我收口。」女孩大聲呼喊著。撲了空的黑狗,又跳了起來,像壁虎一樣緊緊的貼在牆壁上,要跳過來了,黑狗向著我,從牆壁上彈射下來,黑狗的軌跡就像是黑色的閃電一樣,

「——」太快了,根本反應不過來。黑狗沾滿唾液的血盤大口佈滿著鋒利的牙齒,向著我的喉嚨,咬過來,

「嗚——」情不自禁閉上眼睛,黑狗的牙齒將要侵入了我的喉嚨的那一瞬間,隨著きゃん的悲鳴聲響起,黑狗從我的喉嚨遠離去了,

「——呃?」奇怪了?黑狗發出悲慘的叫聲,被拋向胡同的中間去了,什麼也幹不了,只有飛舞著身體,從幾公尺高空,發著厲害的要命而可愛的叫聲,掉到地面上——不,正確的來說,是重重的摔到水泥地上了。

「——發,發生了什麼事啊?」

「真是的,還要作無謂的掙扎嗎?」女孩靜靜的走近黑狗,黑狗垂頭喪氣的站起來,好像是被壓扁了的花朵一樣。

「想不到會是雜種的使魔呢。看來只是來偵察的。」黑狗熔化成黑色的液體,好像是被水泥地吸收了一樣的消失了,

「——融掉了?——恩,融掉的話,難道這次是混沌那傢伙嗎?」女孩長長的呼了口氣,走到我的身邊,

「恩——看來沒受傷呢,那就沒問題了羅。」——女孩好像在抱怨著什麼似的,發起牢騷來,我——到現在為止,對剛才差點就咬破我的喉嚨的黑狗,還心有餘協呢,心臟撲撲的跳個不停,

「喂,剛剛的是什麼啊?」

「敵對吸血鬼的使魔哦。你自己不會看的嗎?」

「看是看到了——你剛才不是說了是敵對的吸血鬼嗎?」

「嗯,只不過是雜兵臉就這麼吃力了,看來想不用人肉擋箭牌都不行呢。」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的,女孩開心的笑著對我說。

「笨——笨蛋才會說這樣的話,你這個大笨蛋。你剛剛不是看到拉,我什麼都幹不了。而且,我看就你一個人也可以完全應付的了——」

「話就不能這麼說了,剛剛為了救你,連最後的力量都用了,現在真的是個弱質女流來的。」

「那——」什麼跟什麼嘛,這個。要我像你剛剛保護我那樣照顧你嗎?

「不可能,沒可能的,我並沒有可以趕走那些怪物的力量。很可惜了,並不能如你所願了。」

「——講大話——你可是把我殺掉了的啊。居然還撐大眼睛說大話。」

「殺你的那個時候,我——」當時自己都迷迷糊糊的,叫我怎麼解釋那時的情況呢。

「——不行,總之就是太亂來了,我只是個普通的小小人類罷了,並沒有能力可以幫助怪物姐姐你。」

「——哼,那就在我睡覺的時候,為我警戒就好了,這沒問題了吧?這個應該沒什麼難度吧?」

「這個也——」說完,女孩筆直的看著我,被女孩這樣的眼神看著,一下子就敗陣下來了。我決定協助她。

「我——」實在說不出拒絕的話來,因為我曾經殺了這個傢伙,就是因為這個,這個傢伙現在很虛弱,所以她才來向我求助——確實,自己要好好的負上責任,雖然只是和這個傢伙剛剛見面,但是我認為這個女孩本質不壞。

「躡,怎樣了?果然人類的你不能幫助吸血鬼的我?」

「——啊啊,原本這是當然的回答,但是——」

「——」嗚,不是說過,不要用這樣的眼神來看我嗎?——被你這麼看著,好像就我是壞人似的,實在是受不了。

「不過,都已經坐在同一條船了,既然我都知道了,什麼都不做的話,我會比雷劈的。」——啊,我不再迷惘了,

「——所以,我答應幫你,既然是對付街上的殺人魔這等好事的話,我都想參一腳啊,而且,自己還是住在這條街上的街坊來的,不幫你一把的話,說不過去吧。」

「呃?——這麼說,即是你——」

「人肉擋箭牌的話,就不行拉,但是警戒這種程度的話,打雜什麼的我還可以做得來的。」這麼說著的時候,才發覺原來自己是老好人一個。啊——不,豁出去了。

「——」這個傢伙,打從心底的吃了一驚的表情,什麼了,我這麼沒用的嗎?

「嗚哇,真的好嗎?我可真的是吸血鬼啊。」

「喂喂,自己剛剛不是凶狠的威脅人家的嗎?到現在有在說什麼話了?」

「啊——恩,雖然你沒說錯。但是——」

「——嘛,不是很好嗎?你肯幫忙的話,不說感謝不行呢。」女孩露出了特別高興的表情,向一屁股坐在牆邊的我走過來,

「這樣,協約就成立了。」女孩蹲下來,向我伸出了手,

「啊,我還沒介紹我自己呢,我是愛爾奎特-Brunestud——很長的名字吧,叫我愛爾奎特就可以了,和普通的吸血鬼不同,我是真祖來的。你是?」聽了她那一陣連珠帶炮的一龍嘴的介紹了自己之後,無奈的歎了口氣,我真是服了你。

「遠野志貴,遍地都是的普通高中生——那,正如之前所說的,我什麼都不會幹的啊。」握住叫做愛爾奎特的女孩的手,站了起來。女孩張大了眼睛,打量了我一番後,反過來的握著我的手,

「那,多多指教,志貴。請好好的負上殺我的責任呢。」愛爾奎特笑嘻嘻的伸出左手,

「哈啊——」世界上什麼各樣的責任都有,但是要幫助曾經被自己殺掉的人,要負上這個責任,我大概是最初的,也是最後的一個人了吧。

「——見鬼,今日真倒霉啊。」——但是,已經不能回頭了吧。不高興的伸出左手,握著說自己是吸血鬼白色衣服的女孩的手。

「——恩?」從胡同裡出來剛步入大街的時候,愛爾奎特露出了可疑的眼神,

「囁,志貴,那個——難道你是基督教徒?」搞不懂,愛爾奎特這麼問的動機。

「基督教徒——?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了?這不是你們女孩子才喜好的咚咚嗎?」

「這樣啊,那是我搞錯了。」愛爾奎特,自顧的嘟噥著,往大街方向轉過身去。

「那走了,首先是要找一個安全的地方。」愛爾奎特開始走了。

「——哈阿?」事到如今,我也不好說什麼了,歎了口氣,跟上去了。

「恩——不錯的房間呢,這樣的話,可以好好的睡上整個晚上了——啊,不是,是這個白天才對。」高興的望著房間的愛爾奎特,

「——」總之,我沒有可以搭著的話題。

「我的房間也許已經被發現了,今晚就在這藏一個晚上吧。哦,不用擔心錢的問題,我有帶錢的,所以我請客(-_-)」愉快的說著,愛爾奎特把窗簾拉緊,然後把燈全都關掉了,房間頓時暗了下來,哈阿,我又歎了口氣。

「——愛爾奎特,你究竟在想幹什麼啊?」

「嗯,什麼啊,當然就不是在你想著的好色事情了。」

「當,當然不是這回事了——」為什麼非得要來這種昂貴的高級賓館來?還要把最高層的房間都包起來。

「——」也不能這麼說,現在自己不是要為這個自稱是吸血鬼的人警戒的嗎?就沒必要去問其他無關的事情了。

「沒有,隨便你吧。」

「很奇怪啊,志貴你,一時發怒,一時又不出聲,實在預測不到呢。」好像很快樂似的笑瞇瞇,愛爾奎特就這樣躺在床上了。

「我會睡到日落為止,志貴你也好好的休息吧。吸血鬼在日間是不活動的,真正要警戒的是從晚上才開始呢。」

「——你啊,現在所說的話,把自己的存在完全否定呢,你不注意到麼?」

「雖然我可以在日間活動——但是,也快到極限了,那志貴,晚安。日落的時候,我就會醒來了。」

「喂,喂喂」

「————」愛爾奎特好像是電池沒了電的機械一樣,突然就睡著了。

「啊——」居然還這麼的毫無防備的樣子,

「——也就是說,我現在走也可以羅。」本來我就不應該被拖進這麼無理的冒險中的,現在的話,就可以輕鬆的逃走了把——現在的我確實有著這樣的衝動,

「就算——我真的是曾經殺過你一次——」但是,為什麼這個女人還可以一下子就完全睡著呢?

「————」看著躺在床上的愛爾奎特的臉。看到愛爾奎特豐滿的胸脯上下的跳動,發出均勻的呼吸,相反的,身體一動不動的。愛爾奎特周圍的空氣,看起來好像都停下來了,周圍都靜悄悄的——看來是,熟睡了。還沒瞭解清楚我的為人,就完全的信任我,這麼無防備的睡著,

「——這個傢伙,是笨蛋來的。」——老實說,我反而有點擔心她呢。但是,現在是分期點了,現在就是返回我——遠野志貴的正常生活的最後機會了。我還是走吧——雖然我還是很內疚殺死愛爾奎特的事,但是我還不想死。只是,要強制自己做些自己能力以外的事請就總覺得哪裡不對路的——但是,現在愛爾奎特睡著了,完全的信任在旁邊的有可能反過來再殺害自己一次的遠野志貴,毫無防備的睡著了,

「——嗚——」但是,我還是不行啊,靜靜的走出房間了,把完全信任我而熟睡的愛爾奎特丟下,離開了賓館的房間,走廊裡很安靜,愛爾奎特把這裡最高層的十一樓全包起來,這層樓只有我和愛爾奎特兩人而已,

「——」還是有點躊躇,但是我還是拒絕了,走到電梯前,按下了按鈕,走出賓館後,搭電車回到了我住的街上——時間已經過了中午,學校也放學了,就這樣回家去也沒問題,

「——」但是,怎麼都鼓不起徑回家去,稍微的冷靜下頭腦,最好走去公園坐坐吧。稍微的呼吸了一口氣,坐在長凳上,發呆的望著天空,天空烏雲密佈,和現在自己的心情頗相配的——那個傢伙,還相信我就在旁邊守護她,而在呼呼大睡吧,我曾經把那個女孩殺了,但是她原諒了我——但是我卻在幹著什麼啊?昨晚,在殺死愛爾奎特之後,不是發過誓,無論如何,自己都得補償的嗎?那個誓言只不過是在自己有生命危險的時間就第一個逃跑的程度的嗎?

「——嗚」但是,果然還是愛惜生命的。為了生存下去,自己就什麼都不顧的內疚——這並不是可以一時三刻就可以忘記的——你自己的事得由你自己決定。所以,我是絕對忘不掉這種內疚的。

「——」想起了,遙遠過去的重要的話,那個人——老師,無論如何都丟下我一個人,自己走了。

「——」嘛,算了算了,時間尚早,現在回去賓館的話,時間還很充裕的。

「嗚——」不能再迷惘了,我還是回去賓館吧——不能迷惘,老師這樣說的——雖然不要求做到聖人一樣,只要去做你認為正確的事情就好。我是這麼認為的,絕對不能辜負那傢伙對我的信任,愛爾奎特即使自己不是人類,但還是信任遠野志貴,雖然我對她犯下了絕不能寬恕的罪過,但是她還是笑著原諒我了,但是——現在的我卻這麼貪生怕死,連自己都覺得羞愧,

「——好。」從長凳上彈跳起來,逕直的走出公園了,在日落西山的時候,回到了賓館的房間,

http://floating-island.easybbs.tw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