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島£

我們不要積分、金錢、權限、等級!我們只是愛分享!

2017/08/13 發生悲劇了....
由於隨身硬碟的無預警損壞加上早期用的分享空間被關閉
因此很多珍貴的檔案還是流失了....
為此站長難過了很久
最傷心的還是花了近兩個禮拜蒐集下載整理的虛擬人生1....
若載點失效的文章會在特別標明
另外也衷心希望之前有下載到並持有完整檔案的朋友們
能夠再次上傳分享給大家

-------------------------

這裡!是一個分享的好所在!

網路上很多論壇
資源檔案豐富
但是關於檔案分享或是教學等等方面
往往設限重重
積分啦!金錢啦!回覆後才可瀏覽…等等的
我們只是想分享、想要簡單的保存檔案、學習或是研究
何必搞得這樣設限重重?

£漂浮島£是一個以站長我分享檔案為主要的論壇
當然也很歡迎跟我有一樣想法的人加入這論壇(需要開設新版或是其他協助歡迎跟我說)
我只是想把檔案分享傳播出去
就這樣而已
我不要什麼虛擬的金錢權限積分
也不要虛偽的回覆 謝謝大大、推、頂、讚
這論壇
就這麼簡單

當然
我們希望有更多人能分享你的知識或是資源!
讓這些資源能廣泛的流傳!
而不是永遠只在少數人手上!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翻譯】月姬 本傳 希耶爾路線:序章 塗鴉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阿傑


系統管理員
序章

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窗簾搖搖晃晃的,外面是多麼好的天氣啊,和煦的涼風,宣告著夏天就快要結束了。

「初次見面,遠野志貴。能醒過來實在是可喜可賀。」沒見過的大叔,說著伸出手來要握手。和藹的笑容,和那四四方方的眼鏡很配(就是某某領導經常戴的那種-_-)。乾淨潔白的制服也恰到好處。「志貴君,明白我所說的話嗎?」

「不,我怎麼會在醫院裡的?」

「記不起來呢,你在街上散步的時候,捲入了交通事故里。胸口被玻璃碎片刺到了,並不是什麼嚴重的傷。」穿著白色制服的叔叔笑瞇瞇,好像和醫生無關的說著。

————好過分啊。氣氛一下子變僵了。

「……我要睡了,睡覺就好了吧。」

「嗯,請務必這樣做。現在不必勉強,最好是努力恢復體力。」醫生依然是微笑著。很明顯,以後不會再見面了吧。

「醫生,有一個問題想問,可以嗎?」

「怎麼了,志貴君?」

「為什麼這裡有這麼多象塗鴉一樣的裂縫啊?連這個房間也有裂紋的話,遲早也會倒塌的。」一瞬間醫生的笑容消失了,反正是永遠都不會回來啦,逕直走了。

「果然,腦也有問題啊。要聯絡下一腦科專家。而且,眼球也可能有問題,下午還要檢查一下眼球。」醫生好像聽不到我說的,悄悄地對護士姐姐說著。

「……真奇怪啊,大家的身體都有裂縫啊。」黑色的線沿著牆壁延伸著。雖不明白這意味著什麼,但是不知為什麼看著心裡就不舒服。

「……這是什麼啊?」床也有這種裂縫,試著拿手指去摸摸,手指頭陷進去了。

「……啊」好像用尖的東西的話,可以插得更深吧。拿起放在櫃上的水果刀,試著在線上劃劃,不用什麼力,整把刀身都沉進去了。很有趣啊,就用水果刀沿著線去切割。鐺,沉重的聲音,床破裂開了。

「きゃああああ」鄰床的女子慘叫起來。護士姐姐們走過來把水果刀搶回去。

「為什麼把床弄壞啊,志貴?」醫生既沒有問弄壞床的理由,也沒問我是如何弄壞的。

「切那個線的話就壞掉哦。艾,為什麼這間醫院會有這麼多裂紋的?」

「鬧夠了,志貴,這裡並沒有什麼線。而且,為什麼把床弄懷掉,別以為我不會生氣啊。」

「就是啊,劃那些線啊……」

「我知道了,再這樣說下去,說到明天都說不完。」醫生就這樣溜了。最後,不知怎麼的誰也不相信我說的話。

用刀去切那線,為什麼會那麼容易就壞掉呢?又不用什麼力,就像用剪刀剪紙一樣,簡簡單單就可以破壞掉了。床也是,椅也是,桌子也是,牆壁也是,(這麼快就拿牆壁來做試驗,果然是破壞狂)……,雖然沒有試過,但是大概人也是一樣的。而且看來其他人是看不到這些線的(口胡,兩儀式是什麼),為什麼只有自己可以看到這些黑線的呢,這些是什麼啊等等,孩子時候的自己根本就不清楚。這不簡直就是縫縫補補的補丁嗎?就像是手術後傷口縫針一樣,我想應該是很脆弱的。因為啊,只用孩子的力度就可以把牆壁破壞掉啊——啊,至今還不知道,世界就是這麼縫縫補補的,這麼容易就可以破壞掉的。大家都看不見,所以也就沒什麼了,但是我卻可以看到,很可怕啊,很可怕啊,連動也動不了。好像只有我是怪怪的,看來是這樣了。

從那之後過了兩個星期,誰也不信我的話。誰也不來見我,只有我一個人生活在這個充滿了線的世界中。

所以不想留在病房裡,走到哪裡都看到線,所以想從這裡逃出去,去誰都不在的地方。但是胸口的傷口還很痛,就算是慢慢走都不行了,發覺時,自己已經在街外的草原裡,也沒能力走的更遠了。

「……嗚」胸口很痛,傷心地蹲在地面上。誰都不在,就在夏天終結的時候,就會消失在這個草原裡吧?但是,在這之前

「小朋友,你蹲在這裡不是很危險哇?」從後面傳來了女人的聲音。

「呃……?」

「不是說『呃』的時候了?你啊,本來就這麼矮了,在這麼高的草叢裡蹲著的話,人家看不見你呢。請小心點,就這麼蹲著,一個不小心就會飛哦。」好像很不高興,女人這樣對著我說……為什麼這樣就生氣了。我的身高在班裡是第四高的,所以我認為我已經不矮了。

「誰會被踢飛啊?」

「真笨啊,這不是很明顯嗎?這裡只有我和你,除了我以外還會有誰啊?」女人叉起雙手,自信滿滿的說。「ま,在這相遇也是一種緣分,就稍微的和你說說話吧。我是蒼崎青子,你是……?」就像是已經很熟絡的朋友一樣,她伸過來了一隻手。沒有拒絕的理由,我報了遠野志貴這個名字,握住女人冰冷的手。女人很快樂、很健談。這個人並不因「我是個孩子」就看不起我這個朋友,完完全全的在聽我說話,各種各樣的話題,我的家族的事,擁有悠長歷史的家系,嘈嘈雜雜的,家父是個嚴厲的人等等,有個叫秋葉的妹妹,總是老老實實地跟在我後面。

因為家裡很大,總是和秋葉和朋友們去森林裡的庭院裡玩的事——好像很興奮的,說了好多話。

「啊,已經是這個時間了,對不起啊,小志貴,我有點事要去辦,談話就到這裡結束吧。」女人說著站起來離去了——又要剩下我一個人,很寂寞啊。

「當然明天再見啊,在這等,你也乖乖的回病房去,聽醫生的話。」

「哦——」女人就這樣走了。

「——明天,也——」明天也能像今天這樣談話啊,很高興啊,自從事故清醒後,第一次,人的感情回來了。就這樣,每天下午都去草原。叫做青子的女人,好像很討厭自己的名字。思前想後,總覺得是個偉大的人,就稱她「老師」了。

——————

多虧了老師,自從事故後變得憂鬱的我,稍微的變得開朗了。就算周圍充滿了線,但是可以和老師談話的話,也沒覺得是那麼可怕了。所以啊,老師可能真是哪裡的學校裡的老師啊。不過我認為無論怎樣也好,只要和老師在一起的話就會很快樂的。只是單純的認為是這樣。

「囁,老師,我可以做這樣的事情哦。」想嚇老師一跳,拿著從醫院裡帶來的水果刀,往長在草原裡的一顆大樹根上的線切下去,樹然後就乾脆的斷掉。

「很厲害吧,如果能看到線的話,這麼簡單就可以把樹也給割斷了。這是其他人做不到的哦……」

「志貴!」ぽん的一聲,臉埃了一巴掌。

「老……師?」

「——你剛剛做了一件很輕率的事情。」老師嚴肅的看著我——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想大概我現在做的事情是不好的,盯著老師嚴肅的臉,剛剛被打過的臉又痛又熱。不知怎地變得很悲傷

「——對,對不起。」等到發現時,就已經哭了起來。

「——志貴。」 這是怎樣的感覺呢?

「——不必道歉的,雖然志貴剛剛干了讓人不快的事,但是這絕對不是討厭志貴的。」老師蹲下來,抱住我——

「但是啊,志貴,如果現在沒人罵你的話,你以後一定會做一些不能回頭的事。所以志貴不用向我道歉,相反的,就算志貴討厭我也好。」

「唔,並不是討厭老師啊。」

「這樣啊,真是太好了——我可以和你相見好像也是一種緣分啊。」之後老師就打聽起我可以看見那些線的事情,當說到我可以看見那些黑色的線的時候,老師就更緊的抱住我。

「——志貴,你所看到的線本來是不應該看到的東西。『物體』是遲早也要壞掉的。一旦壞了,就會完全的壞掉消失。你的眼睛可以看到『物體』的末路,換句話來說就是你可以看到物體的未來。」

「——可以看到,未來——?」

「嗯,你可以看到物體遙遠的死期。這些你最好不要知道。要是你沿著這去鑽牛角尖的話,你就一定會想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有這種能力的呢?」

「老師,過中的理由,我是不怎麼瞭解拉。」

「嗯,不要去理解。因為一旦你想去瞭解它的時候,你就一定會想去切那些線的——你的眼睛把『生命』看的太輕了。」

「嗯,既然老師說不,我就不幹了。但是,為什麼我的胸口會這麼痛的?對不起呢,老師,剛剛的事。」

「但是老師,看著這些線,總是讓人覺得不安啊。你看啊,被這些線吸引著,總是想去切切看啊。而且周圍都是支離破碎的,看著不是很奇怪嗎?」

「啊,哈哈,說得也是,好,這個問題讓老師來想辦法解決——啊哈,這不就是我來這裡的理由嗎?」(已經在盤算著如何去姐姐那裡去搶劫)老師突然就在那裡哈哈笑起來。

「志貴,明天送我珍藏著的禮物給你,讓你回到以前的生活中去。」

第二日,也就是和老師初次見面後的第七日,在我們碰見的這個草原裡,老師提著個很大的行李箱。

「是,戴上這個志貴就會看不到那些線哦」從老師手上接過來的是副眼鏡。

「我的眼睛很好啊。」

「別管了,戴上再說。其他地方買不到的哦」被老師強迫著戴上眼鏡。たんと——

「哇啊,厲害,很厲害啊,老師,看不到那些線了。」

「當然了,特意從姐姐那裡搶來的魔眼殺,再集合了蒼崎青子渾身力量而製作出來的極品啊。不小心保管好弄壞的話就沒有第二個了,志貴。」

「老師你很厲害哦。托這個眼鏡的福,那些討厭的線都消失了,就像魔法一樣。」

「這是當然的,因為啊,我就是魔法使啊」得意的笑著,老師把行李箱放在地上。

「但是啊,志貴,這個線並沒有消失。只是看不到而已,摘下眼鏡的話,又可以看到線了。」

「是,是這樣嗎?」

「嗯,這個幾乎是不能治好的。志貴,你只能帶著這種能力,堅強的活下去。」

「——不要,這麼恐怖的眼睛,不要啊。要是再去切那個線的話,就不能遵守和老師的約定了。」

「啊,就是不會再次去切那個線的那個約定啊?笨蛋,最好不要去遵守那個約定哇。」

「是這樣的嗎?因為啊,你說得好像是很嚴重似的。」

「誒,沒這回事哦,因為這是你特有的能力哦,志貴。使不使用這個能力的決定權在你身上。其他人是沒權干涉的。這個是只有你才擁有的能力,特異的能力。還有,你可以擁有這個能力,總覺得有著它的什麼意味的。我並不知道神賜予你這個能力究竟意味著什麼。在你的未來一定會有需要用你的眼的能力的時候,這個被稱為直死魔眼的能力的時候。所以你不要完全的否定這個能力。」老師蹲下來,和我的視線持平。

「但是啊,因此不要忘了這裡。志貴,你擁著率真的心。現在你的周圍,你的眼鏡所看到的這個地方。」

「也不一定要成為聖人,選擇你認為正確的道路走下去就好。雖然未來的事不好說,但是說句對不起的話,十年後,一定會變成個了不起的男人的。」這樣說著,老師站起來,手伸向那個大皮箱。

「但是不是很重要的事情的話,不能摘下那個眼鏡哦。被稱為特異功能的能力啊,當到了志貴本人判斷不能退縮的時候,就摘下眼鏡吧。但是在使用這能力之前,志貴一定要考慮清楚。對你自身來說,這個能力決不是不好的。只是結局是好是壞,這完全是由你來判斷了。」提起皮箱。——老師沒再說什麼了。我知道我要和老師分別了。

「不行啊,老師。我還是不明白。直至和老師碰面之前,都是感到很可怕的。只是因為和老師見面了,我才能變回我啊——不走不行嗎?老師不在的話,就不能確定除不除掉這個眼鏡了?」

「志貴,自欺欺人的話,不能說哦,人家聽起來也不舒服。」老師皺著眉頭,ぴん的一聲,用手敲了敲我的額頭。

「——其實你也知道的,你已經沒問題了。不就是這麼小的事情嘛,好不容易恢復過來的自我不要再迷失啊。」老師乾脆的轉過身。

「那再見了,小志貴——和普通的人類不同,你擁有著這個能力,所以你更加要加油哦。」老師走了。真是很傷心啊,既然我是老師的朋友,就好好的說再見吧。

「——嗯,再見老師。」

「好,就是這樣了,志貴,要保持著這種鬥志活下去,好嗎?不開心,落寞的時候就好好的想一些開心的事情。沒問題的,要是你的話,就算一個人也可以很好的活下去的。」老師高興的笑著。啊,隨著風吹過,長長的草也一齊搖擺起來。已經不見老師的身影了。

「——ByeBye,老師。」這樣說著,覺得不會再會了。留下來的只有一大堆還沒說的話,和那不可思議的眼鏡。雖然僅僅是七天的時間,但是得益良多。發呆的時候,眼淚就留下來了。——那,那裡的笨蛋啊。我只會說再見,連句多謝的話都沒和那個人說。

很快我就出院了。出院後,我並沒有回到遠野家,而是寄養在親戚家。但是,沒問題的,遠野志貴就算是一個人也會努力活下去的。在新的家庭,過新的生活。遠野志貴九歲的夏天就這樣結束了。新的秋天來了。我也稍微長大了,我是這樣認為的。

http://floating-island.easybbs.tw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