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島£

我們不要積分、金錢、權限、等級!我們只是愛分享!

2017/08/13 發生悲劇了....
由於隨身硬碟的無預警損壞加上早期用的分享空間被關閉
因此很多珍貴的檔案還是流失了....
為此站長難過了很久
最傷心的還是花了近兩個禮拜蒐集下載整理的虛擬人生1....
若載點失效的文章會在特別標明
另外也衷心希望之前有下載到並持有完整檔案的朋友們
能夠再次上傳分享給大家

-------------------------

這裡!是一個分享的好所在!

網路上很多論壇
資源檔案豐富
但是關於檔案分享或是教學等等方面
往往設限重重
積分啦!金錢啦!回覆後才可瀏覽…等等的
我們只是想分享、想要簡單的保存檔案、學習或是研究
何必搞得這樣設限重重?

£漂浮島£是一個以站長我分享檔案為主要的論壇
當然也很歡迎跟我有一樣想法的人加入這論壇(需要開設新版或是其他協助歡迎跟我說)
我只是想把檔案分享傳播出去
就這樣而已
我不要什麼虛擬的金錢權限積分
也不要虛偽的回覆 謝謝大大、推、頂、讚
這論壇
就這麼簡單

當然
我們希望有更多人能分享你的知識或是資源!
讓這些資源能廣泛的流傳!
而不是永遠只在少數人手上!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翻譯】月姬 本傳 愛爾奎特路線:黎明の月(Good End)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阿傑


系統管理員
黎明の月(Good End)


「志貴少爺,已經早上了。該醒來了」

……聽到了那個已經習慣的聲音。

「志貴少爺……請醒醒。如果跟昨天一樣也遲到,這樣可就違反了跟秋葉小姐的約定了」

……這種冷靜的催促聲,很容易就能判斷出來是誰了。

「志貴少爺…算了這樣也好,今天早上就也讓秋葉小姐責備吧」

……什麼啊,什麼”這樣也好”啊,太無情了吧!

「……起來了。我要起來了啦,等一下…」

蓋上了床單,打算慢慢的起來。



「早安,志貴少爺。」

「嗯,早安。」

帶著還睡迷糊了的腦袋這樣回答,戴上了眼鏡。

時間是早上七點。

翡翠還是跟往常一樣,在這個時間過來叫我起床。

「那麼早餐已經準備好了。換好衣服之後,請到餐廳去」

行了一禮之後,翡翠她離開了房間。

「哈─————啊」

我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從床上起身。

換上了更換的制服之後,突然的,我將視線投向桌子那邊────

……在桌子上,放置著從那時以來就沒有再用的短刀。

窗簾輕輕的飄搖著。

是翡翠打開了窗戶,在越過窗戶看到的天空,看來是個大晴天的樣子。

但是,那吹進來的風卻讓我的皮膚感到寒冷。


於是我往窗戶走近,想要關上窗戶。




─——結果。

在那之後,我在自己的房間裡醒了過來。

看來是學姊她把我搬回來的,幸好秋葉還不知道我離開房間的事情。

從那夜之後的一個星期。

遠野志貴的生活,跟以前一樣完全沒有變。

我跟秋葉她,或多或少,感覺上會覺得有一點不融洽,但彼此之間還依然是兄妹的關係。

如果把學校在修理懸空走廊這件事除去的話,一切都還是跟以前一樣沒有改變。

……不,其實還是有變。

在這所學校,已經沒有人記得,叫做希耶爾的學姊的事情了。

曾經在街道上騷動的殺人魔事件,在那之後,一件也沒再發生了。

並不是因為犯人被捕讓夜晚的街道變得更冷清,而是回到一個月前那種平靜的夜晚。

結果、我───

胸中好像被挖了個洞一樣,已經無法再像以前那樣了。

……或者該說,已經無法忍受了。

偶爾我,會隨著時間過去,逐漸覺得越來越沒有希望,彷彿感覺已不能夠再觸摸到一樣。

漸漸的……或許我會一直忍耐著,直到習慣了這樣的事情,從此普通的生活下去。

不過,我想那可能性只有一半吧。



─———就這樣,在那之後。

我每天都遵守著,跟那個女人的那最後約定。

「─————秋天,也要結束了啊」

外面,是幾乎要讓人窒息的蒼色天空。

作最後一次大大的深呼吸,然後將窗戶給關上了。







Good End 黎明之月



(2,我不會忘了愛爾奎特的)


從那位在斜坡上的家,朝著學校走去。

早晨跟平常完全沒有變化,被平靜安穩的空氣包圍著。

已經是秋天結束,冬天來臨的季節了。

並沒有夏天那般的炎熱,也沒有冬天那樣的寒冷,是個曖昧的季節。

也許,這稍微使我的心情變的有些透明。



在學校附近,看到很多穿著學生制服的學生們。

可能是因為今天星期六吧?大部分的學生們,臉上都帶著笑容的在街道上走著。

穿過這個十字路口之後就是學校正門了。

自從搬回遠野家之後,已經過了一個月了。

這條上學的路也已經開始習慣了。


信號燈轉為了紅色,於是我在人行道前停下了腳步。


「……………」

每一次,在這裡遇到信號燈變成停止的時候,我都會想起來……想起了,那個時候。

在這個十字路口,那傢伙現在就在那裡等著……愛爾奎特正坐在護欄上等待著遠野志貴。



「─────咦?」



不由自主的,發出了聲音。

在車水馬龍的道路上,跟那時相同的光景開始擴大起來。




「─────什」

在那裡的,是她。

到達肩口上的金色頭髮和白色的衣服。

細長的眉毛和紅色的眼睛。

───可是,應該不是我看錯吧?因為那身影並沒有消失。


「────────」

信號燈變成了青色。

學生們開始流動起來。

在那之中。

只有我是停著不動的———只有她,注意到了我。



”呀呵~”發出了跟聲音非常相襯的笑臉,愛爾奎特她橫越過了馬路。

「──────」

發不出聲音。

心中充滿了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的感覺。

───比如說,感覺這就像是個討厭的幻影。

因為能再次的看見她的身影,我高興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你好。你是這個學校的學生嗎?」


……不敢相信。

這個幻影、連聲音都有。



「志貴?吶、你為什麼沉默了哪~?難道你忘記了我啊?」

從下面往上窺視著我的,那雙紅色眼睛。

……我應該是沒有忘記的。

可是,同樣的…她,應該不是活著的才對啊?

「──────」

我說不出話來。

她像個不高興的貓一樣,”唔~”的揚起了眉毛瞪著我。



「吼,什麼嘛!我一直忍耐著想去見你的心情在這裡等待著耶!……難道說,志貴你生氣了嗎?」

「唔─────」

……我真的不敢相信。

現在,就算在我面前的是個幻影也無所謂了──真的,是真正的────



「……愛爾……奎特……?」

「就是這樣唷。───太好了,我還以為志貴跟羅亞那一戰之後就變成廢人了,真讓我擔心呢!」

「────」

──等、等一下。

那個───我現在還很混亂,我應該說些什麼、該有怎樣高興的表情、該做些什麼!?

真奇怪───胸口好像充滿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東西。



「志貴……?吶,你從剛才就很奇怪喔?嘴巴張的開開的,眼睛連眨都沒眨的說。

……不過啊,因為你這樣子也很有趣,所以我也看不膩啦。」

「────愛爾、奎特…」

「我說啊……真是的,你從剛才就一直只重複我的名字。人家特地來跟你重逢的耶!可不可以說些其他比較好的話啊!?」


────啊啊,真的沒錯。

還能這樣開玩笑,會這樣說的也就只有那傢伙了。


「………為什麼……」

「嗯?什麼?我剛剛沒聽到。再大聲一點?」

我對愛爾奎特示意要她耳朵靠過來。

「───為什麼還活著啊!你這傢伙───!!!!」

用最大的聲音,將我現在的心情給吼了出來。



「好痛啊────志貴,聲音太大啦~!!」

「你啊……應該不是說”聲音太大啦~”這樣的話吧!!為什麼,也不跟我說你還活著……!!

我───我還以為你不在了,還一直以為,已經,再也不能見到你─────」

悔恨的說著,為什麼……

為什麼你那麼爽朗的,就好像昨天才分別似的,那麼簡單的就跑出來打招呼……!!!


「啊,對喔!因為我還沒跟志貴你說嘛」

啪,愛爾奎特拍合了雙手。

「我追著羅亞的理由呢。因為我被他搶走了一部分的力量啊,我為了要討回來,所以才一直追趕著他,可是那傢伙被志貴完全消滅了不是嗎?

所以,從羅亞那裡被解放的力量就回來了,我好不容易才復活了呢。」

「這───這種事,我怎麼一點也不知道啊!」

「因為我沒說啊。不過那種事,也是跟志貴也沒什麼關係的話題。」

「你───……」

你這傢伙啊,為什麼說跟我沒關係────

「不過,雖然我勉強復活了,可是沒有辦法抑制高昂的吸血衝動。

如果就這樣子回去見志貴的話,一定會做出難以預料的事吧?所以我就回去睡覺直到力量恢復。

就是這麼回事,照這樣恢復原狀,這七天的日子內就能控制衝動了喔!」

「咦───真、真的不要緊嗎,愛爾奎特……?」


「當然!不是那樣的話就不會出現在志貴面前囉!」

她笑咪咪的,露出滿面的笑容。

愛爾奎特握住了我的手。


「志貴,我呢。在我睡覺的期間,一直很期待著能這樣快樂的見面喔!

可是,要在志貴面前出現,就要趕快恢復身體才行!

快點,快點恢復身體,我就這麼一直、一直想著。」

愛爾奎特看著我,一點混濁也沒有般的笑著。


「───────」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個並不是什麼負面的意思,而是───因為我真正的,在高興著────

也就是說以後,都可以看到愛爾奎特的笑顏了吧?

就像有一天學姊她說過的,我的希望就是不想讓那傢伙變成一個人。

不管哪一個────我,都沒有失去。


「─────」

想說的事情,想傳達給她的事情像山一樣多。

可是,現在我只想誠實的將心裡話給說出口────

「────歡迎回來。我一直…在等著你。」

被握的手握了回去,簡簡單單的,就這樣把我的心情傳達給她。

愛爾奎特瞪大了眼睛、

「……嗯」

她說著,很害羞似的低下了頭。

「……愛爾奎特?」

呼喚她。



她稍微停了一下後,又抬頭露出了滿面的笑容。

「嗯!我回來了志貴!你能忠於自己的真心,太好了。」

我的胸口有著滿滿的感覺。

如果這裡不是上學路段的話,我就會抱緊她來一個吻,因為愛爾奎特她的笑臉,真的好可愛。


「好~!那麼走吧志貴!你不是說過,要帶我去各式各樣的地方嗎?」

愛爾奎特放開了手,她在我面前蹦蹦跳跳的。

─────那個身影,就宛如無法直視般的耀眼。


「可是,那個───雖然你說是要走,但是要走去哪?」

「任何地方都可以。只要有志貴陪著我就很快樂了!」

露出了笑臉,愛爾奎特好像覺得算不了什麼般的那樣回答。

可是那樣的話,就有點傷腦筋了耶。

「……我說啊。但是我今天有學校要去耶」

「什麼嘛。就今天,志貴的一天也不可以給我嗎?」

愛爾奎特露出不滿的眼神。

「……唔」

……看起來,這傢伙的臉上,好像在說著我是個徹底的弱者。

……算了,就算帶著這種心情去學校也是心不在焉的吧,既然這樣───我就跟愛爾奎特在一起吧!

「……嗯,說的也是哪。那麼無聊的面子這玩意就先扔掉吧。

好~愛爾奎特。今天一天,我就陪你這個任性的公主吧!」

「好耶~!」



───撲通。

突然的,愛爾奎特貼近了我的身體。



「吶,志貴。那個晚上,你跟希耶爾說話那時的心情,還是沒變對吧?」

從下方窺視進來的愛爾奎特這樣問著。

「……你說”那個晚上的心情”───是指什麼?」

「就是你說愛我的那件事嘛!」

「───────!!」

不由得的咳嗽了起來。

這麼貼近的距離,又被愛爾奎特本人問了這樣的事情,搞得我害羞了起來。

「……是嗎,我忘了耶?可是偷聽是不好的事情哪,愛爾奎特。」

「都聽見了所以也沒辦法啊。吶,告訴我嘛!你那個時候說的話,即使現在也還沒改變嗎?」


────笨蛋。

那種事根本不用我說了吧?


「……啊啊,沒有改變。雖然不能保證,但是大概、…會一直不變吧。」

因為我在害羞,所以一邊看著遠方的天空,一邊用著含糊不清的態度回答她。


撲通。

貼近了身體的愛爾奎特,抱住了我一隻手。

「這樣啊!那麼,今後你可得要有覺悟喔,志貴!」

「覺悟…?什麼覺悟啊!?」

總覺得有一抹不安的感覺,這樣問她。

愛爾奎特抱著我一隻手,微微的笑了,說道:





「我說啦,一直要在一起的約定啊!

我在一開始的時候不就說了嗎?

你可得要好好負起殺死我的責任喔!」






然後,愛爾奎特抱著我的手走著────

”快點快點”的說著,就像個充滿精神,等著要去遊樂場的孩子一樣。



「唉───原來你是在說這個──確實是要覺悟啊……」

沒讓人聽到的細語著,跟著她一起前進───。



在上學的學生群中逆向前進,往任何地方都可以的方向走去。

要到哪裡去呢。

算了,先走再說吧!


跟我一起走的月之公主,就連太陽的光芒也很合適她。



───天氣,看起來好像是個沒有任何抱怨的蒼之空。



我們手牽著手,往著對兩人來說是第一次的某個地方走去。









                  End

http://floating-island.easybbs.tw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