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島£

我們不要積分、金錢、權限、等級!我們只是愛分享!

2017/08/13 發生悲劇了....
由於隨身硬碟的無預警損壞加上早期用的分享空間被關閉
因此很多珍貴的檔案還是流失了....
為此站長難過了很久
最傷心的還是花了近兩個禮拜蒐集下載整理的虛擬人生1....
若載點失效的文章會在特別標明
另外也衷心希望之前有下載到並持有完整檔案的朋友們
能夠再次上傳分享給大家

-------------------------

這裡!是一個分享的好所在!

網路上很多論壇
資源檔案豐富
但是關於檔案分享或是教學等等方面
往往設限重重
積分啦!金錢啦!回覆後才可瀏覽…等等的
我們只是想分享、想要簡單的保存檔案、學習或是研究
何必搞得這樣設限重重?

£漂浮島£是一個以站長我分享檔案為主要的論壇
當然也很歡迎跟我有一樣想法的人加入這論壇(需要開設新版或是其他協助歡迎跟我說)
我只是想把檔案分享傳播出去
就這樣而已
我不要什麼虛擬的金錢權限積分
也不要虛偽的回覆 謝謝大大、推、頂、讚
這論壇
就這麼簡單

當然
我們希望有更多人能分享你的知識或是資源!
讓這些資源能廣泛的流傳!
而不是永遠只在少數人手上!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翻譯】月姬 本傳 愛爾奎特路線:月世界(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阿傑


系統管理員
月世界(下)


───と。

窗外,傳來樹枝的沙沙聲。

「……!?」

「啊,不用驚訝。不過是她走開了。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在那裡的,大概是覺得還有違和感吧,所以就只有待在那裡」

一閃,學姊將視線投向了窗外。

「對她來說遠野君比羅亞還要更優先了呢。───不過,原本她是把羅亞放在優先的」

「…………咦?」

我就這樣的,語塞。

是說剛才在窗外邊的,是愛爾奎特嗎!?

「為什麼───為什麼愛爾奎特她會到我的房間來!?學姊───」

「因為遠野君被羅亞弄傷了,所以她是擔心來看看的。然後偷聽著我跟遠野君的對話,所以現在大概是去找羅亞了吧。」

───也就是說。

她去找羅亞了結了嗎!?

「為───為什麼她要去……!?」

「這是理所當然的啊。要是聽到那樣的話,就連我也會立刻行動。……嗯,真人羨慕,你們幾乎一樣呢。」

「───所以我說,為什麼───!?」

「因為遠野君想要幫助她。可是她不想捲入遠野君。

那麼───答案就只有一個了吧?」

像是明白了一切,學姊冷靜的說著。

「所以遠野君就放棄吧。不管遠野君如何努力也追不上她的。所以還是好好的讓身體───」

「───別開玩笑了!!!」

非常激動的抓住了學姊的衣領。

因此感到暈眩,但就算這樣也無所謂。

「你早就知道會變成這樣了,才會問我理由嗎!?學姊────」

「……不。我也不知道她正看著遠野君。……的確,那個是我的失策。」

儘管如此,學姊的表情還是沒有改變。

沉穩的眼睛就這樣看著抓住她衣領的我。

「──────────」

……我就算這樣做,也沒辦法阻止了。

愛爾奎特已經去那裡了。

我不應該這樣責備學姊了。

「───要去追她。得趕快──」

「你認為這是這種身體的人說的話嗎?」

啊啊,當然不是這樣想。

「我說的是、在這裡的犯人」

「─────」

學姊的表情突然垮下來。

”嘰”的,發出了好像要射穿我心臟的視線。

但是,現在。我已經不會有任何的膽怯了。

「─────────」

在那之後。

學姊哈啊的,嘆了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的氣。

「這個提案的確很有魅力,沒辦法了。會變成這樣也是因為我的失策。這樣的話,在最後到達之前合作吧。」

學姊突然離開我抓著領口的手。

「這樣的話我帶你去,請老實點喔」

「咦────?」

已經沒有時間驚訝了。

學姊嘿唷的一聲,將我抱起來。

「因為不能被秋葉發現,所以會用跟愛爾奎特一樣的方法離開喔」

「咦───咦!?」

唰,輕輕的聲音。

就這樣,學姊抱著我,從窗外往地面飛了出去。


……到達學校了。

學姊抱著我連一口氣也沒喘過,一個人好像全力疾走般的將我帶過來。

「遠野君,可以走嗎?」

「───勉強吧。之後就要跟羅亞去殘殺了,現在可沒有聊天的時間了」

「說的也是哪。那麼接下來請用自己的腳走吧」

學姊將我放了下來。

「─────」

校舍裏,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安靜。

如果進去裡面的話,那麼之後就要跟他戰鬥了。

哈啊,在深深的呼吸之後,我取下了眼鏡。

傳來頭痛的感覺。

不能滿意活動的身體,讓人想要用力大叫出來那樣的,難以忍受。

「………真麻煩哪」

學姊嚴肅的抬頭看著夜空。

月相是滿月。

輝煌流下的月光,照著夜晚的校舍。

「……你說的麻煩,是指什麼?」

「……是。原本真祖是被稱呼為月之民,受月齡的影響非常強烈。

所以真祖直屬的死徒羅亞他本人也是一樣的,我想今夜的羅亞更加無限的接近不死身。

……就算是我現在的裝備,或許也無法殺了他說不定」

喀嘰,咬著牙的聲音。

───無限的接近於不死身,嗎。

但是,那跟我沒有關係。

如果能夠靠近的話。就算我在下一瞬間會被貫穿胸部,只要能靠近的話───我,要貫穿那傢伙的『死』。

「───不過今夜還真是明亮哪。看來想要在黑暗中潛伏也很困難」

哈啊,學姊嘆了口氣。

……月光結冰般的青色夜晚。

就連這光也能看到,死之線。

「是啊。我對月光這麼明亮的夜晚,也感到討厭」

「遠野君……?」

腦隨被壓迫著。

「……並不是說太陽,月亮微弱的光反而讓我看得清楚。那強烈的可以讓線消失的陽光,還有真正的黑暗,這才是我喜歡的」

不是疼痛的事實在壓迫著。

「啊啊───今夜好像特別容易發狂呢。

好像連死都非常容易的,在這月之荒野般」

──但是,這樣的話。

即使是萬分之一,也不會放過羅亞的『死』的。

戴上了眼鏡。

將短刀握在掌中,往校舍的方向走去────。



小心的來到正門。

我想要滿意的行走還是很困難。

到校舍的這段距離,讓人感覺真是遙遠。

「遠野君,就在這裡分別吧」

突然的,學姊說了這樣的話。

「從這裡開始一個人走吧。我有一些別的行動。」

「……別的行動是───學姊你,要做什麼?」

「我說啊。我的目的可是處理羅亞喔!

當遠野君跟愛爾奎特被羅亞殺的那個時候,我要趁著那個空隙將羅亞裁決。」

非常認真的,學姊很乾脆的說了這樣的事情。

「……看來,是認真的哪?學姊」

「是的。在工作中夾帶私情就到此為止。

遠野君是為了她而戰鬥的吧?同樣的,我也有我自己的理由。所以───我是不會再幫助你更多了」

「這樣啊……嗯,謝謝了學姊。

或許會就這樣離別了也說不定,不過,我,喜歡學姊。跟學姊還有有彥三個人,說著那些傻話的時候真的非常快樂」

「────是啊。我,也覺得那好像夢一樣」

學姊就像黑色的影子一樣,就這樣消失在校舍之中。

「那麼─────該走了───」

鞭策著走路就感到暈眩的身體,往校舍之中前進。





……校舍之中滿是創傷。

像是被小型颱風破壞過一樣,就這樣不斷的往上往上移動著。

愛爾奎特跟羅亞的戰鬥,好像已經開始了───。

「……在上面一層嗎……!?」

說著,跑上了階梯。




「哈啊───哈啊───哈啊─────」

到達了四樓。

沿著牆壁延伸的傷痕,就這樣往走廊的盡頭───連接校舍與校舍之間的懸空走廊過去。

「可─────惡…!!」

勉強移動著蹣跚的腳步,往懸空走廊跑去。



穿過走廊,來到懸空走廊的轉角處。

───那裡,就是終點。

在懸空走廊之中。

兩個人影,保持著距離互相瞪視著。

在懸空走廊的盡頭,對面校舍的走廊前,似乎還很有餘裕站著的四季。

在懸空走廊的正中,呼吸正慌亂著的,單膝跪在地上的愛爾奎特的身影───

「愛爾奎特────!!」

我立刻往那個方向跑去。

但是,在那之前────跪著的愛爾奎特往我這裏看了一眼。

「…………………!?」

身體不能動……!?

在看到愛爾奎特的眼睛那瞬間,身體────就像變成了石頭一樣,完全不能動……!!

「───真過分哪。用魔眼束縛了特意前來的夥伴呢。為什麼不接受他打算一起死的好意呢?」

ㄎㄎㄎㄎ(くっくっく)。

感到愉快的,四季───不,羅亞笑著。

「魔眼────為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愛爾奎特要對我使用!?

我明明是………

我明明是特地趕來的────

「───為什麼。為什麼啊愛爾奎特……!!」

愛爾奎特將眼睛從我身上,轉向了羅亞。

……什麼都沒有說。

愛爾奎特她什麼,都沒有跟我說。

只是對著眼前的敵人,痛苦的凝視著。

「為什麼────為什,麼────………」

我連發出聲音都快要不行了……並不是因為愛爾奎特的魔眼。

都來到這裡了,卻對這樣無能的自己感到悔恨───至今一直勉強活動的身體,開始失去溫度。

看著這樣的我跟愛爾奎特,羅亞大聲的笑了起來。

「───這樣啊,終於下定決心了是吧,公主!!」

羅亞開始一步一步的朝愛爾奎特走來。

愛爾奎特還是跪著的樣子沒有動。

「唉呀唉呀,真了不起呢志貴。公主為了讓你逃走要跟我拼命的樣子呢。

不過啊,過去的公主非常可怕,但是現在你也只是個吸血鬼。真祖的力量已經沒有了呢。

───真是的,就這樣隨著自己的慾望墮落不就好了嗎?」

「閉嘴!」

愛爾奎特的聲音響撤在走廊。

───這個是怎麼回事。

這也許只是我眼睛的錯覺───愛爾奎特周圍的景色,開始搖晃起來────

「唔───」

走過來的羅亞停下了腳步。

「───空想具現化嗎?竟然還有這樣的能力,不愧是真祖的王族。」

羅亞害怕的後退了。

「但是,你無法戰勝我的。因為我有個你沒有的東西。」

「────────」

愛爾奎特的呼吸停止了。

像是放棄現在自己一切的活動,像是在積蓄著力量般,那樣的危險。

「你也知道吧?沒錯,那就是死的實體驗。

我知道死,但你不知道。那就是我們之間決定性的差異。

……不過嘛,活著的生物無法體驗到死。能夠知道那個的,恐怕只有我這個轉生無限者吧!」

……愛爾奎特的周圍開始搖晃,漸漸的強大起來。

「人類是本能害怕著未知的生物。那個就算是身為超越者的真祖也是不變的。不管學習了怎樣的神秘,或者身為多麼長壽的生物,也無法體驗到死。

你們透過拒絕死亡來得到強大的力量,同時也造成了自己的弱小。

逃避死亡的你們,和,接受死亡的我。那就是愛爾奎特・布倫史坦德跟米海爾・羅亞・巴爾丹姆楊之間”質”的不同。

「我現在也作為人而活在人的時代。從時代脫離的亡靈的你,沒有處罰我的權利───」

磅的一聲──懸空走廊的玻璃窗開始破碎。

「───我知道。”死”,那個黑暗。數十次陷入又脫離的那個虛無───!

因此對我來說,死亡不過是一種必然經過的儀式。

就算這個肉體死滅了,羅亞依然會在這個人世誕生。在這裡跟我拼命是無意義的,為什麼你就是不明白呢?」

羅亞攤開了雙手說著。──愛爾奎特沒有回答。

「───真沒辦法。即使這樣也要向我挑戰的話,我也不阻止的。不過到了那個時候,你可得接受千年的代償喔。」

放下了雙手,羅亞放低了腰。

愛爾奎特周圍的搖晃,好像現在就要爆裂開一樣─────

「啊─────」

聲音,出不來。

───糟糕了。

───這樣下去就無法阻止了!腦中不斷鳴響著這樣的警告。

我也不知道為何這樣想的理由,甚至連證據也沒有。

只是,至今看過很多死亡的我知道。

羅亞跟愛爾奎特。兩者中的一個,接近死亡的危機感。

「住────手」

……聲音發不出來。不能……發出來。


────咚。


響起了切開大氣般的聲音。

在愛爾奎特周圍的歪斜,開始侵食著整個走廊。


咚咚的,整個走廊在脈動著。

窗戶也是牆壁也是,愛爾奎特面前的走廊跟校舍也是。

簡直像是切菜般出現了數十、數百、數千的,數不完的的斷層,像波浪一樣蜿蜒而去。

「噫──────!!」

羅亞的身體一瞬間消失了───歪曲了,被切斷,被壓縮。

只剩下了一隻腳。

走廊的波動立刻消失了。

剛才的畫面就好像只是瞬間的錯覺一樣。

走廊又回復了原來的樣子───

───只是,站在那裡的羅亞只剩下了一隻腳。




但是,這還不是結束。



「啊─────」

羅亞的腳動了起來。

那個過程────每前進一步就會從腳,腿,另一隻腳,身體,雙手,逐漸生長出來。

「─────」

愛爾奎特依舊是跪在地上的樣子,沒有動。

在她的面前。

羅亞的臉,從頸部長了出來。

「愛爾──────」傳達不到的呼喚聲。

完全復活原樣的羅亞,就這樣的,輕鬆劃過了愛爾奎特的腹部。

看似輕鬆的切過了『線』,肉沒有裂開,血也沒有流。

「───好危險好危險。選在今夜看來是正確的。如果沒有滿月的狀態的話,就不會從腳復原了哪~」

「───────」

「還有啊公主。你是不能從這個傷口蘇生的。我的爪啊,跟那邊那個男人是相同的能力喔!」

咚───愛爾奎特倒在了地上。

「───這就是體驗過死得到的力量。

或許很諷刺,不過連我自己也不知道使用它的方法。教給我的人是他。對於看過死的我來說,讓事物給予死的型態並不是什麼難事。」

誇耀般的說著,羅亞踢了踢愛爾奎特的身體。

咻咻,愛爾奎特的身體被踢飛了出去。

「愛爾奎特──!!」

我的身體動了。

───也就是說,已經沒有愛爾奎特的魔眼限制的力量。

……愛爾奎特的力量,已經……無法再使用了。

「────嗚!」

猛然的將這種想法給甩開,抱起了愛爾奎特的身體。



───在那抱起愛爾奎特的瞬間,我…打了個冷顫。

愛爾奎特的身體非常冰冷───剩下的熱度,就像蠟燭的火焰般微弱。

眼前還有羅亞。

但是對我來說,那都已經無所謂了。

現在的我只是───想要救,愛爾奎特。
「愛爾奎特────!」

呼喚著她。

閉著的雙眼,就像剛睡醒般,無力的睜開了。

「啊哈───讓你看到了、丟臉的樣子、了……」

滿是破綻的明亮笑容───愛爾奎特她,露出了恍惚的笑容。

「說……說什麼傻話哪你。為什麼───為什麼,要───」

……我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明明想要、想要說些更適合的話,腦卻一片空白。

因為我,已經沒辦法冷靜了。

抱著的愛爾奎特的體溫,已經是絕望的溫度。

要是現在取下眼鏡的話───將會看到,更加絕望的樣子。

───那是我。

那是我,絕對不想看到的。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只有這樣的話可以說。

不斷的自責著,用力的──用著至今最強的力量,緊緊抱著愛爾奎特。

……但感覺不到她回抱的力量。

愛爾奎特的身體,已經一點力量都不剩了。

她只是,高興的,露著笑容。

「騙人的─────!」

沒錯。這樣的情形,是騙人的。

「───為什麼───為什麼這樣───為什麼要一個人,做這件事……!我們是夥伴,要一起努力的───要互相幫助到最後的,不是這樣說好了嗎……!!!」

「……是嗎……這樣的話,好像是呢。我好像……忘記了…」

「這種事不要忘記啊……!!這樣的話──這樣我不是很差勁嗎!?都說了要、幫助你…都說要幫助你了───但是卻連一點,都沒有,幫到你──」

「……嗯嗯,沒有那樣的事喔志貴。我,你已經幫助我很多了。……所以你已經……不用,再、幫了───」

咳。

從唇邊流出了血,她痛苦的笑著。

「……所以,作為回報,我想要,做到這一點點。最後,能夠從羅亞手中保護志貴──太好了……」

「───────」

我說不出話來。

……愛爾奎特的眼睛,似乎已經什麼都看不見了。

不管是自己的傷口的事情,或者羅亞還活著的事情也是。

……她的時間。

在受到那一擊的瞬間,就已經宣告結束了。

「啊───啊、啊。謝謝、你。太好、了───」

”你在說什麼啊?”

連這種謊言,我,都無法順利的說出來……

……愛爾奎特她眼睛的顏色開始變得薄弱。

體溫,也漸漸的消失───

───消失。

我就要這樣失去了她了嗎!?

「……愛爾,奎特…」

「───什、麼?」

「──吸我的血。這樣的話,你的力量就會回來了吧……!!」

……我什麼也沒想。只是單純的,這樣叫著。

「…………」

愛爾奎特沒有回答。

只是,微弱得幾乎看不到的───搖了搖頭。

「───為什麼!?

難道說,你還要說你害怕的話嗎!?夠了,你聽好!之前你也說過了吧,如果鳥跟魚有跟自己一樣的理性還會不會吃之類的話。

如果是我,我會吃。因為不吃就不能活下去。為了生存而奪走某些東西,這在自然界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

那是愛爾奎特自己說過的話。

又為什麼。她的眼中帶著哀傷──還是搖頭。

「我,並不是,喜歡,如果這種話」

拒絕的台詞。

那個是───我的,口頭禪……。

愛爾奎特說過。

喜歡如果之類的事情。是因為,在那裡感覺到了有救贖。

「───是,嗎?我、我是喜歡的。

或許像是詭辯。就算這樣,還是感覺到──在哪裡,可以得到救贖」

”感覺到救贖存在著”,我想說這樣的話。

但是,喉嚨在顫抖著───就連要順利發出聲音也沒辦法。

「……好像是這樣呢……可是我,現在有,比起那個更想要的東西…」

是什麼?我用顫抖的聲音問。

「嗯……我想要,志貴,吻我」

───什麼。

這麼簡單的事情,就好了嗎?



重疊的嘴唇。

那個沒有往常一般的甜蜜,也沒有溫柔的感覺。

不過只是───冰冷的嘴唇,碰觸到了自己的嘴唇而已,沒有任何的溫暖。

在那之後。

她打從心底的高興、笑著。

「……太好了。我一直,在憧憬著」

「……這樣啊。憧憬著奇怪的事情呢,你啊」

「……嗯,真的很高興。明明只是這麼簡單的小事,卻覺得非常的快樂。即使一直活下去,也不會感覺到現在這樣的幸福。」

────所以。

「即使就這麼消失了,或許也不算壞」

她輕輕嘟噥著這樣的話。



────然後,她的體溫消失了。





「愛爾……奎特……?」

她沒有回答。

她的身體明明還在這裡……還依然是這麼的柔軟……

甚至我的耳朵,還依然記著愛爾奎特的聲音。

───已經……再也不會………

她的一切,已經…再也不會重現了────

「啊──────────」

我到底在做什麼!?

……這傢伙,我明明是想讓她幸福的───

我明明是想教她各種事情的…

我明明想帶她到各種地方的…

想一直一直的…在一起…

────那個願望,已經永遠無法實現了。

「────────」

她被殺死了。

不管怎樣,現在她不在了。

非常突然的、什麼話也沒有說的,就這樣一個人任性的逝去了……

這種事─────我這一生也無法忘記。

這樣的死亡───像要讓人發狂的,這種安靜的心情。

…喀。

至今一直靜觀著的男人的腳步聲響起。

「結束了嗎,志貴?」

「啊啊,結束了。」

───回答後。

我,往自己的敵人轉過頭去───



在明月照耀下的走廊,我們面對面。

羅亞站在她之前在的地方,動都沒動過。

至今都一直默不作聲的看著我們,似乎是在炫燿著壓倒性的優勢所帶來的餘裕。

「不會吧,你還活著呢?」

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羅亞這麼說著。

───我取下了眼鏡,拿著短刀。

「能夠看到死的人好像就很擅長逃出死的樣子。並不是生命力強弱的問題呢。

───不過。那在一般情況下可是被稱作迴光返照的喔。」

「……活著就是罪惡這點,我跟你可是彼此彼此。不管是我還是你這傢伙,都死過了一次呢。」

”確實如此啊。”羅亞好像感到非常有趣似的笑著。

「從死回來的人可以理解死。我跟你啊,可是在這之中有著更特別的力量的例子。

我到達這種程度,已經體驗了十七次的死───但是你只有一次。老實說,這就是才能上的不同。我對你轉生後會得到怎樣的能力,很感興趣呢?」

───那充滿餘裕的,刺耳的聲音。

「……我有兩件事要問你,一件事要教你。」

頭漸漸的痛了起來,我說著這樣的話。

「───哦?好啊,說說看吧。」

來自絕對優勢的餘裕。

羅亞,好像很快樂似的這樣回答了。

「……第一個想問的,是最重要的事情。

你這傢伙───為什麼要殺愛爾奎特?」

「要說為什麼也沒什麼。對於要取自己性命的人。先殺回去這是理所當然的吧!?

話說回來───我想要的並不是這麼弱的公主。

這次的我,絕對會把公主給解體沒錯。雖說如此,跟一介已經跟吸血鬼沒有差別的真祖較勁也毫無意義。

既然已經判斷出沒有價值了,所以我決定就這麼作。對於這種結果為終結,我也感到可惜啊!」

呼呼。

歪著嘴角的,『敵人』這樣笑著。

───我的頭好痛───

快點───哪怕一秒也好,快點停止他的性命───

這傢伙要是再『存在』一秒,我是絕對無法忍受的!

「那麼…之後呢?今後你有什麼打算?難道是要用這身體跟我鬥嗎?抵抗可是沒意義的喔,志貴」

……這種事,我自己最清楚。

──突然來襲的暈眩,讓我跪在了地上。

就算這樣───就算連站起來的力氣也沒有,我還是瞪著他。

「算了算了。即使你看到了我的『死』,不能碰到的話也是沒意義的。

志貴──我呢,我對你的能力有很高的評價喔。

……哼嗯,反正四季的人格也漸漸消失了。對你的怨恨也沒有了,現在的我比起四季,是比較偏羅亞的吧?

算了,反正這也只是瑣碎的小事。」

羅亞朝我走來。

「這個力量非常棒吧!志貴。

高興吧!擁有直死之魔眼的人在全世界只有我跟你而已。這種稀少的能力要是消失了就太可惜了,而且我們是相同的。比起其他人更能互相理解吧!

成為夥伴吧?沒有比這更好的事情了!」

「……你是說,要我當你的同伴了?」

「不。我並沒有說要你當我同伴。而是說要你成為我的同伴。跟你的意志無關。那樣的東西也會成為阻礙。

放心吧───我會吸你的血,之後再掠奪你的靈魂。你將昇華為沒有任何猶豫,只為行使自身能力而存在的一個存在」

「……是喔。那麼我還有一個問題。

你所看見的東西……是線還是點?不,更簡單點問好了。你所看到的東西只有生物吧。除此之外應該看不見吧?」

「……嗯?當然了,如果不是生物的話就沒有生命。作為生命起源的”要害”,只有生物才有吧!」

「────果然。那麼就是這一點了,吸血鬼───」

我握緊了短刀───大腦早已被頭痛給支配著,現在能看到的東西只剩下一個了───

「……我真不明白啊,這與你打算活到最後的遺言不相稱啊?……算了,聊天就到此為止。我還要去找那個不知藏在哪的教會的女人。

───高興吧!志貴。成為我的下僕之後的第一個對手,就是那個你委託的女人。」

羅亞,來了────

───歪斜的視界已經無法捕捉到羅亞的身影。

「──我所看到的東西跟你是不同的,四季。」

頭腦的深處────

喀嚓、───打開了開關。

「你這傢伙,看到的不過是生命而已。連理解死的程度都沒有。所以你殺不了我,只能殺死已經衰弱的女人。」

腦隨,已經變得白熱。

「───什、麼?」

「一直看著死的話,就不會保有正常的意識。你所理解的不過是生物生存的部分。

能夠看到的死───就連站立也做不到。」



───要舉例的話,就像月世界────

彷彿什麼事物都死絕的荒野一般────

眼中所看到的東西全都綻開著死────

有如摸到就會消去的世界之事象────



「你───在說什麼…!?」

「…………能夠看到事物的死,只不過是將這個世界無比脆弱的這個事實擺在眼前。

地面如同不存在,天空都將在下一瞬間墜落。」

「什麼啊───你到底在說些什麼啊,你這傢伙…!!」

羅亞的聲音正在動搖著。

……那也是當然的。

因為我所說的,那傢伙連一毫米也無法理解。

也就是說───那傢伙的跟我的眼睛,只不過是相似,但卻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住手!那眼睛───不要用那個眼睛看我!」

羅亞的聲音夾雜著恐懼。

這正好是他自己說過的───”人類,是本能的害怕著未知的生物。”

「……彷彿一秒鐘後整個世界就要死的錯覺,你不懂。

───那才是,看到死的事實。

那眼睛,不是能讓你如此得意炫燿的力量。」

沒錯,就連走路都感到可怕的那個時候。

要是我───沒有遇見那個人的話,我的過去會變成怎樣呢?

「這是你的錯誤,吸血鬼。

生命與死不過是有如背對背,永遠無法互相對視的兩個東西───」

「所以我說了───我說你不要再用那眼睛看著我了……!!!!」

羅亞跑起來的腳步聲。

但是──我的速度還要快上幾倍。

「───讓我告訴你吧。

這就是,所謂的”殺死事物”。」

如此宣告著。

鐺───刺入了走廊的『點』───瞬間───在走廊遍佈的線,瞬間蜿蜒起來。

「什─────!」

就連羅亞的叫聲,也隨著崩塌的瓦礫聲消失了。

走廊,就如同字面上一樣,完全的被殺了。

沒了意義的碎塊,瞬間開始瓦解崩落。

對羅亞來說,這根本完全是突然的意外。

羅亞被捲入走廊的崩壞,隨著瓦礫的碎敗,往地面落下───

「………………」

眼前的一切是───走廊崩落著。

我帶著疼痛的頭,以及那僵硬的身體,往樓梯過去───

「………………」

越過了愛爾奎特的屍體,往中庭急速前進。





……在明月之下───

在原先有走廊的中庭那裡,有一面化作瓦礫的海。

那片瓦礫之海的中心,有個不斷晃動著的人影。

「……………」

看來真的是”活著就是罪惡”哪……

我拖著幾乎一步就要跌倒的身體,往那個地方移動過去。



……哦…真是了不起……羅亞的下半身幾乎不存在了。

雖說如此,但從瓦礫堆中爬出來的羅亞的上半身,好像跟下半身毫無關係的活動著。

對於那個強韌的生命力,我也許該表達純粹的敬意才是?

「───那到底是什麼啊…剛剛那個…」

雖然羅亞自己不斷顫抖著,他還是這樣強撐著碎碎念。

我走在瓦礫之上,往羅亞眼前走去───。

「───志貴…」

羅亞抬起頭看著我。

那個眼睛,充滿了像要滿溢出來般的憎惡情緒。

「───怪物」

充滿憎惡的怨嗟聲。

「是誰呢?」

我回答,站在羅亞的面前───羅亞的『死』在心臟再稍微偏右邊的地方……

用短刀就這麼利落的──刺下去。

像是貫穿了紙張的感覺。

這個感觸才是確實的『死』────



”啊、”




羅亞只發出了這樣短短的聲音。

……他是體驗過死的男人。應該是相當清楚這個感覺了吧?

「……這應該不可怕吧?畢竟這對你而言已經是很熟識的道路了。假如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的話,那麼應該只有一個────」








「───這一次,你再也不會回來了。」









我拔出了短刀,轉過身去。

羅亞還沒有死。

看來他跟愛爾奎特同樣,因為長生的關係而多少使得死的過程長了些。

「哈…………啊」

意識暈眩起來。

如果說身體已經是極限,那麼大腦更是極限了。

……愛爾奎特她說過。

礦物的死,不可以太勉強著看。否則這樣腦血管會被燒壞,諸如此類的話。

「………………」

───那樣的事,我已經無所謂了。

如果這樣就能解決的話……如果我成為廢人這樣就好的話……要是我更早的將羅亞解決掉………

這樣,你就不用作那樣的事了────

「………!?」

……跌倒了……我自己跌到了地上。

腳尖好痛。

回過頭去一看,在那裡的────是上半身還在爬動著的,羅亞的身影。

「你、你你、你這渾、蛋——」

眼中佈滿血絲,向著倒下的我爬過來。

「消、消失、我要、消失、了——」

沾滿血的雙手,纏住了我的脖子。

「你做了、做了、什麼——我要消失了、為什麼、怎、麼、把、我殺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

如同刀刃一般的嘴張開,向著我的喉嚨咬了下去───

「不會、消失、我和你、是相連、的…移到、你那、邊去、的、話、存在之鎖、還、不會被切斷……!!!」

───——他的牙────刺入了我的喉嚨。

「啊————」

突然消失了。

羅亞的身體,在一瞬間被切得七零八落───



「───好了。這樣,殺了這個人的就是我了。」

手中握著劍,學姊她嘆了口氣,站在那裡───

「……咦?」

我一時之間還搞不大懂學姊的意思。

「所以說啦,殺了羅亞的人是我。

……不管對方是怎樣的傢伙,殺人這件事是不行的。你,是不應該來到這一邊的人。所以,動手的人就是我囉!」

學姊兩手插著腰,好像很了不起似的說著。

「……學姊……這個是詭辯吧?」

「詭辯、嗎?不過若是溫柔的謊言這樣也好。即使是偽善,但也是有存在著救贖不是嗎?」

「──────」

這句話好像是……

好像是她說著”不要說如果的事情”時,對那傢伙所回答的台詞。

「……說的,也是……不管怎樣───如果知道在某處,存在著救贖的話───」

那個是多麼幸福的事啊。

「那麼,那也已經無所謂了。不要緊嗎遠野君?有沒有被咬到!?」

學姊看照著倒下的我。

「──────」

意識開始遠離。

已經不想再活動了,腦部現在只想要休息。




「……君……志貴………我說……!」

……漸漸的,遠去。


我的眼睛沒有閉上。

在頭上的是如同玻璃工藝品般的月亮。

意識完全的中斷了。

在那之前……啪嚓一聲、如同切斷電視電源般,想起了什麼事情……。

http://floating-island.easybbs.tw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