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島£

我們不要積分、金錢、權限、等級!我們只是愛分享!

2017/08/13 發生悲劇了....
由於隨身硬碟的無預警損壞加上早期用的分享空間被關閉
因此很多珍貴的檔案還是流失了....
為此站長難過了很久
最傷心的還是花了近兩個禮拜蒐集下載整理的虛擬人生1....
若載點失效的文章會在特別標明
另外也衷心希望之前有下載到並持有完整檔案的朋友們
能夠再次上傳分享給大家

-------------------------

這裡!是一個分享的好所在!

網路上很多論壇
資源檔案豐富
但是關於檔案分享或是教學等等方面
往往設限重重
積分啦!金錢啦!回覆後才可瀏覽…等等的
我們只是想分享、想要簡單的保存檔案、學習或是研究
何必搞得這樣設限重重?

£漂浮島£是一個以站長我分享檔案為主要的論壇
當然也很歡迎跟我有一樣想法的人加入這論壇(需要開設新版或是其他協助歡迎跟我說)
我只是想把檔案分享傳播出去
就這樣而已
我不要什麼虛擬的金錢權限積分
也不要虛偽的回覆 謝謝大大、推、頂、讚
這論壇
就這麼簡單

當然
我們希望有更多人能分享你的知識或是資源!
讓這些資源能廣泛的流傳!
而不是永遠只在少數人手上!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翻譯】月姬 本傳 愛爾奎特路線:朱の紅月II(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阿傑


系統管理員
朱の紅月II(下)


「遠野────?」

學姊的聲音,忽然讓我回過神來。

「怎麼了嗎?突然變得恍惚,你有聽見我的話嗎?」

「不───抱歉,沒有印象。學姊剛剛說的,其他人也聽得到嗎?」

哈啊,學姊好像領悟了一樣點了點頭。

「那個,就是,她────」

「夠了。不管愛爾奎特做了什麼,是什麼樣的人,怎樣都無所謂。

我不能讓那傢伙變成孤單一個人,因為就只有這點,所以我必須要去找她。」

背對著學姊,朝著夜晚的街道走去。

「───遠野。不能抑制吸血衝動一次後的真祖,是絕對無法恢復的。她如果在你面前表現出來的話,那麼就一定是,要吸你的血了」

學姊她說的───我想,對她來說,那一定才是真實吧?

但是,那對我來說是不同的真實。

「這樣啊。但是,愛爾奎特還沒吸過血。」

「不。我不制止的話,遠野君你就會被吸血了」

「……才不是。畢竟,她還是住手了。愛爾奎特她,一定不要緊的。所以──學姊你就算不制止,他也不會做出這種事的」



沒錯,一定是這樣。

那個時候,愛爾奎特的牙確實停止了。



「……徹底的完全站在她那一方啊,遠野君」

「啊啊。不好意思啊學姊」

學姊沒有回答。

只是,好像聽見了嘆息。

「───我們,說不定要敵對了呢。」

「這樣啊。可是,我還是要謝謝你,學姊。」

「……………」

學姊並沒有回答。只是,好像變得遙遠。

發出了離開的腳步聲。而且沒有回頭的,就這麼往夜晚的街道跑去。


───大街上沒有任何的人影。

不只是愛爾奎特的身影,連在街道上的行走的人們都沒看到。

「嗚──────」

這不正是跟昨天晚上完全相同的情況了嗎!?

我沒有能夠找出愛爾奎特的方法。

現在,雖然是這麼想見到她,但我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那傢伙。

那傢伙看起來那麼的痛苦,我,卻什麼忙也幫不上────!!

「────可惡!」

非常急著想要趕快想出辦法。

得想點辦法───不想想辦法找出那傢伙的話,遠野志貴好像就連一步也不能前進───





「哈啊……哈啊……哈啊……」

跑遍了整條街,還是沒有發現愛爾奎特的身影。

身體非常的疲累,呼吸也不能好好的定下來。

「哈啊……哈啊……哈啊───」

心臟咚咚咚的,胸前的傷還增加了負擔。

現在───頭一次對自己有這樣的身體感到怨恨。

「哈啊……哈啊………哈……啊」

……沒有發現。

就這麼胡亂的到處跑,沒找到她也是一定的。

「……哈………啊」

如果。如果要找到他的話,那麼───




……就留在這裡吧。

約定了。已經約定要在這裡見面。

我們,還沒實現今天晚上的約定。

說好了要在這裡會合,然後一起戰鬥的。

───所以。

對我來說,這個約定是不能不遵守的,如果愛爾奎特也同樣重視的話───

────那傢伙一定會回到這裡的。

現在我只能就這麼相信著,一直等待著她的到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看著時鐘的標準時間,一直盯著那秒針。

「────────」

這樣的時間,讓呼吸感到困難。

身體好像就連一分鐘也等不下去。

如果只能像個白痴一樣等,很想馬上就開始到處跑出去,一定要找到她。

「───────」

但是,得靜下心來。

雖然身體著急的就連一分鐘也等不下去,但是心情還是要靜下來。

深夜,只能凝視著月亮,繼續等著。


───殘酷的安靜。

好像世界上已經沒有任何聲音的夜晚。


彷彿像是世界上只剩我跟愛爾奎特一樣的寂靜。

這樣等待著,一直的,幾個小時的──這都還不是什麼痛苦。

所以,這段時間。

幸福得,無法呼吸。



時間不斷的過去。

距離天亮,還有兩小時左右。

如果天亮的話,愛爾奎特和現在的我,可能再也無法見面了。



時間過去。

好像只有在雪原才能看見的白兔一樣。

她,突然來到公園了。



「………………」

愛爾奎特什麼都沒說。

眼睛往下看著,似乎沒打算往這裡靠過來。

「────愛爾奎特」

我說。

愛爾奎特沒有回答,甚至也沒有看我。

「…………………」

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不知道,說些什麼話能夠讓她恢復笑顏。

現在───因為我的關係,好像不管說什麼都會讓她悲傷。

………。

………………………。

……………………………………………。

有錯覺以為這時間是永遠的一樣。

實際上說不定還沒經過幾千秒。

愛爾奎特,好像看見東西什麼似的抬起了頭。

「志貴,回去吧。不能再來了。……真的,我想你該回去了……」

雖然語氣上滿是破綻,但還是跟平時的她一樣開朗。

「……我不回去。跟你已經約定不能不遵守。今天晚上,我還沒有幫到你。」

「───可以了。已經,可以了───」

「你說什麼可以哪──愛爾奎特……!」

「已經不用說了吧──畢竟我是吸血鬼,志貴是人類啊!

我沒有資格要志貴你幫助我。那種事你明明也知道的,我還差一點讓志貴受傷!

所以我───」

”───已經夠了”,她輕聲的說。

───事到如今,你還在說什麼?

那種事,從我說要幫助你的時候就已經有所覺悟了。

就連你是吸血鬼的事,我比你更清楚這點。

我自己都這麼清楚,還說了要幫助你的話。

就算───就算我,一點好處也沒有,但還是……!

「……愛爾奎特。你是因為擔心剛才的事情吧!你只是身體虛弱,累了而已。

而且我不是笨蛋,我知道你在說謊。

讓你這麼痛苦的不是因為身體的傷,而是因為那個吸血衝動吧?

……全部的事情,學姊她都說了。」

「……那個女人。埋葬機關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那麼多嘴了……」

與其說是讓人感覺憎恨,倒不如說是看起來很疲倦了,愛爾奎特嘆了口氣。

「……學姊全都說了。全部的事情,她都清楚的說了。

你沒有問題的,愛爾奎特。

雖然現在很痛苦,但是休息幾天就會回到原來的狀態吧?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沒有擔心的必要了。

雖然你現在殺氣騰騰的───看起來很痛苦,但是你不也能忍耐下去嗎?

所以不要緊的。之後你也一定可以做到───」

「……………」

愛爾奎特無力的笑了笑。

「……志貴你沒有完全明白哪。這樣子,太勉強了。因為我現在都還想要志貴的血」

「───是那樣子嗎?那麼就靠氣勢忍耐下去吧。……到目前為止,都你是那樣子努力的撐下去的吧?」

「……那樣子,到目前為止是那樣控制我自己。不過,抑制之後……

現在,好像已經沒辦法了。可能是我還太嫩吧?明明殺吸血鬼是我的意思,但是卻做了很多多餘的事情。

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想要。不想依賴志貴,只要自己趕走敵人就好了啊!」

「─────」

一個人做下去就好了……?

認真的嗎?這傢伙是認真的,說出這種話嗎?

在那看起來非常悲哀的表情?

用那像哭泣般的聲音?

好像馬上就要倒下的,那個孤獨的樣子?

「───啊啊,已經都做到這樣子了!你該適可而止了吧,還在說什麼蠢話啊……!」

「什………」

「別開玩笑了……!!

什麼只要靠自己趕走敵人就好!?一個人做事───你不是也知道一個人太勉強,才會說出要我幫忙的話嗎!?

那麼就依靠到最後啊……!!我會幫你的。不管怎樣我都會幫你的────」

那樣的,表情。

「───已經夠了……不要再,說那種話了……」

……終於。

終於,如果說活著是快樂的話。

那麼在眼前的幸福,就不要這麼簡單的放手。

「志貴───你,在哭……!?」

「才沒有……!!為什麼我,要為了你哭啊……!!」

愛爾奎特她,只是說了句笨蛋。

難道說我,感情也變得反常了嗎?

「啊啊總之,趕快繼續尋找吸血鬼吧!!找出那個叫羅亞的傢伙之後,你就好好休息。這樣就萬事OK,一點問題也沒有了吧……!?」

愛爾奎特靜靜的,帶著平穩的眼神,點了點頭。

「可是───還是不可以啊,志貴。

雖然剛才志貴說我可以忍耐,但是現在,我無法再忍耐了。

剛才啊……我會一瞬間停止是因為──害怕志貴會因此恐懼我。

我…到現在為止已經被好幾個人類當作怪物般恐懼。所以現在對於厭惡自己的心情,已經感覺不到了。

「……可是,很奇怪哪。我卻不希望,聽見志貴當我是怪物………雖然對志貴來說我依然是個怪物」

啊哈哈的。

她勉強的乾笑了笑。

「……才不是───那個,因為是突然的,是驚嚇到───」

……說謊。

那個,是個連自己都無法欺騙的謊言。

愛爾奎特隱藏起了自己的眼睛。

……老師她說過。

────”連自己都無法欺騙的謊言,只會弄傷對方。”

「……我會在那一瞬間停止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因為在志貴的眼睛裡看到恐懼。以後,要是再那雙眼裡看到的話,我一定會壞掉的。

所以───志貴,不要再見面了───」

「什───────」

「就在這裡分手吧,志貴。

我們啊,一定親密過度了。」

突然的背對著我。

為了避著我的臉,愛爾奎特那樣說著。


……親密過度,嗎?

那樣,確實也沒錯。

我跟愛爾奎特。

明明跟對方認識不深,還做出那些事。

我要是放開愛爾奎特的手回到平常生活,她一定又是一個人作著這些事───

「……那個。確實是親密過度。

但是,我後來覺得…就這樣子吧!因為,一個人一定很孤獨。」

「────」

愛爾奎特沒有回答。

她的背,變得很無力。

───我想就這樣抱緊著她,想要支持她的難過。

「而且,老實說這幾天很快樂啊。雖然有用到死的眼睛,不過,也不是什麼討厭的事情。

……所以,讓我幫到最後吧!?就這樣放著不管,我會睡不好的」

「……嗯,這點你不用擔心。

我絕對會殺了羅亞的。即使要互相廝殺也一定會幹掉他。……所以志貴這樣就好了。這個街道會回到原本的樣子的,不用擔心」

背後的聲音,完全沒有那平常明亮的感覺。

……我真的──已經忍不下去了。

要是更加超過的話,真的就要老實放棄了。

「……笨蛋。我擔心的不是這件事」

說著,往愛爾奎特那走去。

「啊────」

愛爾奎特想要逃跑。

我從後方抓住她的手,強行讓她回過頭來。

「志───貴」

「因為有些話不說清楚不行。

……聽好了──我說要幫你,打倒街上騷動的吸血鬼。

保護自己住的街道這些啦,並不是真的是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雖然我自己嘴上那樣說,其實自己也知道,那些理由不過是大義名份罷了。

我,只是────

「因為我只是單純的,喜歡你。因為想成為你的力量,所以我說想要幫助你。

事到如今───才叫我當作沒有那回事,這叫我怎麼辦得到呢?」

清楚的告訴了她。

從正面,緊緊的抱住愛爾奎特。

「啊────」

愛爾奎特的聲音,沒有抵抗的意思。

沒有阻止抱緊的我,只是呆然的站著。

撲通。

「你…如果想要我的血的話,也沒有什麼不好的」

撲通。

「……志貴,好痛───手,好痛───」

撲通。

「就算這樣。就算是,那樣的話───」

撲通。

「我還是,一直…想要你。現在這樣也是───聽到愛爾奎特的心跳,自己就像慾情得好像要發狂一樣───」

撲通。

抱緊的手臂,緊貼的身體。

感覺得到,愛爾奎特的心跳。

「……不對,志貴。那個是……只有這瞬間,我,好像要發狂,那個……」

撲通,撲通。

就算只有,那個聲音───卻是要命的想抱著你,如此的反常。

「───這樣就夠了。現在,我愛著愛爾奎特,這就是遠野志貴的真實。───除此之外的事情,我什麼都不想管」

撲通。

「還是說───你…討厭我嗎?」

咚。

心跳,停止混亂。

「……不可以。這個問題,還不能回答…」

心跳,停止了。

換來的代價。

輕輕的,像落下來的雨水,愛爾奎特的雙手在我的背旋轉般。

一開始溫柔的。

之後,為了回應而激烈。

愛爾奎特的雙臂,緊緊的,貼著我的身體。

一瞬間的抱擁。

什麼時候會離開,連自己都不知道。

像是協商好了一樣,我們互相解開了雙手。

「…………………」

愛爾奎特低著頭,臉頰發紅著。

「─────」

距離天亮,還有一個小時。

天亮。愛爾奎特的時間就結束。

但是───我已經,不能忍受就這樣跟愛爾奎特分手。

准許的話,這時的她────



「───我的房間…」

「咦?」

「……那個,到我的房間吧……?如果說要保護我的話───我希望你今天…不要回去」

斷斷續續說著的聲音。

……即使是白痴的我,愛爾奎特說的話我多少能明白。

無言的點點頭,已經變成發燙得神魂顛倒的狀態,往愛爾奎特的房間走去。



到了房間裡。

……背後,只感覺到愛爾奎特的存在。

回頭的話,好像就”已經要到那種程度”,感情因而激昂著。

話雖這麼說,但我卻令人驚訝的冷靜。

不過,也許我不明白。

當深愛著一件事時,是瘋狂又認真的,可說是一種又矛盾又衝動的事情。

「────愛爾奎特」

正打算要回頭。

正要這麼做的時候───輕輕的,愛爾奎特的手觸摸著我的背。

「不要回頭。……暫時,就這樣吧…」

觸摸著背後的手,不知道想確定什麼,並沒有動。

「……吶,志貴。你還記得我第一次等你的那個時候嗎?」

「記得啊。被自己殺了的對象還笑嘻嘻的埋伏在那。怎麼可能忘記哪?」

「嗯───那個時候。我,非常憎恨你」

這就是言行不一吧?因為愛爾奎特的聲音非常溫柔。

「……愛爾奎特?」

「──已經知道自己的吸血衝動無法再抑制了。這一定,是最後的機會了,帶著這樣的覺悟追趕

著羅亞。

有時候被發現了,就算對方是不認識的也殺了,這樣什麼都解決了。

那個時候我的感情,只有,憎恨而已」

「然後,找出殺了自己的人是誰,在那條路上一直等著你。

快點,快點來。想著,你這傢伙竟然趁我不注意的瞬間…我一定要給你同樣的痛苦。

……真的好恨你。恨著恨著一直等到痛得快暈過去──」

背後,她握緊了手。

「……愛爾……奎特……?」

「不過,像那樣殺了我的人,至今還沒有過。對於對方是怎樣的東西,也滿有興趣的。

而且───目前為止,還沒看過是誰會那麼強」

「起初,只是憎恨。不過那時候,知道你是人類之後,整個就反轉了。

不管是怎麼樣的人,見面一下就變了。像那樣殺我的人,我第一次為此迷失自己─── 一直,心

中想著誰」

「───剛才志貴也說了吧?說一個人很寂寞。

我,覺得不是這樣。

可是───像要發狂般那樣的等著誰,為了等你而度過等待的時候的心情,非常幸福。

「真的很想立刻去找你,可還是忍耐著,等著你過來。

那時真的是快樂的。心撲通撲通的跳著,想像著志貴你是個怎樣的人──」

……愛爾奎特的手離開了背。

我───

「───我想。從那時開始我為了誰而必須做什麼?覺得自己一人總不夠完美。

志貴也說了喜歡我。

……或許,在見到志貴之前,我自己就已經戀愛了吧───?」

愛爾奎特的聲音,真的──很可愛。

……自己已經沒有必要猶豫了───回過頭,就這樣抱著愛爾奎特。




「嗯………」

很自然的,嘴唇互相重疊。

或許是某一方的要求,或者雙方都在要求。

真的,非常溫柔。

想要更加感受到彼此存在附近的感覺,重疊了嘴唇。


────哈………啊……


停止了呼吸,為了體會愛爾奎特。

柔軟的嘴唇。絕對沒有接觸到皮膚的接觸著。

雖然感覺大腦快要炸裂開來的感覺,但是感受到她的體溫,也就安心多了。

愛爾奎特的身體微微的發抖著。

但是完全沒有像被威脅一樣的樣子。

閉著眼睛,淡淡櫻花色的臉頰,非常可愛。

……真的,不敢相信。

那麼可愛的愛爾奎特。

不過只是這樣子,讓我更加的,感受到她好幾倍的可愛,真是意想不到───




輕輕的,離開。

身體互相擁抱著,彼此害羞著凝視對方。

「……剛剛那個,是接吻,吧……?」

她的臉頰染上了紅色,好像很害羞的,說著。

往上看著的紅色眼睛。

眼前細柔的金色頭髮。

「愛爾奎特……這樣,可以嗎?」

「───嗯。我…心一直在撲通跳著呢。」

撲通。

確實,她的心跳很明顯的感覺到。

還是說───那個應該是我的心跳聲呢?

愛爾奎特直直的看入我的眼睛。

「可是,有些為難。……我,這樣真的好嗎?」

「你是指什麼?」

「就是說呢,志貴。可沒有互相重疊嘴唇的吸血鬼喔!」

紅著臉。

是感到害羞吧?她笑著。

「───────」

那個樣子,已經完全把我將軍了。

拿下了眼鏡,再一次的抱緊了愛爾奎特。




────再一次。

已經不是想互相感受對方那樣的接吻。

已經是,搶奪般,互相要求的接吻著。

「嗯────」

愛爾奎特倒吸一口氣的聲音。

沒關係的。

已經──無法負擔了。

深深的──深深的互相重疊嘴唇。

「嗯、唔………!」

哈啊,愛爾奎特想要呼吸。

我連那呼吸都想要奪取過來。

抬起她的下巴,壓著額頭。

用嘴唇遮蔽嘴唇,舌頭纏繞著舌頭。

「哈───啊、嗯───」

壓住了正要離開嘴的愛爾奎特,讓舌頭爬著。

在她的口中,讓伸進去的舌頭沾滿唾液。

那個聲音,那個感觸,能夠容易的想像兩個舌頭互相纏繞的情景。

對打算拒絕的愛爾奎特的舌頭上,往這裡捲進。

互相溶化般,互相纏繞般,互相吸吮著。

舌頭尖端的感覺,好像癢癢的。

但是,吸吮著舌頭根部的感覺,那才能說是零度的顫抖。

「嗯……啊、嗯……」

沒法呼吸,喉嚨蠕動著。

愛爾奎特那白色的喉嚨,想要氧氣般痛苦的活動著。

每次───在她的口中纏捲著我的舌,嘴唇互相吸吮著。

哈啊,哈啊,哈啊。

……在彼此的口中。

反覆著無法呼吸和舌頭、體液的濁音。


還沒結束───

那個就像要到盡頭般的快感。

因為口、舌離腦隨比較近吧?

由生殖器帶來的性興奮,直接闖進腦中互相纏繞著的空白。

快感和──意識的控制好像要啪擦般爆裂的衝擊快感。

「啊……嗯、嗯………!」

難過的呼吸著。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想要呼吸的愛爾奎特的嘴,現在她自己纏上了我的舌頭。

雖然我的舌還是與她互相纏繞著,但,是侵入我的口中。

「哈……啊」

這才注意到──才發現那個是我的聲音。

不敢相信。

別人的舌───自己的口中包含著別人的舌。

那種感觸…被異物玩弄的微妙厭惡感。比剛才還要上千倍的,彷彿要死掉般的快感──────

──。

「哈……嗯、嗯、嗯啊……!」

一邊尋求呼吸一邊貪婪著彼此的嘴唇。

「呼……啊、嗯嗯─────」

舌頭與舌頭接觸的時候,變成了帶有毒藥的性感帶。

僅僅是,互相接觸,就讓呼吸慌亂。

被吸,被咬。

只是這樣,就像是要讓自己消失,甚至,連眼前的對象都無法思考了。

「嗯────」

為了忍耐這感覺而閉上眼睛,回應著在我上方的愛爾奎特。

剛才那樣子,跟那溫柔的接吻是完全不同的。

在這裡的,是交配中的雄性與雌性一樣。

彼此的口中已經是gchagcha的。

充滿著嘴角溢出的唾液。

對方的嘴,往自己的口中倒入了,對方的體液。

那個東西───反而不顯得骯髒,而是像極好的春藥一樣的削弱著思考。

已經,就這樣的───已經不只是想要舌尖,還想要其他都能夠溶合,於是離開了愛爾奎特的唇



「哈啊……哈啊……哈啊……」

心臟很痛苦。

真的很痛苦,不知道是不是進攻的時機了。

完全無法順利的呼吸。

就算這樣,自己現在只想要觸摸愛爾奎特的身體───

「……志貴?」

擔心著我身體的狀況,愛爾奎特窺視著我的臉。

那個染上紅色的,難過的臉。

「愛爾……奎特……」

無法抑制。

就這麼抱緊著愛爾奎特。

「我───想要,抱你。真的只是,作為男人跟女人的,單純的想要你───」

「………………」

愛爾奎特沒有回答。

只是,低著頭。

愛爾奎特整張臉紅通通的,點了點頭。


來人啊!上主菜了!(有H)



深深的睡眠之中。

愛爾奎特先醒來了,是因為作了什麼惡夢嗎?

她一個人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做什麼。


你在做什麼?我這樣問她。


「啊咧?志貴你起來了?」


不……說是起來嘛,精神還是模模糊糊的。多虧愛爾奎特你哪,我這身體還沒法好好說話。


「───這樣啊。我很高興喔!雖然很不好意思啦」

……愛爾奎特像個少女般笑了笑。

雖然自己閉著眼睛,還是覺得她傻得可愛,不過她現在看起來非常的幸福,所以這種細微的小事就不管了。


「吶,志貴?」


怎麼了,還在做什麼啊?你也很累不是嗎?到夜晚之前只要睡覺就好了。


「如果。我成為真正的吸血鬼的話,志貴你會怎麼辦呢?」


……什麼奇怪的問題。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吧?

因為你不是害怕吸血嗎?


「───所以,萬一………

為了生存而奪取別的生命,這是自然界理所當然的法則吧?所以───如果我變成那樣的話────」


……不要說了。

那種事是不可能的───你之前不也說過,不喜歡血嗎?


「是嗎?…但我想我是喜歡的。雖然不知道會變成怎樣的結果,但是那個時候,我覺得好像能夠得到救贖」


……啊啊,這些話,你之前也有說過吧?愛爾奎特。


「嗯。所以……有時候看著志貴就會想,我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


……愛爾……奎特……?


「───好喜歡你,志貴。

有著這這樣的心情,想用話語傳達給你,你真的──好溫柔」


……為什麼……

愛爾奎特你,為什麼要哭呢…?



「所以就是這樣,我要在志貴醒來前離開。

……因為當著面就不能說再見了,所以…原諒我這麼做──」



……喀嚓,打開了門的聲音。

睡著了。

模模糊糊的,只聽見了那個聲音。






「───────嗯」

醒了過來。

從窗子進來的陽光還很明亮。

看了看手錶,時間才剛到下午。

「糟糕了,學校……!」

發起了身體。

……仔細想想,今天是星期天啊。

沒有必要去學校,就算有事也說是生病。結果也沒跟家中連絡,就這麼住在愛爾奎特的房間裡。

「──────」

話說回來,好像夢到了奇怪的夢。

愛爾奎特說了些話,最後,跟她接吻的夢。

「……哈啊。我,太鬆懈了哪?」

說不定愛爾奎特還在床上睡覺著,那樣就是那幸福的夢的證據了吧。

「我說你啊,愛爾奎───」

環視了整張床。

───聲音,中斷了。

「───愛爾……奎特?」

茫然的看著床鋪。

床上什麼都沒有。

到處都看不到,愛爾奎特的身影。


───所以,我走了。


夢中。

她,說了───這樣的話。

「等、等」

在房間裡尋找。

當然沒有愛爾奎特的身影。

只是,發現了一個東西。

在桌子上,只放著一張紙。

「───什」

……開什麼玩笑,這是哪國的語言啊。

紙上只有寫著,”Bye-Bye”跟”只是這樣”這樣的字。

「───為什,麼……」

不願相信。

但是除此之外───愛爾奎特為什麼這麼做,卻可以理解。

「────為什麼…」

……開什麼玩笑。

Bye-Bye之類的話、很簡單就能明白。

不是都,約定了嗎?

都一起約定了,都說要跟她共同努力到最後了啊!?

為什麼?────為什麼,你,又一個人離開了────!?


「為什麼為什麼哪!!愛爾奎特────!!!!」

用盡全力的大叫著,手中的紙片也被捏爛。




───在那之後的我,好像發狂似的。

飛奔出了房間,往街道上奔跑。




……沒有發現愛爾奎特。

我知道。

我知道──她已經打算絕對不會再出現在我面前了。


───就算這樣,我不會死心的。

就算會發瘋。

想要找到他,就算像個白痴大喊著她,卻也沒發現愛爾奎特。

已經,絕對的,見不到了。

「───────」

就這樣,絕望的,結束了。

她一個人跑去跟羅亞這個吸血鬼決鬥,想就這樣消失嗎?

……不,應該還沒有結束,我認為她還在這個街上。

「───────」

像是發瘋了,什麼都沒法思考。

……唧~唧。在耳朵深處,彷彿聽到了蟬鳴聲。

蟬,蛻下的殼。

自己的身體好像變得輕盈,裡面什麼都沒有,連思考都不會了。

所謂的靈魂脫離就是這種感覺嗎?



連眼淚都流不出來。

像是空殼一樣的,只有腳走動著。

或許是動物的回家本能吧。

已經一無所有只剩自己,習慣性的往自己的家,走著────

http://floating-island.easybbs.tw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