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島£

我們不要積分、金錢、權限、等級!我們只是愛分享!

2017/08/13 發生悲劇了....
由於隨身硬碟的無預警損壞加上早期用的分享空間被關閉
因此很多珍貴的檔案還是流失了....
為此站長難過了很久
最傷心的還是花了近兩個禮拜蒐集下載整理的虛擬人生1....
若載點失效的文章會在特別標明
另外也衷心希望之前有下載到並持有完整檔案的朋友們
能夠再次上傳分享給大家

-------------------------

這裡!是一個分享的好所在!

網路上很多論壇
資源檔案豐富
但是關於檔案分享或是教學等等方面
往往設限重重
積分啦!金錢啦!回覆後才可瀏覽…等等的
我們只是想分享、想要簡單的保存檔案、學習或是研究
何必搞得這樣設限重重?

£漂浮島£是一個以站長我分享檔案為主要的論壇
當然也很歡迎跟我有一樣想法的人加入這論壇(需要開設新版或是其他協助歡迎跟我說)
我只是想把檔案分享傳播出去
就這樣而已
我不要什麼虛擬的金錢權限積分
也不要虛偽的回覆 謝謝大大、推、頂、讚
這論壇
就這麼簡單

當然
我們希望有更多人能分享你的知識或是資源!
讓這些資源能廣泛的流傳!
而不是永遠只在少數人手上!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翻譯】月姬 本傳 愛爾奎特路線:朱の紅月II(上)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阿傑


系統管理員
朱の紅月II(上)

───到了早上。

醒了過來,戴上了放在枕邊的眼鏡。

……越過窗戶看出去的天空,是一點雲也沒有的大晴天。

「…………………」

雖然迎接了如此完美的早晨,但自己的心情卻依然灰暗沉重。

理由……想也知道。

昨晚關於愛爾奎特的那一件事,一直在腦中環繞離不開,讓我一直被罪惡感折磨著。

「……雖然說是要彼此都忘記───但那種事,怎麼可能忘的了哪?」

盯著自己的雙手發愣。

手指彷彿記住了愛爾奎特的肌膚觸感。

現在要是碰到她的皮膚的話,就會想起那冰冷細滑的體溫。

雖然當時的自己什麼都不管了,

但現在這樣回頭看看就會清楚的明白到────我做出了那種事情───


愛爾奎特雖然說”就當作沒回事,忘記吧”,可是在我懺悔的時候,只有這一點…怎麼也沒辦法忘記。

既然我會感到後悔,那麼為什麼在作出那種事情的時候,無法保持著理性呢──?

像動物那樣野蠻的接觸,而不是像人類的接觸───

───我知道。

我看到了愛爾奎特的金色魔眼後就失去自我了。

但是自己卻沒有注意到──其實從很久以前,遠野志貴就已經被那傢伙吸引了。

明明是那麼單純的事情,我卻現在才注意到────





家裡早晨的氣氛並沒有與平時不同。

翡翠來叫我起床,然後到了客廳看見琥珀跟秋葉,在去學校之前稍微互相問好。

跟平時一樣什麼都沒變。

心情一片空白般的空洞,即使別人跟我說話,我也沒有回答。

自己就這樣心不在焉的離開了房子。





在學校正門前的學生們好像都很不爽的樣子。

「對喔。今天是星期六了…」

這幾天,因為跟愛爾奎特周旋的關係,所以完全沒有了時間概念了吧?

話說遇見她那時,是星期五的事情了。

那傢伙在一星期前,在學校前面的十字路口等著我。

「……那傢伙,那時是在笑著…」

這樣說來,確實是在笑著。

即使是在埋伏殺了自己的對象,也那麼有精神快樂的在等那個叫做遠野志貴的殺人者。

「……真是的。要是今天晚上那傢伙會來的話,可要問問她理由」

───如此說著,卻又心情沉重。

愛爾奎特大概不會再來公園了。

越是去回想,就越是體會到──昨天晚上是最後一晚了。

自己之所以會感到這麼沉重,什麼事情都心不在焉,完全就是因為那樣的事情。

我也許已經不能再見到愛爾奎特了───那樣的後悔感,就像沉重的枷鎖一樣纏在身上───




坐上了自己的座位。

距離師生座談還有一分半左右。

並沒有做什麼,只是呆呆的看著校園裡。

「……………」

哈啊,發出抑鬱的長嘆。

如果是平常的話,有彥就可以當作談話對象,但今天不同,無力得不想跟他談。

「……怎麼了啊,一點精神也沒哪?你昨天沒來學校,來了又像是沒來一樣。唉呀唉呀,遠野你就真的覺得學校這麼無聊嗎?」

有彥大大的拍著我的肩。

「───有彥。雖然不好意思,但是今天我想一個人靜靜。反正就算我不在,你還有學姊,所以我不在你反而幸運了不是嗎?」

「哈───?你在說什麼學姊?我們認識三年級的人嗎?」

「……你在說什麼啊你。希耶爾學姊不是二年級而是三年級的啊。……話說回來,雖然她時常給人是學妹的錯覺,但再怎麼說學姊還是學姊吧。」

「所以你說的那位學姊……到底是誰啊?我們學校有留學生嗎?」

有彥是非常認真的懷疑著看我。

「你在說什麼哪,學姊很明顯是個日本人啊……」

不過,等等。

也沒有人說過,那個人是個日本人的話。

「也沒有人這麼說過啦。不過,我們之前不都叫她希耶爾學姊嗎。」

「所~以~啦~,我才說那個學姊到底是誰啊?我說遠野,你是不是病剛好的關係啊?」

沒聽到有彥的玩笑話。

「什…………」

對了……

為什麼沒有注意到那個不正確的地方?

希耶爾這個名字,不管怎麼叫都不像是日本人吧?

我跟那個人雖然好像很熟的樣子,卻連名字都不知道。

不僅如此,連他是幾年幾班的學姊都不知道──

在一開始的時候………我跟那個人第一次遇見的時候,為什麼會深信彼此是以前就認識的熟人……?

「───────!」

突然站了起來,讓椅子發出喀吱的聲音。

「? 怎麼了遠野,你從剛才就不太對勁啊?」

「我去教職員室。不好意思,幫我在任課老師面前說好聽一點。」

背對著正歪頭的有彥,跑出了教室。





調查了職員室中的三年級學生名冊,但是名叫希耶爾的學生並不存在。

也稍微向當時在職員室的老師們打聽看看了,但是沒有一個老師記得希耶爾學姊的事情。



下課後。

說是星期六有事,師生座談一結束,同學們就像蜘蛛的孩子一樣從教室裡奔散出去了。

「──────」

雖然到了難得的星期六,但卻沒什麼幹勁。

像是死者一樣的氣氛,一個人踏上了回家的歸路。





「歡迎回來,志貴少爺」

回到了家中,出來迎接的是翡翠。

雖然她特地出來迎接,但沒有空回答翡翠,我就這麼埋進了自己的房間。




───吃完了晚餐,回到房間。

快要接近,跟愛爾奎特約定的時間了。

「……我應該去嗎?」

不知道她是不是會來。

但儘管如此,我已經發誓不會再放鴿子了,自己承諾的事情沒有取消的道理──




在十點之前到達了公園。

一點人影也沒有。

我坐在長椅上,一邊看著時鐘上的秒針行走,一邊等著愛爾奎特的到來。





已經十一點了。

……公園就像凍結了一樣停止著。

完全沒有新流動的空氣,和來往的人。

愛爾奎特沒有來的樣子。

沒有事情,僅僅是讓時間就這樣白白浪費。

我─────決定繼續等。




─────時鐘的指針正要走到頂點。

來到這裡已經二小時了。還是沒有看到愛爾奎特來這邊的樣子。

我─────還是要繼續等。





…………公園的時鐘已經指上十二點。

距離約定的十點已經超過了二小時……

「───呼」

在長椅上低著頭,呼出了長嘆。

「……還不來啊,那傢伙……」

不知道她會不會來。

雖然是不知道,但還是不能就這樣離開。

「───啊啊,再這樣等下去的話都要天亮了哪,可惡……」

兩腿向前伸,幾乎自暴自棄的說著。

────叩。

「………啊咧?」

等等。

在休息站的背後,剛剛──我好像看見白色的影子。

……而且在跟我目光相遇的瞬間,好像變成什麼引子似的。

「─────」

我從長椅上站起來,往休息站的方向走去。

……對方似乎是判斷不必再隱藏了,白色的影子忽然出現露面。



「啊哈哈~被找到了哪~」

真是受不了,愛爾奎特帶著非常陽光的表情出現了。

「愛爾奎特,你───」

「嗯?什麼?」

「───真的,來了啊───」

不敢相信的,說出了這樣的話。

「因為都約定了嘛,所以我來啦!不過比志貴早來了十分鐘左右。」

呼~,愛爾奎特別開了臉。

「……你說,比我,早了十分鐘……」

我是十點之前來的,但他說比我更早來的是指──?

「什麼啊……?既然你比我早來,那你怎麼不出個聲音啊?害我一直在那裡等著。」

「因為,我要躲起來看志貴的樣子決定嘛。」

「─────」

……這樣啊。

雖然表面上作出跟平時沒什麼兩樣,但是愛爾奎特好像還是擔心著昨天的事情。

所以才───不想看到彼此的臉,把自己隱藏起來?

「……對不起。那個,那麼簡單的事情───」

「真的呢。志貴在這邊一直沒有注意到我呢。

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發現的,心一直是撲通撲通的等待著。

雖然是兩個不同的想法決定見面,但是因為志貴的關係所以變得不能使用了」

「────咦?」

她所謂的不能使用,那是什麼?

「愛爾奎特───不是因為你不高興,所以才隱藏起來的嗎……?」

「為什麼?我只是覺得無聊,所以只是跟志貴你玩一下呀。」

如此簡單的說著,一點也沒感覺到我心中的焦急。

「……說什麼跟我玩哪,你啊───……」

見面後,煩惱一瞬間就消散了,感到非常的愉快。

見到他之後,什麼苦惱的感覺都沒有了。

……說起來,這傢伙是個不知道我的心情的、任性的、自由自在的消遙傢伙───

「─────哈」

仰望夜空,大大的吸入一口氣。

還真讓我有點…驚訝。

愛爾奎特看起來還是跟以前一樣,讓我稍微放心了一點。

因為這個證據,之前那個沉重渾濁的心情好像被洗滌了一樣。

「……真是的。你這傢伙啊…真敗給你了。」

「是嗎?不過志貴看起來很疲憊呢?」

「不,…反正也不是什麼非要隱藏的事。」

……就這樣,忍不住說出口了。

「不過,能再見面真是太好了。老實說,我還以為不會再見到你了」

「───咦?志貴你,之所以會在這呆二小時就是這個原因啊?」

「……不是。昨天…發生了那種事。我……還一直以為無法再見到你了」





「─────」




「……不可以喔,志貴。我說過了,忘記那件事情吧…」

愛爾奎特的聲音非常微弱。

「啊──────」

……白痴。

真是,明明她已經說過了,我卻還───我真是個大笨蛋!

難道愛爾奎特看起來跟以往一樣,是因為,為了保護自己才這樣的───?

但是,那樣不對。

愛爾奎特之所以這樣,完全是因為擔心我的那件事情───所以她才表現的跟平時一樣啊!

「……抱歉…我真是個大混蛋…!這樣我就沒有對你大聲怒吼的資格了」

「別再說了。那是我的責任。忘記之後,對我們雙方都好不是嗎?」

愛爾奎特用明亮的語氣說著騙人的話。

昨晚的事情、在乎著那件事的自己。

可是──就算你說要忘記,但是你那樣的表情──讓我怎麼可能說忘就忘了呢?

「───不對。昨晚的事情,要說的話應該是我不對。即使我罵自己是個笨蛋,我再怎麼想忘也沒法忘記───」

「咦───志貴?」

「因為我今天早上一直想著你的事。一直在想,要是見到了你,我一定要好好的道歉。

所以、那個───我不會…忘記的──」



「─────」

愛爾奎特轉開了視線。

我也───無法正面看著她。

總覺得好像說了不該說的事情,不能好好的看著她。



愛爾奎特沒有任何回答。

彼此,只是在等待對方的下一句話───結果就是,長長的沉默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兩個人始終是一直站著。


最後,愛爾奎特點了點頭。

「……嗯,老實說吧。




就連我也沒辦法忘記,志貴」

愛爾奎特紅著臉,說了這句話。

「愛爾奎特────」

她這個樣子,讓我感覺非常的…可愛。




當我這麼想的瞬間───愛爾奎特看了看四周。

不知不覺在四面八方,已經聚集了些人影,包圍這裡,眼睛散發著殺意。

「什………!」

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被包圍了。志貴,準備好。要是不戰鬥的話就會被殺的」

「你說要戰鬥,是這些人────」

「志貴拿下眼鏡就簡單多了。他們,可是一群被砍掉手指也不會流一滴血的”死者”喔!」

「…………!」

急忙從口袋中取出短刀,拿下了眼鏡。

確實。

包圍著愛爾奎特跟我的五個人,身上有著人型的塗鴉線。

「什麼───!可是昨天不是解決了那些死者嗎、愛爾奎特!」

「───是啊。這些死者是我昨天晚上解決的死者們呀。」

愛爾奎特瞇著眼睛,瞪著那些死者。

死者們用緩慢的動作逐漸靠近過來。

「那麼昨天,是死者們裝死嗎……!?」

「怎麼可能。我還沒衰弱到那種程度哪。……但是,我也無法提出確實的反駁。因為昨天沒有確實的看他們變成灰消失」

死者們更進一步的,縮小了包圍網。

我自己握著短刀的手,微弱的抖著。

老實說,在這裡的死者完全感覺不到壓迫感。

如果尼祿是所謂的怪物的話,這些傢伙僅僅是稻草人罷了────

───但是,五個人。

我,面對這麼多的死者───我一個人類作得到嗎!?

「──志貴,猶豫的話就會死的!這些傢伙已經不是生物了。被吸血鬼吸了血,成為死者之後就再也沒有還原的機會了──儘管如此他們也只是被使役的,一群人偶罷了。殺了他們並不是什麼罪惡!」

從背後傳來了愛爾奎特的聲音。

不知不覺的,她好像已經站在沒有防備的我的背後。

「等等!你到底在說什麼事情!?」

「……這個世界操縱屍體的魔術很多。所謂人類的屍體,比起動物跟無形的東西,魔力更容易裝填,所以使用起來很方便,但是───現在沒有慢慢說明的時間了。

來了喔,這些傢伙!」


愛爾奎特好像離開了。

同時,死者們猛撲了過來。

死的具現,猛撲過來。

舉起雙手,輕而易舉的飛了起來。

「────唔!」

猛力的跳躍越過,感覺到死者的突進。

耳朵感覺到了背後的情形。

「可───惡………!」

全力回頭。

那裡好像有同樣的,容易就能幹掉的死者。





────死者的身體,充滿了『線』的死亡破綻。

是因為,不管短刀攻擊哪裡都能輕易的切斷他們的肉體吧!

死者的動作非常緩慢。

比起尼祿,這已經是非常小意思了。

「──────」

死者往這裡攻擊過來。

要殺了他們,非常簡單。

我要在他們舉起手的瞬間,往沒有防備的左下腹攻去───


『線』就像是血管般的蠢動。

直視著心臟般的『點』────

「混───帳………!!!!」

發出了鏘的聲音。

短刀,沒有攻擊到死者的左下腹,只切斷了揮起的手臂。

變成一只手臂的死者,一點躊躇也沒有的往這邊攻擊過來。

另一個死者,一點害怕也沒有。

單臂的死者攻擊而來。

穿過了瞬間的間隙,被另一個死者從後面撲了上來。

「啊────」

叩哩。

從後面,對著我的背───死者,咬著我的頸脖子。

這並不是吸血的行為。

而是動物,為了讓到手的獵物當場死亡,而咬著頭的行為是一樣的。

「咕嗚────!」

不應該用人類的的嘴咬著脖子吧!?

侵占著脖子的死者,牙齒很淺。沒有用臼齒,只用門牙咬著。

結果,發出了啪茲的聲音,死者的牙齒折斷了。

儘管如此───死者還是想用那樣的嘴咬我的脖子。

並不怎麼痛。

只是覺得…很討厭。

「啊……啊、啊───」

單臂的死者在面前走著。

總之,如果不殺死這些死者的話,就只能被殺。

方法非常簡單。

只要用短刀切斷那些,打算繼續做著沒用的咬人行為的,死者的臉,就行了。

「────────」

可是───那個,也是殺人。

我知道。

我知道他們已經不是人類,已經不是活著的───但還是,覺得難受。




───太天真了。

即使對方已經是死人了───還帶著人的型態,正在蠢動著。

我要是殺了同樣身為人類的人,總覺得,好像有什麼決定性的地方弄錯了───

「志貴───!?」

遠處,傳來面對三個死者的愛爾奎特的聲音。

雖然自己眼前已經有死者,但還是不由自主的,將視線移到聲音的方向。

───在那裡,發生難以相信的光景。




「───────」

愛爾奎特她,受了傷。

那樣緩慢的,她不需要一秒就能解決的死者們,追著愛爾奎特。

她的呼吸很慌亂。

腳步也不太穩,那樣的───連我都能簡單衝上去一擊幹掉的死者。


唰,死者的手撕破了愛爾奎特的衣袖。

愛爾奎特的反擊───她帶著傷將死者的身體從頭到腳的,強迫的撕開成兩半。

地面上躺著兩個,壞掉的死者。

同時───另個死者帶著黑色的死之波,往愛爾奎特的方向過去。

「愛───」

喀噠,愛爾奎特突然的跪下了。

即使是我也能清楚了解到,她正哈啊哈啊的慌亂呼吸著。



在那裡───兩個死者攻擊過來。

踢了一下跪在那裡無法動彈的愛爾奎特,就這麼倒在地上。

「住───」

在那之後,一群的死者。

─────明明沒有表情,但卻好像露出了卑鄙的笑容,在愛爾奎特的身體上動手。

「住手───」

……好像十字架般的張開。

────就像,昨晚,我,凌辱她的那個時候。

「住手!你這傢伙───!」




錚。

切斷了打算從後方咬來的死者的臉。

在我面前的是,不知道為什麼停止的死者,支撐著的左下腹部。

那裡是死者的『死』。

嚓,死者什麼也沒做的發出了崩壞的聲音,回頭一看,沒有臉的死者,也被殺了。


跑了起來。

在她身邊的死者們,注意到了我而紛紛站起來。

往我攻擊過來。

「─────」

問題就先這樣解決吧。

依照襲擊過來的順序,一一切斷了死之『點』。




「哈─────啊」

全都結束了。

總算,能夠好好呼吸了。


「哈───啊」

眼前是變成灰的四具人形屍體。

連愛爾奎特幹掉的那隻也算在內,是五具。


「哈──啊」

殺。一點猶豫也沒有的,將生命給停止。


「哈、啊」

現在,還沒辦法好好思考。後悔和自我警惕,因為是對自己的責備吧。


「哈啊───哈啊───哈啊」

儘管如此,已經很好了。

比起愛爾奎特受傷,這樣就好了。

我這是頭一次。

用這自己的意思,好好的保有遠野志貴的理智───為了某人,使用這個力量。


「哈啊───哈啊───哈啊」

呼吸還沒辦法安定下來。

在慌亂的呼吸中,還混雜著微弱的喘氣聲。


「………愛爾奎特」

愛爾奎特還是很痛苦的跪著樣子。


「沒事吧!?愛爾奎特……!」

往愛爾奎特的方向跑去。

從她背後看過去,她正哈啊哈啊的喘氣著。好像不要別人知道一樣的痛苦著。


「怎麼了,身體流這麼多汗。難道是身體的傷,裂開了嗎……?」

蹲了下來,想要看看愛爾奎特的臉色狀況。



「志────貴(ki)」

但是,愛爾奎特一手遮著臉。

我看不見她的臉色狀況。

只看得見───在她的指間,有著充血的紅色眼球。

「────」

愛爾奎特不是普通的痛苦。

哈啊哈啊的,與其說是一段一段的呼吸,其實根本就是喘氣。

飢渴的呼吸。

充血的眼睛。

散亂的金髮。


「愛爾───奎」



────撲通。

無法言喻的危機感,記住那感覺的身體想要往後退。


但比起我的行動,想要吸我血的她的牙齒,是更快幾倍的速度。




愛爾奎特的雙手。

就這麼壓住了我的身子。

「愛爾───」

原本要說出名字,呼吸卻停止了。

充血的雙眼。

像野獸一樣尖銳的牙齒。

完全沒有溝通的機會,絕對性的重壓感。

現在,在我眼前那個正要在脖子上留咬痕的人,不是那個遠野志貴所知道的她。

什麼都沒辦法作。

連手指都不能動。

沒想到,會被咬。

所謂被捕食的立場,就是這樣子嗎!?

牙齒、咬進了脖子────這裏,只有,恐怖。

「噫────!」

發出了悲鳴。

這瞬間,自己竟然覺得自己的聲音如此可憐。

可能是個性的原因。

感覺愛爾奎特的變化因此而停止了。



但,在那之前────

砰!────在眼前是響徹的激烈爆炸聲,愛爾奎特的身體就這麼被吹飛,朝我來襲。



「什────」

簡直像是被車子正面撞上一樣,愛爾奎特她也被吹飛了。

雖然那樣,但卻一點傷也沒有,她立刻站了起來。

「我剛………才」

愛爾奎特呆然的說著。

我───到底該做些什麼?這個時候卻連思考都沒辦法───

在那裡的是。

「你剛剛正要吸他的血喔!」

像敲擊似的,冷冷的聲音傳來。

「不過那也是你的本性哪,愛爾奎特.布倫史坦德」

頭上傳來,沒有任何寬恕的聲音。
抬頭往上看往月亮。

在那裡的是───像那天晚上一樣,穿著法衣的人影。

「學、姐────」

錯不了的。

不管怎麼看,那個人影就是希耶爾學姊本人。

學姊沒有看著在腳下的我,而是瞪著遠方跪著的愛爾奎特。

「就算消滅同族的吸血鬼,你是個吸血鬼的事情也不會改變。

……為什麼要把他拉進來讓他知道,這就是沒有考慮的後果哪,尊貴的女人」

學姊的聲音,好像有所不同。

沒有嚴苛沒有溫柔。

毫無感情的聲音───少了人類的感覺。

發出了微弱的腳步聲,學姊從街燈上降到地面。

「原本,我是不知道的,但也不能讓一般人被她殺了。

要和你競爭這是計畫以外的事情───必要的話,就在這裡解決雙方的私怨吧。」

「──開什麼玩笑。根本沒打算讓你有關係,而且───」

愛爾奎特帶著充滿厭惡的眼神看著學姊。

「我,根本沒打算殺志貴」

「───完全沒說服力啊。剛才你做了什麼?也許是他看到你發出怎樣的聲音,並不是認識吧?」

「───────」

「憎恨我也沒關係。那麼,當你的不吉之眼對著他的時候。要不要問他本人那個時候的感想呢?」

一閃。

第一次,學姊將視線往我身上。



「───────」

愛爾奎特難受的岔開視線───公園頓時被沉默給支配著。



喀。

一步,穿著法衣的學姊往我這裏走了過來。



「下等的吸血鬼。從一開始,他就沒有在你身邊的資格」

「什麼─────」

────絕對不是,那樣的事情────

學姊究竟是誰?剛才愛爾奎特為什麼那樣?

雖然自己完全搞不清狀況,但是就只有這一點我可以斷言。

因為────我自己,只是想站在她那邊的,所以───

「不對……!什麼嘛學姊,突然這樣冒出來,而且你剛才說的我也不能完全明白哪……!

雖然愛爾奎特確實是吸血鬼,但是吸血的事情一次也沒有過!即使剛才學姊說那什麼資格、那種事、是在開玩笑吧────!?」

「遠野君請安靜。一次也沒有吸血,是嗎?嗯,確實他最近八百年也沒有犧牲者的紀錄了。但是────」

「你很囉唆哪!那種無關緊要的事情我根本沒有理由知道……!

聽好了,打擾愛爾奎特的話,即使是學姊來阻礙我也不准!

因為我───因為我自己喜歡幫助愛爾奎特,那麼這樣就能給學姊一個交代了吧──!!」

「───遠野君,你───」

學姊的聲音裏,帶著微弱的感情。

「───我明白了。既然遠野君本人都這麼說了,那麼我也沒有資格去責備。

但是───」

學姊的視線往愛爾奎特過去。

愛爾奎特───低著頭,不管是學姊那裡,還是我這裏,他都沒有看。

「………………」

「聽好,愛爾奎特.布倫史坦德。你這樣子,還想要待在他的身邊嗎?」

愛爾奎特沒有回答。

再一次的,看了我的臉之後,就這樣───往夜空裡的黑暗消失了,離開了這個地方。


「為───為什麼啊!你為什麼要逃,愛爾奎特……!」

打算追上愛爾奎特而跑了起來。

喀。

「────!?」

腳,無法離開地面───

學姊慢慢的往這裡走過來。

「這是為了不讓你追上她。因為我不能讓遠野君輕易被殺」

學姊的手,握著帶有刀刃的細長棍子。

其中一根扎在我腳下的地面───遠野志貴的影子,被固定著。(影縫)

「先說明一下,不能取消那個你就無法行動。就算遠野君本人再怎麼努力,遠野君的影子也無法離開」

「───別開玩笑了,我會跟丟愛爾奎特的!」

腳邊被刺著的刀給固定著。

但,怎麼樣也無法掙脫。

「有件事忘了說,能夠解除的人也只有我,所以請死心吧」

說著,學姊在我的眼前停下了腳步。

「─────」

狠狠的,瞪著學姊。

學姊了解了那個之後───哈啊的,吃驚的嘆了口氣。

「真是,受不了你───這麼做的勇氣毫無道理哪,遠野君」

「───咦……那個,學姊?」

「我知道。就連我也沒有辦法憎恨她的道理。但是現在這麼做是為了我們雙方。請你暫時聽我說一些話,我就會抽出來讓你活動」

學姊非常禮貌的抬頭看著我。

那個樣子,就跟在學校遇見的學姊沒有不同。

───是這樣子嗎?

雖然情況還無法完全掌握住,但是心情變得比較冷靜了。

「……因為遠野君突然有敵視我的決心。但是,有些不好的事情還是得跟你說。

這樣限制住你,非常抱歉。」

學姊深深的行了個禮。

……雖然看起來有點奇怪,但是學姊還是學姊。

「───好。不過我並沒有生氣,所以不需要那樣子道歉。因為學姊曾經救過我一次,我也有想知道的事情」

「───聽到你說這些話就好了。……那麼,遠野君有什麼想知道的事情?」

「……那個啊。學姊究竟是變成什麼人了?

那個外表,若無其事的飛了愛爾奎特,在學校又裝做是我學姊──」

哈啊,學姊拍了手,回答。

「那麼我問,遠野君是怎麼想的呢?」

「……嗯。雖然我也是從愛爾奎特那裡得知的,不就是教會的人嗎?」

「是啊。遠野君你想的對,我是教會裡專門驅邪的工作。

所以超出那個範圍的問題我無法回答,不過我認為這對遠野君來說已經足夠了」

「足夠?───那個,為什麼你這樣的人會來我們學校。如果退治吸血鬼是你的專業的話,為什麼不是像愛爾奎特那樣在街上走著找對象呢?」

「不,我去遠野君的學校是有目的的。那個……因為,等等會跟我要說的話有重疊到的地方,所以先從我這裡問問題,好嗎?」

「遠野君跟她合作,但是知道她追的目標是什麼嗎?」

「啊啊。……那個,會吸人的血來擴大領地的,古老那一類的吸血鬼吧?」

「吸血鬼大致分為兩個種類,是這事情吧。雖然不完全的但是不老不死,會聽會思考───」

「聽好了。有吸人血來保持身體的吸血鬼。然而,也有相反的,吸人血而不老的活著喔?」

「是的。但是,結果達到不老不死的境界者是否都沒有?在我們處理的人之中,也有吸了血後無法保持原來的身體的。

在身體上已經貼上了『死亡』的封條,那麼就不能稱做不老不死──」

我,對學姊為什麼說這些話感到不解。

「那些話,跟學姊到我們學校來有什麼關係?」

「有喔。已經要進入話題了,請安靜聽我說吧」

「……嗯,好───但是,希望盡可能的簡短,講些重點對我會比較好」

「……這樣啊?算了,既然遠野君這麼說的話我就盡量簡潔吧。」

總覺得學姊看起來很遺憾。

「那麼,我會盡可能簡潔的說明。總之,那些跟死徒不同的吸血鬼雖然不老不死,但總是不安定的。

他們的情況,單純因為他們的壽命是人類的好幾倍」

「……請問。他們,她們不只是壽命,力量之類的應該也比人類強,可是那個有關嗎?」

「基本上是沒有關係的。死徒的固有能力是他們還在人類的時候得到的,就在那百年裡讓他們成長。

他們即使成為了吸血鬼還是繼續學習,一直學習的結果,就成了超越的昇華現象」

「死徒們各自另外的地方活動著。今日所說『學習的東西』每個人都不同。

所以啊。就有了在那些死徒中,有個非常認真學習想獲得不老不死的人」

「……?明明已經不老不死的,卻還要繼續鑽研不老不死的方法?」

「是啊。這點只要死徒成為吸血鬼就能做到了,但他是想要用人類的身體去達到不老不死的頂點。

但是,他感覺寧可退化。認為自己這樣不完全,要讓自己完全,就要完成更加的不老不死」

「…………」

學姊繼續說著。

「既然這樣,有形物的滅亡是必然。時間的壓迫讓任何存在都無一例外。

吸血鬼們,只有被設定成可以比人更能忍耐這種壓迫。生命,在誕生的時候就已經包含了死了。自己要存在更久,即使是不會增長年齡的肉體,也無法逃過死亡的。

逃過死亡的,這種事情。

這個絕對的矛盾,是怎樣也無法解決的問題」

「───這樣啊。即使是任何人,都有死的時候。如果有哪個人不是,那個就───」

是一開始就不存在的人,了?

就連愛爾奎特在白天也像死。

真正不死的傢伙,在這個世界上應該是不存在的吧!

「雖然是這樣說,但是,他就是做到了在死後保持著自己的存在,所謂的不老不死他做到了。

……雖然這不是我們的教義,不過這就是所謂的輪迴轉世吧。

即使今天的這個自己死了,但如果能找到新的人類來當做修復原先死掉的自己。

……嘛、在消滅的那瞬間沒有先死亡、應該是這樣的不是嗎」

「所謂輪迴轉世是───總之是,死了之後在從嬰兒重新開始?」

「可以這麼說。在還存活的期間,事先決定好下一個自己的肉體,在那個嬰兒誕生的時候移植”自己”的所有情報。

那個嬰兒帶著他的情報長大成人,將自己的知性像影子般潛在。

到了能夠繼承”自己”知性的相應階段,那個嬰兒就變成了所謂的吸血鬼」

「───等一下。那是什麼?難道說是嬰兒還在母親體內的時候動手術?」

「不,並不是醫學上的方式。而是,在他被消滅的瞬間,他預先『下次在這個母體吧』決定了轉生的對象。

「雖然剛才說是”全部的情報”,不過簡單些解釋的話,就是所謂的靈魂了吧。

靈魂藉由大氣和別人交換,雖然說沒有感覺到,但是總之電波是相同的。發出這情況、收件的電波都是人類的腦。

他優秀的地方,是在於靈魂的無法計測,卻能像霧散一樣離開肉體這個容器,來做傳達這點吧」

「……不好意思,但是學姊。我實在不懂這些話跟學姊來學校有什麼關係?」

「總之結果就是。據說『轉生的吸血鬼』在遠野君的學校」

「──────哈啊!?」

「我追的吸血鬼,跟愛爾奎特所追的吸血鬼是相同的。

……也許,他還沒跟遠野君說只是『敵人』而已」

「……………」

無言的點了點頭。

確實愛爾奎特僅僅是沒有說出『敵人』這個單字而已,對方到底是怎樣的吸血鬼他完全沒提。

「他本來只是為了殺吸血鬼的,可是他出現之後她就只固執的追趕著他。

他至今轉生的次數已經17次了。

每次,都被她給消滅」

「……你說是每次都消滅……但是,那傢伙死了還是會重生?是這個意思吧?」

「────是啊。他被她殺,每一次一轉生,就又被她殺。如此一直反覆著。

她……對愛爾奎特來說,如果不是對方的肉體有不被消滅那樣能力的話,應該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了吧」

學姊微微的低了頭,好像咬著牙。

………不懂這是為什麼。

好像跟愛爾奎特一樣,學姊對那個『敵人』也有一些怨恨似的。

「……學姊。那個吸血鬼到底是個怎樣的東西?」

「基本上是男性,但是會根據轉生的肉體而變性。

這個死徒的麻煩之處,就在於要發現他的共通點是非常困難的。

不管父母還在,嬰兒出生時是多麼健康。在他作為能夠滿意的動的年齡時,他就會將變成吸血鬼的肉體的意識和面貌給改變。

「因此那個人類完全不會看到作為吸血鬼的片段。可是當他覺醒的時候,他會利用至今培養到現在的人際關係,完全融入社會中。

聽說教會的人注意到他的時候,那個街道就已經成為一個死城了───」

「等一下,那個,被當轉生目標的嬰兒,直到那傢伙覺醒之前都不會注意到啊?」

「……是的。但是,先不提一個肉體有兩個人格共存的原因,但是作為人類的嬰兒也仍然是他。

只是根據產生的環境,也有人格變成壞人的幾個。……但是作為大本的他醒過來的時候就去世。

「那個,總之,他死的時候會用下一個肉體去轉世,在那個肉體時間一到就會取回前世的人格,變成吸血鬼的自己」

「─────────」

那到底是什麼?

那些話───聽起來,很恐怖的感覺。

「……太奇怪了啊,那個。雖然不太明白,但是覺得那些話怪怪的。

可是吸血鬼──變成吸血鬼時改變了外貌,為什麼是變成怪物?

無論怎麼樣,前世的人格覺醒,外表也應該是人的樣子吧……?」

「不,轉生的不是人格而是靈魂。被真祖吸血過的人類不僅是肉體,連靈魂也會污染。

因此它讓靈魂繼承”下一個自己”的情報,在他覺醒的時候讓肉體也變成吸血鬼──」

「但是,為什麼──?」

「遠野君說的,還有錯誤之處哪。

他活著的時候會決定下一個轉生的地點。

轉生優先選擇的門地有兩個條件,一是富豪。

在社會地位高,財產豐富的家庭中誕生的話,之後要讓整個街道都吸血鬼化是非常方便的。

「還有一個,這個是很重要的,但是似乎在普通人中比較有,在這其中擁有特別力量的人們。

那個被稱為魔術,一種學習就能掌握的神秘,肉體天生就擁有的特殊能力。

─── 一般來說就像超能力者跟鬼子的差別吧。

「特殊能力就是肉體方面的東西,當然家系───用血統遺傳的。他,選擇自己的新肉體時會選擇『不是人類的』家系血統。

有財富和名聲,在那背後還有人外力量的血統。那就是他轉生時優先選擇的條件喔,遠野志貴君」


「──────」

總覺得,有些奇怪。

那些話,感覺有些奇怪。

那奇怪的事情———為什麼要說那些話給我聽呢?這樣不是很奇怪嗎──學姊?

「……那東西的名字」

「是?你剛才說什麼嗎?」

「那個名字……!敵人啦,都還不知道他的名字!告訴我他的名字,那個傢伙的名字……!!」

連自己也不知道原因的,對學姊大聲的怒吼著。

學姊一點驚訝的樣子也沒有。

只是───同情一樣的,看著我。

「好吧。他在死徒之間被稱為蛇。蛇是無限循環的象徵。脫皮後就得到了新的身體,這是非常適合他的俗稱。

另一方面,教會中的紀錄是”無限轉生者”。當他還是人類的時候,名字是米海爾.羅亞.巴爾丹姆楊(ミハイル・ロア・バルダムヨォン)。單純時就直接稱呼為”羅亞”。」

「羅、亞───」

從來沒聽過名字。

……這也是當然的。

畢竟那樣的東西,至今為止還不曾遇見過。

「……總之,學姊會在學校出現就是因為那個叫羅亞的人,是這樣解釋的吧?」

「嗯,雖然感覺有些過於草率,可是總之是知道了羅亞在這一帶的轉生體目標。

我呢,關於羅亞的事情,我比愛爾奎特的感覺更敏銳。所以比他更早來到這個街上,實際上也在前幾天已經查清楚轉生的對象是誰了」

──────。

不知道為什麼,聲音停止了。

學姊跟剛才一樣,露出了同情的眼神。

「……剛才也說明過了,他是把優越的肉體和優秀的門第擺在轉生的優先條件。

所以,羅亞在這個街上的話,就對符合這個條件的一族們進行調查,答案也就出來了」

「──────」

「在這一帶,符合羅亞的條件的舊門第只有一個。那個地方,相信不用我說也知道吧?遠野───志貴君」

───所以。

那些話、非常奇怪。

「哈」

「哈」

「哈哈哈、哈」

是我,發出的乾笑聲。

「……你在說什麼哪學姊。那種事,不是很簡單嗎───?」

學姊沒有回答。

簡直就是─────好像在說我,就是這個叫羅亞的人的轉生對象────

「……可是,那是確實的事情。遠野家的人類摻雜了”不同”的血。

也有權力,以及需要在人類之上的潛在能力。

剛才打倒死者們的遠野志貴的力量,不就正是人外之力嗎?

所以───這次羅亞的轉生對象,是遠野志貴不會錯的」


───我不懂。

學姊說的事情,一個都搞不懂。


「……為什麼。為什麼這麼斷言?學姊」

「不論如何,這都是我私自決定的」

非常乾脆的──這個人現在又說了無法理解的事情。

「什、什麼啊──!?」

「……可是,這樣也不對。被殺的是你。但是倖存下來的還是你。

被殺的那方活了下來,殺的那方死掉了。好像所有的錯誤,都是從那裡開始的」

像在鑽牛角尖似的說著。

學姊拿起了扎在我腳邊的”劍”。

「啊───」

「從開始委託聽我說話的那個時候。之後對遠野你的判斷──」

「你所謂的”委託”,也就是學姊你對我的談話嗎───?」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遠野君非常平凡,是到處都能看到的學生。所以一定,是我的感覺錯誤了吧。

因為───遠野你,對我來說不是那樣的人」



露出了好像很悲傷的笑臉,學姊,與我拉開了一大段距離。

像與他人告別一樣,是手伸不到的,遙遠的距離。

「─────」

我───還是,沒辦法放著愛爾奎特不管。

要是現在不衝出去追她,真的就覺得好像再也不會遇到她似的。

「你要去追她嗎,遠野君」

學姊的聲音,回到了在追愛爾奎特之前的時候。

沒有抑揚,感情稀薄的聲音。

「───嗯。學姊是教會的人,雖然我知道你是愛爾奎特的敵人。

但現在有很多要我跟那傢伙共同努力的事情。所以,我要是不去找她的話。放她一個人的話,不知道那傢伙會幹什麼事情出來。」

開玩笑般的笑了笑,然後背對著學姊。

「───請等一下。你要是去追她的話可能會被殺的。不能再跟愛爾奎特.布倫史坦德見面了。」

「什麼被殺啊───嘛,學姊你大概不信吧,愛爾奎特他真的沒有吸血。她啊,一次也沒有」

「……我明白了。或許他真的沒有吸人類的血吧。但是,那也已經是結束了。只要經歷過一次吸血衝動的真祖,就會繼續墮落」

噠,停下了腳步。

「……學姊?真祖的──吸血衝動,是什麼意思?」

「……就是說,想要吸血的這種慾望。

遠野君。被稱為死徒的吸血鬼,大半是被吸血鬼吸了血而變成吸血鬼的東西。他們為了補足自己惡化的肉體,人類的血是必要的。

可以說,他們的吸血行為是活著就不可避免的」

「然而他們也不是從一開始就是吸血鬼。

……死徒,即使是吸血鬼──原本也是跟我們同樣的人類。說起來可能才是人類。

但是,從誕生之時就是吸血種的人,可以被稱為人類嗎?」

「什───什麼啊?學姊你現在說這些──我不是在聽有關愛爾奎特的事情嗎?」

「因為,這就是有關她的事情。

不用想也不用說。

如果死徒因為吸血鬼而吸血鬼化。

那個根源,相當於大本的”最初存在的吸血鬼”。

這個,在這個生命的系統樹中,跟吸血種不一致的───稱為真祖。

人類的血是不必要的,跟死徒不同,擁有更強能力的人們。

她,就是被稱為真祖那一族的王族。……不過她們並沒有身分階級,所以稱作王族其實不正確」

「───所以我說了哪學姊!那些話───跟我沒有關係……!!」

「是有喔。被稱為真祖的吸血種,他們的下僕死徒有著深深的吸血衝動」

學姊的眼神沒有任何感情。

在那裡像鏡子一樣,映照著因為殘酷事實而動搖著的…我的臉。

「聽好,遠野君。本來真祖們沒有人類的血液也能生存。

但是,不知道是在進化的過程中發生什麼錯誤了,或者根本沒有完美的存在,無論怎樣他們有著理所當然想要人血的時期。

「……被他們吸血的人們,從那之後就不再是人類了。

真祖跟人類的生命規模不一樣。接觸真祖強大的生命和血的時候,此時體質能力較差的人類──就不再是人類了。

僅僅只是小小的波浪,要融入大的波浪是不容易的,那就是人類跟真祖的分身──平淡的人型。

「問題是,他們的吸血衝動是沒有理由的。

因為沒有理由,所以也不會停止。

真祖那完美的生命包含著的缺陷。是個到死都伴隨著的疾病──也可以這麼說吧。

總之他們抑制著自己”想要吸血”的這種衝動,如此活著。

他們不是用理智忍耐著那個話題。

他們是使用和自身相反的所有力量,竭盡全力的封印著自己。

「……把自己強大的能力用在自己身上,控制著吸血衝動。

所以───少數能力低下的真祖,你知道他們怎麼抑制吸血衝動嗎?」

………除了一些因素以外,當自身能力降低的情況……?

例如,受到很深的傷害,使用了力量在治療上,又或者被殺,使用了力量去復活,的情況───

……假設愛爾奎特有十分的力量吧。

她一直想要吸血,所以把大約七分力量拿來抑制自己的吸血衝動。

但是如果───因為某些事情喪失了十分當中的五分力量,即使用了全部殘留的力量,他也只有五分的力量能夠使用。

……那麼,不足的幾分力量……

是否就是,她自己去從別的地方取得────?


「……所以。不能抑制吸血衝動的真祖會變的怎樣──學姊?」

「當然就是吸人類的血了。除此之外就什麼都沒有。輸給衝動一次的真祖,就只能墮落了。

聽說知道一次血的美妙之處的真祖,同時衝動造成的痛苦也化為倍數。結果就是──不能夠再忍受吸血衝動第二次。

「而且,變成那樣的真祖害怕被稱為魔王。

真祖們確實是非常優秀的種子,為了必須控制自己的能力,有的會鎖著自己無法發揮全力。

但是墮落的真祖已經沒必要束縛自己。於是,變成為了自己的快樂而吸人血的妖魔──」



……剛才愛爾奎特的眼神浮動。

眼球充血的眼睛。

暴躁的呼吸。

在脖子那,只是發出呼氣的聲音。

「……是騙人的吧?」

那一定,是騙人的。

可是那傢伙,

她說確實說過,吸血很可怕───

「──啊」

……是嗎,可怕啊。

因為吸過一次,自己已經知道了。





「……但是,那也是有救的,衝動只是突然發生的事情。

真祖們是只有一個人,為了自己忍不住的時候而事先準備好自己的僕人。那就是被稱為死徒的開始了。

他們是已經死亡的使者。

是為了真祖,當作痛苦時候的止痛藥,而生的吸血鬼。是那在街上築巢般的吸血鬼的正體。

「但是,她沒有那樣作。……不,至少到現在沒有沒有。在真祖中特別的她,只用自己的意志就能控制吸血衝動」

「───那麼,問題就是只要能治好他的傷,只要那傢伙變回原來的樣子就能抑制吸血衝動了吧?學姊……!?」

「……不。儘管如此,她也已經是極限了,遠野君。

吸血衝動最後既沒有結束,消失也是不可能。一次又一次的抑制衝動,沉澱的東西最終會滿溢。

他們越是長久活著,自己要承擔的吸血衝動就越是膨脹───

然後自己的力量無法再抑制自身的衝動───當自己的衝動超過了自己的能力時,他們的夥伴會親手斷送他們的生命。

那個,是對沒有壽命的他們來說的壽命」

「───但是,愛爾奎特不要緊的。雖然她現在因為我的力量變得衰弱,但是總有一天,一定───」

「……或許吧。但是,他本來就已經到極限了。

雖然實際上活動的時間不滿一年,她存在的時間卻是不變的。

長久在她體內的衝動,最後會打敗她自己。

能斷言那個瞬間會一點東西都不留。

她───愛爾奎特,已經是不會再得救的生命了」




───撲通。

頭一次。不是因為自己本身的貧血,是因為某人的話語。

眼前好像什麼都看不到一樣,暈眩的感覺。

「─────」

也就是說。

雖然那傢伙知道自己已經不行了,卻還來到這樣的地方退治吸血鬼嗎?

───可真是,奇怪。

那樣子───真的,很奇怪。

「……學姊你說的話是騙人的吧?

因為,即使知道自己已經不行,她還是為了我們退治吸血鬼而來不是嗎!?」

「他處理吸血鬼不是為了我們。那個是她的任務」

「任務!?───那種事,是誰決定的?」

「是她以外的真祖吧。她誕生的12世紀,是死徒跟墮落真祖最多的時代。

真祖變成墮落真祖,然後真祖繼續增加死徒。

所以,只為了殺。

除此之外就沒有需要知道的事情,最純粹的真祖就作成了處決人了。

那就是愛爾奎特這種真祖。

她就像沒有意志的核彈一樣,每一次從城中離開,就是去確實的消滅吸血鬼了」



───撲通。

又再度暈眩。

……不要再說那樣的話了。

那傢伙很明顯是個人。才不是那種,像兵器一樣的說法。

「不,應該說就是個兵器了。他本來存在的意義只被准許這麼說。

……因此,剛才的她怎麼樣呢?

看到她那樣說話也是第一次。因為他本來沒有講話過。」





─────哈?

等、等等。

沒有講話過───那種事,很奇怪啊。

「她不作多餘的事情。

從很久以前───從幾百年前以來,她一直那樣生存著。從那個山間的古城誕生的時候,永遠的一直沒有變化」





───撲通。

心臟的聲音,和黑暗的暈眩。

……發生什麼事情了…

應該不知道的風景,應該看不見的記憶,慢慢的在眼前擴大。






廣大的,城堡的中庭。

沒有任何裝飾的原野,一個人的城裡。

白色的她,精神恍惚的抬頭看著天空。


「對她來說,得到原先目的之外的多餘知識,那是個不被允許的自由。

只有應該不得不解決的對象時,她才能到外面。

被教導解決當時目標所需要的知識,確實的將敵人處決」







沒有任何人。

沒有應該說話的對象。

也有沒可以看到的對象。


「殺完吸血鬼後回到城裡的她,教導進去的知識全部隨著睡眠洗去。

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殺吸血鬼之外的事情什麼都不知道」




什麼都沒有。

跟誰說話的快樂呢?

跟別人見面聊著重要的事情呢?

────那樣子,好像她的存在完全被排除一樣。


「她的力量是連墮落真祖都能消滅的強大喔。……不過,諷刺的是。因為過於強大的力量,使得她與其他真祖之間也疏遠了。

雖然被稱作公主──但是誰都不接近她。

雖然被授與了城──但是她的視野只有黑暗的地下室。

因此,她什麼感情都沒有。」





那樣子。

寧可這樣活著,為此感到哀憐。

如此滑稽的,活著。

「她自己的話,連自由的時間都沒有。──真祖們是用像修理兵器一樣的心情對待她吧?

因為對兵器來說不需要那樣多餘的功能。就像烤麵包機不需要洗衣服的功能。

如果讓那樣多餘的東西附屬上去,那兵器的其他機能不就更加附屬了?」




──多餘的事情是不必做的,就是這麼被教導的。




她,彷彿唱著歌般的說著。

至今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決定,是眼睛為什麼那麼空虛的理由。

所以,容不下其他人嗎?

不,單單只是知道嗎?

「真祖們向她索求的,是只有性能強大的殺傷力。

因此,她什麼都不知道。所謂活著的意義是什麼?不會知道生存下來是理所當然的快樂」




她,總是那樣陽光的笑著。

即使只是細微的小事也會快樂的笑。

所以從這點,我覺得────




……為什麼會那麼殘酷。

那傢伙───那樣理所當然似的真心高興著。

即使自己是不同一般的快樂,是什麼都不知道般的快樂著。






───但是,非常快樂哪。

活著就很高興的這種想法,是到目前為止不曾想過的喔。





無法理解的那個不安感。

用謹慎的聲音互相談話的,日落的教室。


「愛爾奎特雖然長久長久的存在,但是卻不知道活著的意義。

她被准許行動的時間,在經過換算之後就會感到令人驚訝的短。

她的一生大致都是在睡眠。

那個說不定,是像黑暗的那樣睡眠著吧」




───是嗎?但是我只是說了很快樂。



「解決了全部的墮落真祖後,他沒有再從城裡出來的理由了。因為基本上目的已經完成了,真祖們也打算正視,好好教育她了。

但是,他不能自由的離開。真的是個小小的錯誤,留在城裡的真祖們,她全都殺了」




只教了殺吸血鬼的事情,忠實的,如規規矩矩的命令那樣,到了最後也完成了工作。

結果就是,只留下她,一個人。


「真祖們一人也沒留下的被處決了,她把自己關閉在城裡。已經什麼人都沒有了的真祖的城中,城璧上滿是千條鎖鏈繫著。

當羅亞這個吸血鬼每一次轉生,才會從睡眠中醒過來開始活動」




───”那是個已經被決定了的世界。”

只是這句話,沒有說出口。


「所以,她原本是處刑人。

即使變成被自己的過去束縛著的真祖,卻還是為了殺吸血鬼的目的而徘徊著。

除此之外她一定,沒有快樂的事情」




可是,這一定是騙人的。

那傢伙高興的笑著,所以,一定不是那樣的。




「────」

我,什麼都沒看到。

「────的」

她所說的話語,喜悅的臉。

如果更加仔細看的話───就會明白了。

「────人、的」

完全沒注意到,她到現在,都還是孤獨著。

我只是理所當然的這麼以為著。

像非常合得來的朋友一樣,聊著沒什麼價值的話題,快樂到能都忘記了時間的程度。

一天的結束,只要單純的橫躺在床上,平靜的,不去想什麼重大事情,就這樣度過悠閒的時間。





那樣雞毛蒜皮的小事情,對她來說,真的就像是浪費的幸福。

「─────騙人、的吧?」

明明那麼悲慘───她自己,她自己也對於那麼悲哀的事情,好像一點也沒感覺似的

那麼的殘酷──那麼滑稽的孤獨著,就這樣忍耐著嗎?

「─────全都是、騙人的吧?」

……可是,那對她是個多麼困難的事情。

自己對於幸福就理所當然的,什麼都沒感覺。

那樣的東西,好像何時都能立刻入手一樣的感覺,完全不去管────





http://floating-island.easybbs.tw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