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島£

我們不要積分、金錢、權限、等級!我們只是愛分享!

2017/08/13 發生悲劇了....
由於隨身硬碟的無預警損壞加上早期用的分享空間被關閉
因此很多珍貴的檔案還是流失了....
為此站長難過了很久
最傷心的還是花了近兩個禮拜蒐集下載整理的虛擬人生1....
若載點失效的文章會在特別標明
另外也衷心希望之前有下載到並持有完整檔案的朋友們
能夠再次上傳分享給大家

-------------------------

這裡!是一個分享的好所在!

網路上很多論壇
資源檔案豐富
但是關於檔案分享或是教學等等方面
往往設限重重
積分啦!金錢啦!回覆後才可瀏覽…等等的
我們只是想分享、想要簡單的保存檔案、學習或是研究
何必搞得這樣設限重重?

£漂浮島£是一個以站長我分享檔案為主要的論壇
當然也很歡迎跟我有一樣想法的人加入這論壇(需要開設新版或是其他協助歡迎跟我說)
我只是想把檔案分享傳播出去
就這樣而已
我不要什麼虛擬的金錢權限積分
也不要虛偽的回覆 謝謝大大、推、頂、讚
這論壇
就這麼簡單

當然
我們希望有更多人能分享你的知識或是資源!
讓這些資源能廣泛的流傳!
而不是永遠只在少數人手上!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翻譯】月姬 本傳 愛爾奎特路線:朱の紅月I(上)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阿傑


系統管理員
朱の紅月I(上)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

……窗戶是開著的嗎?

從庭院那裡傳來了小鳥們的鳴叫聲。

冰涼的風涼爽的拂上臉頰、

淡淡的陽光覆蓋在眼皮上、

靜靜的,慢慢恢復了周遭的顏色。

柔軟的早晨來訪───早上了、嗎?

昨晚,好像被秋葉照顧著就睡著了,然後就這麼迎接早晨。

雖然身體躺在床上,但身體各處的關節還是感覺有些沉重。

不過比起昨晚,身體已經有回復了。

睜開了眼睛,打算起身────





「啊。終於起來了啊,你這傢伙」

────在我眼前的是,愛爾奎特的臉。

「──────!?」

事情來的太突然,頭腦整個變得一片空白。

張大了嘴巴,發出了含糊不清的聲音。

───到底,是怎麼回事?

眼前是愛爾奎特在這裡、

而這裡是自己的房間、

時間是早上的九點、

在加上愛爾奎特沒有脫鞋子就闖進來────


「你、你、這、傢、伙」

「你說謊。明明都約定好明天了。」

也許是相當不高興,愛爾奎特紅色的眼睛傷害了原本的美麗。

───不,或許沒有被傷害。

因為距離這麼近的關係,她比平時來得更加鮮明、美麗的感覺。

”瞧~~”的,愛爾奎特瞪著躺著的我。

「───等、等一下愛爾奎特!為什麼你,早上就出現在我的房間……!?」

差點就要大聲吼出來,又盡量的壓低聲音。

在這裡大叫的話,要是翡翠正好經過───那麼一切就完了。

───雖然狀況非常混亂,但幸好理智還能正常運作。

「總、總之你趕快離開……!隨便就跑到別人的房間,難道你是要威脅睡覺中的人之類的事情……!?」

「什麼嘛,這種態度。我來這裡是因為志貴違反了約定嘛!讓人家一直在那等,自己反而在睡覺,是怎樣啊你!」

哼~,愛爾奎特不愉快的瞪著我。

……呃,冷靜的思考了一下。

啊、對了。

昨晚要跟愛爾奎特會合的約定、我沒做到啊!

「────唔」

總算能夠了解情況了。

知道了愛爾奎特正在發怒著的理由。

雖然是明白了,但是───不脫鞋就跑來別人的房間,不能原諒啊!

從窗戶是開著的這一點來看,她好像是從那邊闖進來的?

「……對喔,放鴿子這事,確實是我的不對。可是,不能隨便侵入別人家啊。」

「這裡不就是志貴的家嘛?」

愛爾奎特乾脆的回答。

「而且,我本來就很生氣了。等了好幾小時,發覺約定像是廢紙一樣的時候,連我自己都驚訝。

但是,要是再這樣下去事情就做不完,真是有一股想要把志貴的頭給千刀撕碎的感覺──」

如此說著,愛爾奎特淡淡的保持著生氣的眼睛。

「明白了嗎,志貴?那種心情,是很嚴重的。自己雖然想冷靜下來,卻還是不斷的想、一直想,像陷入泥沼般──」

就像是她現在的心情,愛爾奎特的眼睛對我露出了譴責般的顏色。

「啊啊───那個,確實不得了哪。」

一邊感謝著自己的頭還平安,一邊附和著。

「對吧?然後我潛入了這裡,看到志貴還正在睡覺。就想先等看看你這次有什麼理由。

既然,也沒事做,我就暫時看著你的睡相。

……嗯,志貴的睡相,有點安靜得、可怕。

像是死掉了一樣的睡著,給人好像再也不會醒來一樣的不安感。」

「……哈啊。如果你不安那就叫醒我不就好了?不需要在旁邊不安啊。」

「但是,我覺得喚醒是不必了。

……我啊,自己睡覺的樣子不想被看到,但是看到志貴的睡像有幸福的感覺。

為什麼志貴可以睡的那麼安穩,就一直抱著這種想法凝視著你。

而且我有一點生氣的看著──然後志貴就醒來了。」

「……那麼昨晚到今天為止,一直在這裡的都是你了吧?」

「嗯。你的家人有過來幾次,可是我都事先盡量不被發現了,所以不要緊喔!

剛才也有個女人要來叫醒志貴,但是我也順利的將她擊退了───」

啊哈哈,愛爾奎特輕浮的笑笑。

「等等,你說擊退是───!?」

「粗魯的事情我可沒做。你看嘛,我先前跟你說過吸血鬼有魅惑之魔眼不是嗎?我對那個女人下了『志貴已經去學校了』的暗示就擊退她了,所以我做的事情可沒有記憶殘留喔!」

「什麼記憶殘留啊,你這傢伙……」

真是的,為什麼這傢伙會這麼麻煩啊?

……算了,儘管那傢伙是個麻煩的東西,幸好對這邊的家庭環境也沒影響。

哈啊,我壓著額頭嘆息。

「我知道了。昨天的事情很對不起,愛爾奎特。我也沒有逃避的理由,跟你的約定在也不晃點。嗯,就這樣約定。」

一邊看著愛爾奎特的臉一邊清楚的斷言。

「有在反省嗎?」

「在反省了。……不管怎麼說還有報復的可怕,現在體會到了。」

橫躺回床上,舉起兩手擺出投降的姿勢。

剛才她不高興的態度跑哪去了?愛爾奎特好像很滿意的點點頭。



愛爾奎特總算離開了床上。

「……真是的,擅自爬上別人的床。要是留下足跡在床單上的話,洗衣服會很辛苦,你都沒想過嗎?」

一面發著牢騷一面從床上起身。

愛爾奎特站在房間的中央,看著慢吞吞從床上起來的我。

「……我說啊。你在這裡做什麼啊?」

「我正在等志貴換好衣服啊。你不能用那個樣子出去,不是嗎?」

「雖然穿著睡衣也能在外面到處走───但是你說什麼愛爾奎特?」

「嗯,今天一天打算要跟志貴一起行動。這是放鴿子的補償,不是嗎?」

愛爾奎特理所當然的說著。

「今天一天───!?你在說什麼啊,我還有學校要去───」

「什麼嘛。明明說是有在反省,你還拿學校來藉口。」

「───唔」

被說的無法反駁。

我───

「────」

看了看手錶。

時間是早上九點。

即使現在去學校也是遲到───這樣就必須說實話了,比起去學校,跟愛爾奎特在一起還比較快樂才是………。

「我知道了,今天一天就陪你吧。但是即使白天去街道找,死者們也不會出來活動吧?」

「沒關係。在街道散步這種事情跟是不是白天無關的。」

「……?什麼啊?昨天晚上沒做到的部分,不是去尋找吸血鬼嗎?」

「嗯,當然晚上就調查街上了。但是一天都承蒙志貴的幫助也很辛苦的,所以我認為白天休息的話也是好的」

「雖然這樣的話我也可以比較輕鬆,但是,兩個人在街上走那不就是……」

不就是跟平常人一樣的約會嗎!?

……但是身為吸血鬼的愛爾奎特應該沒有那種想法吧?那麼我就當做去玩玩吧。

對我來說,那個───小小的心理準備,是必要的。

「……?怎麼了志貴。臉、很紅喔?」

「─────唔」

驚慌的用手遮著臉,轉開了跟愛爾奎特的視線。

……這麼說來,到目前為止已經很多次都跟這傢伙兩個人行動的。

但是,因為那是緊急的事情,身為男人跟女人──那時還有”僅是互相合作”的框框限制著。

所以───愛爾奎特變得更漂亮這些的事情,自己也只能有意識的避開。

但是,如果說。

沒有任何危險也沒有任何目的,就這樣跟她兩人,感覺到一些不易察覺的東西,那樣有什麼不好的呢?────

「志貴?吶,還是去學校嗎……?」

「……不了。OK,就陪你吧。雖然不知道會有什麼事,不過在街上散步這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那就這麼決定了!那樣的話我們就趕快走吧。」

愛爾奎特往大概是從那裡進來的窗戶過去。

「等等。因為我要換衣服,所以你給我在外面,別往裡面看」

「什麼,叫我?」

「啊~是叫了但不是叫你!聽好了給我乖乖的去外面吧。我會馬上去的」

「嗯,我在房子外面等喔。因為至今等得夠多了,不准再讓我等太久喔,志貴」

唰,像貓一樣輕盈的身體,愛爾奎特她從窗戶離開了。

蹬、蹬,庭院裡的各種樹木變得彎曲了一點。

那傢伙不是從庭院的地面離開,而是從庭院裡那些樹的枝幹上離開。

……算了,正因為她是那種身體,潛入的時候才沒有遇到麻煩事。

「……現在不是佩服的時候吧。為了避免翡翠發現我也得趕快去外面。」

從睡衣換上了日常的服裝。

將門開了一點,確認走廊上沒有人,很快的從後門走到外面。



很幸運的誰也沒有發現我去外面。

愛爾奎特背對著這邊,不知道自言自語的在說什麼。

「久等了。好了,快走吧愛爾奎特。待在房子外面會被琥珀看到的。」

「咦?啊、嗯、那就快走吧。」

剛才很清楚的注意到她的樣子有點不同,因為愛爾奎特的回答心不在焉的。

「什麼啊?你好像不太對勁。在等我的期間發生什麼了事嗎?」

「……沒、沒有什麼特別的」

我還稍微加強了部分的發音,但是愛爾奎特的回答仍然心不在焉。

───總覺得,有什麼企圖。

「……是因為白天的關係,讓身體不舒服嗎?如果勉強的話就不要上街了,太痛苦的話就放棄吧」

「不~身體狀況很好。但是啊,看到這堵牆之後想起昨天的事情」

「……?昨天的事?你是指在公園一直等待我的事情?」

是啊,愛爾奎特老老實實的猛點頭。

「我,昨天晚上用全力跳過這裡,潛入了志貴的房間……但是,現在覺得很不可思議。

為什麼我,那個時候會那樣的生氣?

因為任何一個約定,到現在都沒有實現過。」

愛爾奎特交叉起兩手沉思著。

「啊、那樣的話。志貴你應該知道吧?你時常都在揪出我的錯誤、說我笨啊笨的,那你知道嗎?」

「我說啊……」

既然愛爾奎特本人也不明白的事情,身為別人的我,也當然不知道了啊。

雖然應該一點也不知道的,但如果還是勇敢回答的話────


「愛爾奎特只是容易生氣不是嗎?基本上這就是你任性的特點了」

乾脆的告訴她,我認為的意見。

「這樣啊~被這麼一說也好像是。我,被志貴殺過之後,情緒方面好像就變了」

嗯嗯,愛爾奎特滿意的點點頭。

……真是的,不管事情的真偽性,至少愛爾奎特的問題是解決了。

「疑問冰釋了吧?那麼就趕快走吧……對了,愛爾奎特。你…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嗎?」

「沒~交給志貴決定吧。隨便去哪裡都可以。」

……說要出來散步的不是你自己嗎。

沒辦法──我也不知道該帶愛爾奎特去哪裡才會讓她高興,那就暫且去遊樂場所吧?

那麼,既然如此──

總之,先決定好安定下來,看個有意思的電影就不會無聊了。

「這裡平時就很熱鬧。不過,不知道有什麼好玩的地方」

愛爾奎特往我靠過來。

「─────」

途中───也可以說是現在進行式,週遭的人們紛紛往這邊投來視線。

……那個,不用解釋也知道,是因為這麼簡單就能看到愛爾奎特這樣的美人吧?

連自己也有稍微意識到,反應多餘的意識到,真是傷腦筋。

雖然至今跟愛爾奎特沒有任何變化的接觸,卻只有我意識到了把愛爾奎特當成一個女性的心情,從剛才的談話就開始心不在焉。

「有聽到嗎志貴?之後要去哪裡呢?」

「啊───那個,這樣子如何?我們去那些情侶進入的電影院」

指著眼前的電影院。

「電影院……哼嗯,就是看電影吧?」

……公主好像沒什麼興趣似的。

但是,既然來到這裡就沒有其他可選擇的方法了。

我也不知道吸血鬼的女孩子喜歡哪些地方。

到了這裡,被她抱怨的決心我已經有了。

「那我們就進去了。有不滿的話就去其他的行動吧?」

「唉呀,沒有不滿啦,只是──」

哈啊,愛爾奎特嘆了口氣。

無精打采的,垂下的肩膀好像在說『這真沒意思』。

「那樣的話就買票吧,要看什麼?我看看,現在有上映的是戀愛的戀愛和戀愛。……這電影院是在開玩笑嗎?=_=」

連我也打算離開了。

「反正選一個吧。總覺得選哪個都是看同一個東西。」

「這樣啊。那樣的話我就隨便選擇看囉?」

排上短短的行列,買了兩人的票。

「啊對了。進入裡面的時候讓收票員看票就好。雖然票據的一半會被拿走,但是那個是規定,所以你不能發怒之類的喔。」

「這個我知道!志貴小看我了,別當我是個什麼都不知的女人嘛。」

「啊……不,那個。你不是說不太清楚人類社會的事情嗎?」

「如果是知識的事情就確實的儲存了嘛。我,大約知道電影院的事情嘛。」

發出了一聲哼,愛爾奎特轉過臉去往電影院走去。


……失敗了。

即使把吸血鬼帶到電影院來,也好像只是無聊的不得了。




───從電影院出來了。

兩人看的戀愛電影並不無聊,但也不是很有意思。

典型的法國電影──在壯盛的場面中放上迷團般沉重的作品。

從電影院出來,愛爾奎特無言的走在我隔壁。

「…………」

……討厭的沉默。

如果選擇動作片或恐怖片這些,愛爾奎特應該會高興才對。

「愛爾奎特,那個…」

「嗯,好有趣啊志貴!」

好、好有趣──…!?

「呃,愛爾奎特,有趣是指?」

「去了之後,才發現跟聽說的完全不同。雖然知識裡的電影院就是只擅長作出瑣碎的空想,但是沒想到跟想像的不同呀!」

……真是的,愛爾奎特看來是從心底高興的。

「在黑暗中發出聲音呢。雖然聲音很大卻不吵鬧,而且志貴又在旁邊讓我也很快樂。

不過,那樣的故事內容很好喔!將虛構的故事作成真實的東西真讓我吃驚!將那個情景作細微比較的話,我製造的印象像是哄小孩一樣的東西,真是讓我佩服。」

「……啊、是、是嗎」

「啊咧?志貴的表情不是很好喔。莫非你覺得無聊?」

「不是,
與其說是無聊,不如說是普通吧。那樣的話裡面還有其他更有趣的電影」

「騙人!可是剛才的那部,非常好啊!?」

「唉啊。那部電影或許真的很好吧,但是純粹更好的電影也有喔。

雖然現在下檔了所以沒有放,不過被稱做大作的電影,可是比剛剛那部還精采上好幾倍喔!」

「……驚!」

「……很容易就有情感表現啊你,愛爾奎特」

她因為更加驚訝,所以呆住了。

愛爾奎特這傢伙,直到看電影之前都還冷冷的抱怨著,結果這種程度的電影就讓她像個小孩那樣活蹦亂跳。

「……殘念啊。如果之前沒有對電影抱怨就好了。要是知道那是那麼快樂的東西我就多來幾次」

”謝謝。”我被她道了謝。

我只是純粹的想讓愛爾奎特高興吧。

「唉唉。我跟志貴來的真不是時候啊~」

愛爾奎特失望的垂下了肩膀。

「是啊。好像常常都撲了個空呢。」

連我也跟著失望的垂下了肩膀。

……嗯,真的。

只要能看著愛爾奎特快樂的笑著就很滿足了。


時間經過了下午二點,因為肚子覺得餓了,所以我們進入右手邊的第一間速食店。

……不知愛爾奎特是不是對食物有什麼疑問,她跟菜單互瞪了一段時間後,結果還是選擇了跟我相同菜單上的組合。

「…………」

坐在位子上,跟愛爾奎特相對。

愛爾奎特東張西望的掃過周圍之後,很習慣的將薯條送到嘴裡吃下。

「……咦咦,很習慣喔。我還以為,你一定是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的。」

「嗯,我是第一次來啊。雖然從以前就大略知道是什麼樣的地方了,但是那畢竟只是知識。」

「只是知識……就是說,報紙、雜誌這些你會大略的看囉?」

「不~即使那樣也沒有理由這麼作,不過符合時代的常識是必要的吧?所以醒來的時候就記住了那個時代的情報之後再行動。

嘛,不過事情一天二天就結束了,所以也沒用。」

「……?」

愛爾奎特有時,會說些很難懂的事情。

「呼~嗯……你說沒有用,為什麼?」

「因為,立刻就會睡覺了嘛。下一次醒來不知道過了幾年,所以沒有用的知識就是多餘的啦。事情完成之後就要睡覺了。

……但是那個好像正在損失。

我啊,至今都不知道這個世界的知識。即使知道人類集合舉行活動,也沒有經歷過那樣的事」

「的確……但是知道的話不是很好嗎?就不是像現在殺氣騰騰的,盯著菜單看的樣子啊?」

「那是當然的!為了要應付那樣的事情所以要得到知識。

但是,那是只有”那些事”的喔。經驗凌駕理論嘛!不管記住了幾億的單字,不實際做看看的話就好像什麼也沒得到。」

哈啊,愛爾奎特好像很難過的嘆息。

「那樣吧……補充一下經驗理論,或許也有相反的。」

「那個是只知道理論的人說的話吧!……那個,雖然就是之前的我……」


愛爾奎特的臉越來越暗。

雖然沒有明確的理由,但是愛爾奎特的臉是這樣說的。

「是那樣嗎。或許、暫且只能用理論去補充不足的經驗,但是也有經驗能夠推翻理論的狀況喔?因為有各式各樣的人,每個人都跟自己不同吧」

「哇啊,志貴難得這麼認真的說話」

「我說啊,愛爾奎特。因為你在說認真的話,我也只能奉陪了不是嗎。不必拐彎抹角」

那個,因為難得的你談起自己的事情所以,嘛。

「嗯,我知道了。那志貴想要認真談話的時候,我也要好好的奉陪。平常都一付對我大吼大叫要趕我的樣子,不過嚴重的時候也會這樣好好的談話呢!」

啊哈哈~愛爾奎特高興的笑著。

……哼。

那是因為,是你任性的誤會了吧!

不過,我認為還是這樣純真的笑臉比較適合她。

「不過剛才志貴說的話,我稍微想了一下。發現我的視野還太狹窄了。在自己決定的事情以外的範圍就看不見了!

以為只有自己──只有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除此之外的就不再去想了。

───是呢。像我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情也不會的人,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吧?」

愛爾奎特像是在反省般,用著溫柔的語調說著。

「啊,但是,就算有所反省了,我的性格還是改不掉的吧。

至少,現在我最喜歡的東西是什麼,相信著這是正確的」

她笑著勇敢說出那樣的話,然後東張西望的看了看四周後,張大了嘴開始吃起漢堡。

ぱくり、ぱくり。(張大嘴巴吃東西貌…汗,找不到可以用的狀聲辭)

為了一掃吸血鬼的刻板印象,而吃著速食的愛爾奎特。

「……………」

什麼啊。

再怎麼說吃漢堡也不會有什麼高雅的行為,但是在愛爾奎特身上,卻是異常美麗的事情。

「什麼……?幹嘛一直盯著人家看?啊,難道這個不是這樣吃的嗎……!?」

愛爾奎特慌張的將漢堡放回原樣。

用紙餐巾擦拭著嘴邊,那樣單純的小動作,卻是非常的氣質。

「……不是,那是這樣吃沒錯。可是因為你的情況,雖然是這樣吃沒錯…但卻總覺得不一樣。要是不合適的話,那麼就別吃了吧。」

張開了嘴巴,說了句連自己也不知道來由的抱怨,就這麼吃下了漢堡。

「什麼呀?你說的不合適是什麼意思?」

「印象的問題。像你這樣嘴很小的人不適合吃速食。不過吃薯條是沒問題的,所以我的那份給你」

把自己的薯條放到愛爾奎特的托盤中。

……那個,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麼。

「不用了。吃那個東西也不是那麼重要的事情」

愛爾奎特發出了”唔~”的聲音,將漢堡放進嘴裡。


……這次比平時還要更加擔心我的眼睛,對平常的我來說,這是暫且可以忍耐的範圍。

……真是奇怪啊,吃著漢堡的吸血鬼是怎麼回事?

如果有活動,就算有吃東西,但沒有攝取必要的營養的話,生物還是沒法活著的。

以前,愛爾奎特說她不吸血的,她是這麼斷言的。

那麼,愛爾奎特的營養來源跟我們相同,如同人類一樣是普通的食物吧……?

「……那個,愛爾奎特」

「什麼,有什麼抱怨啊」

「不,已經沒有要抱怨了。我有些事情想問問,可以嗎?」

「好是好,但是───要問什麼?」

「那個啊,你是吸血鬼吧?那麼能吃的東西不是只有血液才是嗎?我對這個感到疑問」

愛爾奎特睜大著眼睛看著我。

……看來,這確實是個不禮貌的問題啊。

看了一下,愛爾奎特眼神猶疑的表情……一點也沒有。

「那個啊,志貴。基本上我是不用吃飯的。

確實這種規定,要是想吃人的話,只能靠自己的力量驅動,但是那個是心情的問題。

我所謂的吃飯,也就是補充營養的方式是跟志貴不一樣的。

確實也會有食慾,那個就像性慾一樣吧。

雖然不吃會有些著急,但是、因為我並不是以吃飯為重,所以被反轉衝動襲擊的事情很少」

愛爾奎特簡簡單單的,將血液吃飯論給否定了。

啊啊,也就是說。

愛爾奎特,是真的不吸血也能很好好的活在這。

「這樣啊────」

太好了。愛爾奎特不是為了吃飯而殺人,這真的太好了。

……完全的。從一開始愛爾奎特說『自己是個不吸血的吸血鬼』那句話開始,從那時開始我就一直單純的努力幫助的時……候………

「……咦,等等!你、不是說自己是個吸血鬼嗎!?」

「是這樣說的啊。即使是志貴,一天不吃東西的話,也無法忍受吧?

作為真祖的吸血種──我的情況是,能夠滿足那種慾望的最高級的食物,是血液呀。

因此『活動』、『滿足慾望』的事情,勉強就成為了理由」

「這個就是死徒──從吸血種那裡由人類變成吸血鬼的另一個問題。他們為了讓自己存在,無論如何都需要他人的血液」

「……?那個,也就是說,對你來說能夠滿足空腹的東西,血液是最適合的是嗎?

……但是愛爾奎特說討厭吸血。

是像人類一樣有食物的好惡,愛爾奎特也討厭血的味道這樣的事情?」

像是長久沒有解決的問題終於解決了一樣,用滿足的心情去猜測。

但是。

她好像在努力思考著一樣。

「……不知道。血的味道,我不知道這種東西」

「───咦?」

「我之前也說過了我是個半調子的吸血種吧。所以不知道血的味道。那個怎麼樣都好的東西,我不知道。

只知道───吸血這種事情是,是件會變得不認識的原本認識的對方的事情。

愛爾奎特轉開了視線,即使是我這邊也不看一眼。

「吶,志貴。我說如果喔。如果鳥跟魚有跟你一樣的才智跟壽命,你會吃嗎?即使有才智跟壽命,說到底食物還是食物,這樣也能斷然的吃嗎?」

「───────不、那個」

能吃───嗎?

不知道。雖然不知道,但是這樣的話,那就暫且吃沒有才智的、不同的食物吧。

「你看,就是這樣。我討厭血就是這樣的理由。……唉呀,可能也有志貴說的好惡問題吧。

我、可能的話不想看見血。

但是───如果人類沒有跟自己相同的才智和價值觀的話,我可能就會毫不猶豫的吸血了吧。

為了生存而奪取別種族的生命這樣的事情,是自然界理所當然的規則」

沒錯吧?愛爾奎特尋求贊同。

那樣的事情──並不是被別的誰左右、愛爾奎特問我的都只能否定。

……不想,肯定。

「也許是那樣吧,但是人類不是像你我一樣的嗎。……所以,你用那樣的譬喻。其實我不太喜歡」

「沒錯吧?雖然我喜歡イフ(If)。雖然不知道會成為什麼樣的結果,但是感覺那個時候覺得好像有救贖──」

イフ(If)……是指”如果”嗎?

那麼,如果───這傢伙像別的吸血鬼一樣吸了人的血,她還會這樣對我說話嗎?

「怎麼了志貴?臉色突然暗下來。啊、難道你要去廁所嗎?」

「……我說啊。其實煩惱都是因為你啊。」

哈啊的嘆氣。

我把這問題看得很嚴重,但吸不吸血對愛爾奎特來說,好像是無關緊要的問題。

「那樣───不是跟我,沒有關係的話題嗎?」

「真是的,你從剛才就一個人碎碎念。每次都隱藏不說,沒有男子氣概啊,志貴!」

”唔~”的,像貓那樣叫著的愛爾奎特。

「我沒有特別去隱瞞的秘密。本來全都是秘密的應該是你吧!總是跟我解釋一些沒聽過的話,所以感覺有趣而已。」

「你說”感覺有趣”?──這才不是,那樣的事情」

直到剛才為止不高興的樣子跑哪去了,愛爾奎特完全改變為很老實的樣子。

像是被猜中真正的事情,眼神露出有些畏怯。

「……那,我究竟是真的感覺有趣呢?還是說只是喜歡秘密主義者呢?

算了,反正我和你是不同的生物,無關緊要。」

「什、什麼嘛……!我,好好的在說給志貴聽耶!只是繁多得看起來像一堆秘密,還不是志貴不太去聽……?」

「哼嗯───那麼我聽的話,無論什麼都告訴我喔?」

「好啊。我們,是互相共同努力的隊伍嘛。」

所以。

那樣的話,希望能夠問清楚想知道的幾個疑點。

因為愛爾奎特說要白天去外面,所以自己就忘記了,但是我有必須對愛爾奎特詢問的事情。

「那麼我就問了。愛爾奎特,兩天前晚上我被襲擊了」

「咦?那個,是什麼樣的人?」

「啊啊,那個啊────」

空氣變得沉著,盡可能詳細的,向愛爾奎特說明於前兩天晚上發生的事件。

「……雖然是說明事情,但是─────」

做完一陣說明後,看看愛爾奎特的臉色。

談話開始之後,愛爾奎特的眼睛一直是尖銳的看向我這裏,沒打算緩和下來的樣子。

「怎麼了愛爾奎特。那個包著繃帶的男人和神父一樣裝扮的人,都是你的敵人嗎?」

「……那個啊。兩邊都是我的『敵人』喔。那個包著繃帶的男人是誰,這個還不知道,但是那個穿神父裝的女人應該是知道的」

愛爾奎特看起來很不愉快的瞇著眼睛。

不,看起來與其說是不高興,到不如說是神經質地著急。

「幫助志貴的那個傢伙,說不定就是我熟識的那隻。……見過了啊。如果確實是那個女人的話,可能會在我前面先找出那個『敵人』」

愛爾奎特似乎很遺憾的咬著嘴唇。

「等等。我也沒特別說過對方是女人的話啊?」

「不,沒錯的。擁有單獨狩獵異端份子的權限,使用火葬式典與鐵甲作用複合的黑鍵之代行者,也只有那個女人了───」

愛爾奎特的焦躁,幾乎是將近敵意的。

談起尼祿的事情那時也是,到目前為止愛爾奎特還沒有在這裡露出真性情說。

「……愛爾奎特。那個,幫助過我的那個人也是個吸血鬼嗎……?」

「不,雖然不是那樣子,但是───也對,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沒告訴志貴」

「之前說明了,盤據在這個街道上的吸血鬼們,為了讓自己的領地增加,而必須要讓自己的僕人避開人類的注意,努力的要隱瞞自己的存在。

要是有犧牲者出現,周圍就會有注意到異狀的產生,為了防止這種情況就會使用各式各樣的魔術。

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我想是,因為人類不是那麼愚蠢吧?知道了自己住的地方有怪物就會反擊吧。雖說人類很弱,但是還有警察等等的,所以說不定認為自己可以解決」

「───也是,確實也有那個可能,不過警察是針對人類的法律組織吧。我們並不是採納他們。
不過啊,為了要保護自己而隱瞞自己的痕跡,這點是確定的」

「志貴,吸血鬼也有天敵的唷。能力平衡,像是刺客一樣的集團。

……雖然能力超過了其他的超越種,但坦白說是為了吸血種而存在的。

雖然小,但支配著一個,從文明社會隔離開山村中,作成的秘密王國。犧牲者增加的話,『他們』一定可以藉由味道找到。

「吸血鬼的秘密只是為了要在人類身上榨取之外就什麼也沒有,只是為了單純保護自己。

吸血鬼在社會上的傳說,因為討厭被天敵藉由聞味道而被找到,所以會很自然的去隱藏屍體」

「……哈啊。那麼吸血鬼的天敵,就是那個謎樣的怪物了吧?」

如果是一般的人,應該都不希望闖入這種常識裡面吧。

「你在說什麼呀。所謂的天敵就是人類啊!」

「────?我們,是他的天敵?」

「是啊。很久以前,人類以各式各樣的魔術、神秘學、式典禮儀為基礎作出了組織體系,排除人類以外的靈長類。

最足夠的就是基督教───法王廳自豪的驅魔者集團。舊教(天主教)以前徹底淘汰了『不是人類的人』,尤其是對於吸血鬼更是徹底的敵視」

「看過了世界上各種的宗教,可以說沒有比天主教更敵視吸血鬼的宗教了。

那個啊,可以說是著魔的程度了。病態得連我都不想跟他們有任何瓜葛」

哈啊,愛爾奎特嘆氣著。

「幫助志貴的人就是那個,以狩獵異端份子為專門的成員其中之一喔。

是叫做埋葬機關吧?使用的力量,是跟基督教教義矛盾的一夥人。絕對不像外表那樣,實際上是個像刺客一樣的驅魔者」

「…………」

退治吸血鬼的神父、嗎?

她說了這麼多、自己卻怎麼也無話可說。

「但是,總之也是夥伴不是嗎?那個埋葬機關的組織的目的也是退治吸血鬼,可以跟他們一起尋找吸血鬼也說不定吧?」

「───不行的。並不是對付吸血鬼的就能成為夥伴。對他們來說,凡是非人類的靈長類就是『惡』的。不論有沒有吸人類的血,都無所謂。

或許連那個驅魔者,目標並不是盤據在這個街道的吸血鬼、而是為了封印我而來的也說不定」

「…………」

總覺得事情變的很複雜了啊──

愛爾奎特的敵人被作為同類的吸血鬼盯上,也被敵視吸血鬼的人盯上。

「……什麼啊。那樣的話就不是只有你一個了嘛?」

「是啊,因為我是吸血種嘛。

對上尼祿的時候也說過了,即使是身為同宗的吸血鬼這個大家族,性質也是大大的不同,結果我還是要獨自一人───」

愛爾奎特一邊說著,一邊大口咬下漢堡。

她說得好像是自己一個人就好,如此理所當然似的。

「…………」

充滿迷惑的感覺,版著臉,只能當作沒聽到這一切了。



吃完飯後隨意的解決了逛街,不知道為什麼的我們往學校的方向過去。

這時是日落的時間了。

不曉得愛爾奎特究竟在想什麼,突然說了『想去志貴的學校』這樣的話,不過我也沒什麼可以拒絕的理由。

「先說好,不能夠進去裡面。因為我今天應該是休息的,而且愛爾奎特你又是校外的人」

「我知道啦。不會麻煩志貴的,放心吧!」

愛爾奎特不斷從門口探頭往校內看。

「啊咧………?」

愛爾奎特歪了歪頭。

「怎麼了,發現什麼嗎?」

從愛爾奎特的後方,也往校園內探頭。

「啊……咧?」

這次換我歪著頭了。

校園裡沒有人影。

時間還是傍晚六點鐘以前。

這個時間的話,應該有運動系的社團在運動場上活動的啊───

「志貴,好像沒有人的樣子呢?」

啊啊,不論什麼樣的理由,總之學生的身影是完全沒有的。

不僅是操場,連校舍裡都沒看見任何學生的影子。

「志貴,裡面沒有人喔?」

愛爾奎特害羞似的眼睛往上看著我。

……看來,是搞懂了愛爾奎特究竟想說什麼了。

「我不要」

很乾脆的下了斷言。

但是,愛爾奎特卻完全沒聽進去。

「既然沒有人在裡面,那麼我們進去也沒有人會發怒了吧!嘿嘿,我們的好機會來了!」

「所以我說啦,不管怎樣都不是時候啊」

「嘿,從裡面看就非常廣大。聽說校舍很大,而且這樣的話好像能充分使用呢」

……不可思議。

愛爾奎特的聲音好像可以從校園裏傳到我這附近。

「志貴~這個門沒開耶!可以弄壞嗎~?」

她一邊說一邊高速移動。

愛爾奎特在校舍的升降口前面,正舉起手腕準備要破壞玻璃的樣子。

「可……惡,不聽我說的話嗎!?你這傢伙啊~~!!!」

動力全開!!往正要破壞升降口的笨蛋的方向跑去────



「啊,來了!」

不知在高興什麼的,愛爾奎特露出了笑臉。

「……你啊。來我的高中有什麼好高興的?如果是要遊樂場的話其他地方也有很多,我可以帶你去更適合玩的地方啊。」

「不是那個原因啊?走過志貴常常經過的地方,只是這樣就好像很快樂了!」

呼呼,愛爾奎特露出了好像感到很有意思般的笑容。

「志貴,我想去校舍裡看看。那邊入口的鎖,你能夠殺掉嗎?」

「說、說什麼殺掉啊你───」

「比起我來弄,志貴弄得比較漂亮吧?志貴切開的斷面,是怎樣的刀也做不到的切斷面。就算之後有誰看到了,也會當成是自然切斷的東西嘛!」

你看你看,她手指往走廊的玻璃窗。

「……真是的,像個小孩子一樣啊你……」

將眼鏡挪開了一半。

……那麼,選擇在正好分片的地方,將『線』從玻璃,和……

「……先這樣子,這情況還簡單」

從口袋中拿出短刀,錚的一聲將關鍵砍掉。

……不,不能說是砍掉而是『殺掉』吧。

「嘿!從這裡進去裡面吧。」

打開窗戶的玻璃,穿著鞋子闖進校舍中。

「………………哈啊」

真是,我早就預料到會變成這種約定了。

愛爾奎特一開始是說,想要去我的教室。

「吶。志貴在這裡學習什麼啊?」

「嗯───社會一般學生學習的東西啊。從歷史的學習到自己國家文化精深的造詣。為了加深應有的理解度的物理和數學。啊啊,還有要是去外國時會用的的英文也要學習」

「是這樣啊。我還以為志貴,有學過效率很好的人體解剖技術啦、學習刀的用法啦等等的。」

愛爾奎特非常愉快的說著。


「……愛爾奎特。我現在才明白你是在暗示什麼=_=」



「啊哈哈,答對了~」

啪啪啪的拍著手。




……雖然愛爾奎特到底在想什麼很難懂,但是這次更是特別的明顯。

特地來到這種地方,到底是在想什麼?

「志貴」

「什麼啊,突然那麼認真的臉。進來之後又有什麼事情了?」

「不,來這邊沒有理由。我只是,想知道在這裡的事情」

「……在這邊的事情,你是說在學校的事嗎?」

「算是。志貴是在這裡花費了半天嗎?那學習到的知識和經驗,全都有用上嗎?你,為什麼浪費時間學習不必要的事情?」

「啊───?」

愛爾奎特的問題讓我一時搞不懂她的意圖。

「例如嘛,也有學習一些從沒被使用過的技術。那樣的話不就是無用的嗎?」

「……嘛,確實是沒意義。學了一堆數學,實際生活上只會用到算數。而且學習了國家的歷史和英文,完全不知道將來是否會使用到──」

「什麼嘛,志貴也注意到了。可是……那麼,為什麼要做那樣沒意義的事情啊?你們的時間很短,所以應該是沒有閒暇作那樣的事情吧?」

「說是沒有閒暇嘛,嗯,雖然現在還不清楚,之所以要那樣浪費時間的原因」

「不敢相信。明明知道是在浪費,卻還讓每天的日子像是被束縛住一樣──

……嗯,我,不能相信」

愛爾奎特的聲音非常的深沉。

那個理由我仍然難以明白。

「……每天被束縛,嗎……或許真是那樣吧。不過,浪費真的是那麼不好的事嗎?」

「────唉?」

「我是說,不一定是多餘的事情啊!

雖然在這裡學習到的是不常被使用的東西、不過總有一天說不定會用上。

當不知不覺年齡增長了,老了之後覺得。”啊啊,確實有那樣的事”,這樣一邊苦笑一邊回想起以前的事情,也是滿有意思的啦。」

「……搞不懂。志貴你,對於以前做過的無意義的事情,還能快樂的去回想?」

「啊啊,不要緊的。人類啊,就是從以前自己經歷過的壞事,去避免再度的錯誤。

原本,人生就是沒意義的,總是追究思考自己的事情不也是很沒意義嗎?

所以,我並不怎麼在意。雖然注意到這就是無意義的事情,但是理所當然的就這麼欺騙下去,也是種為了生活的方式。」

「你所說那些無意義的事情我能明白,但志貴處理的方式。……我不懂,我沒做過無意義的事情。我到目前為止,對不必要的事情也不會感到有興趣」

「你在說什麼啊?那麼今天一天作的事情不就像是無意義的了嗎?

愛爾奎特你的目的不是要找到吸血鬼嗎?那麼跟我走在街上不是必要的嗎?」

「……那樣說來。其實那個我也不太明白。既然是志貴提出來的就只好浪費時間了,不過我也知道我好像變了」

────唔。

「是是,真是不好意思啊。反正我就是個總是浪費時間的人類嘛。」

「……………啊───嗯」

「對不起,我想知道志貴說的事。

因為人類是全體的生物,個人價值觀是不能用全體當作標準的。有些對個人來說是錯誤的,但對群體來說卻是可以被允許的正確。

但是正因為我們是個體,自身的錯誤卻不能被允許。自己以外的意思,絕對不能在自身反應。

所以───多餘的事情,一直告訴我、那是做不到的」

……靜靜的。

像是在懺悔一般,愛爾奎特的話語紡織起來。

「───可是,沒想到。只是這一點,在短短的七天。

……我這樣真的是對的嗎?

可是,非常的快樂。這樣的活著,能夠這麼的高興,是我到目前為止都沒想過的──」

「愛爾……奎特?」

「我,壞掉了吧?

如此長久的持續到目前為止───真的、很久以前就開始了,只是看著自己的夢──」

……愛爾奎特露出那安靜又空虛的眼神,小聲的說著那些事。

「什──────」

沒法發出聲音。

愛爾奎特的身影,變得像是放映機映出來的幻影般,那樣的不清楚。

「……什麼壞掉……你啊,看起來就跟平常一樣啦。」

「表面上看起來是這樣吧,但是內心就不是了。……快樂啦,痛苦啦,那些多餘的感情現在變多了。變得不能夠無視那些以往都能無視的東西,所以我是壞掉了吧?

而且,我並不普通。跟志貴不一樣────是個吸血鬼。」

說完,看起來愛爾奎特好像在笑著。

沒法控制的好像在作夢般,紅色的晚霞慢慢隱沒。

「────────什」

真的是很奇怪。

這就叫作變化吧?

教室的晚霞。

沐浴在紅色的太陽中,低頭依靠著的少女。

就這麼樣的,在我的眼前。

「我想──沒有這回事」

應該不是。

因為你是吸血鬼───所以,像普通女孩子那樣無依靠般的側臉,都不能表現出來。

「不能忽視啦、作無用的事啦這些的,你並沒有給誰添麻煩的話───那樣的話,就無所謂了吧?

我也認真的思考過自己的事情。

雖然不知道你是為什麼迷失了自己,但是你並沒有任何問題。

任何人───也沒有麻煩到」

「是嗎?可是,志貴常常對我大吼啊,那個不同嗎?」

「───我是例外的啦。因為遠野志貴有殺死愛爾奎特的罪在身上,所以就算被你使喚來去這也是我自作自受的。

因為我甘願這樣,所以不用擔心會給我添麻煩的事情」

「………………」

愛爾奎特的視線依然是灰暗的。

……被那樣的臉看著,真的是,很傷腦筋啊…

看起來非常的軟弱。多麼想就這樣抱緊她─────

「……既然你這麼說,那麼我就告訴你吧愛爾奎特。

你這個人的問題就只是”任性不聽話”罷了。

不過、除了那個以外的部份其他都是好的。壞掉之類的先不說、我覺得你跟普通的女孩子沒什麼兩樣。

───所以,笑一個吧。

被你那樣的表情影響,我的心情也會跟著不好的。」

「……好過份啊!我…真的有那麼任性嗎?」

愛爾奎特露出了像是很孤單一般的臉色嘟嚷著。

氣氛稍微緩和起來了。

這個公主,看來對自己的任性是完全沒有自覺的啊。

「────噗、啊哈哈哈哈!你在說什麼啊,聽到從你那說出任性這兩字,骨頭都要一點也不剩了啊、骨頭啊!」

即使覺得說這些話也是徒增矛盾,但還是大笑了起來。

──愛爾奎特對自己感到難為情,我自己的事情卻一點也沒去想。

「…………………!!」

啊,生氣了。

「志貴大笨蛋!人家認真的在跟你說話,你卻這麼薄情!!」

「所~以~啦~我不是說了,我只對你以外的人溫柔嗎?薄情是早晚的事情不是嗎?」

愛爾奎特一邊發出哼哼的笑聲一邊露出了殺氣的看著我。

這個純粹的面容、到剛才為止的陰暗一點也看不到了,厲害。

「不過啊、你還是活潑有精神的樣子比較好。這樣我也能放心。」

「咦……?為、為什麼志貴會放心?你不是說、要對我薄情嗎?」

「啊———那個、那是因為……」

歪著頭。

……真是笨蛋,連自己為什麼會因此放心的理由也不明白。

……剛才、看見了愛爾奎特不斷深陷的樣子,只是單純的想要守護他———

「…………」

真的是個笨蛋。

那傢伙真的是很可愛、就連我也明白。跟他在一起一點也不會感覺到無聊。

……但是,怎能有那麼愚蠢的想法呢?

志貴啊──那傢伙可是個吸血鬼啊。

「真是的,真是讓人搞不清楚的人。你也不知道自己的事情嗎?」

「……吵死了,我就是不知道啊。最近我自己才開始有自覺到的。所以平常我的記憶總是曖昧不清的」

「這樣啊,難怪志貴總是精神恍惚的。」

像是打從心理明白似的,愛爾奎特點點頭。

「…………」

若在當下就相信所爭執的話語、在生氣之前就該深思一下,事情真象是否真是如此。

「───那麼」

沒有繼續呆在教室的理由了。

要是再不快出去的話,搞不好會被留在學校的老師發現。

「喂,出去吧。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嗯,沒有事情但是……志貴?」

嗯?

愛爾奎特好像打算將話吞回去似的,問了件可笑的問題。

「志貴,你很快樂嗎?」

「……你今天是發燒了吧?」

「我不是在開玩笑。我,稍微知道志貴身體的事情。志貴你應該也是知道的不是嗎?

你自己的身體,是個什麼時候死了也不足為奇的狀態───」

「什─────」

───撲通。

胸口的舊傷,彷彿在蠢動著。

「你───你在說什麼啊?人本來就是會死的啊。」

「可是你的情況,是比其他人都還要早──」

……愛爾奎特的眼神非常的認真。

但是,不管是誰的身體都有死之線,有很多容易死掉的部分。

只有我───有著,容易死亡的體質。

「回答我。擁有那樣不安定的生命,有感到快樂的時候嗎,志貴?」

「─────說什麼蠢話啊你。那種事我怎麼知道」


……但是,這讓我清楚的想起了一些事情。

我在八年前,差一點就要死去了。

在醫院的手術室接受著治療的期間,總感覺是在非常黑暗的地方。

回想起來還有如夢一般。

那個時候,我體會到了死亡的實感,也認為自己會死。

而且奇蹟的獲救之後遇見了老師,能夠回到平時那樣的生活真的非常高興。

那是在我死過一次之前,完全沒有注意到的事情。

世界是這麼的和平,這麼的快樂。

雖然找不到快樂的事情作,但是覺得人類能夠活著就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所以───即使知道不管做什麼都是無用,卻仍然活著。

……所以。

被問了”你快樂嗎?”這樣的問題,如果真的要回答的話,我想我是快樂的吧。

不管是怎樣的絕望,都能夠滿足了。

沒有人是不會死亡的,這是確實的事情。

不用任何人教導,都能夠注意到。

僅僅是因為這樣的事情,真的可以說是非常美好───

「───或許吧,活著不就是很快樂的事情嗎?到目前為止都是這麼快樂,今後也會這麼覺得下去的吧。一定。

……這樣,有回答到你的問題嗎?」

帶著這種體質活了十七的年的遠野志貴,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所以就沒提到。

「這樣啊,是志貴的真心吧。……只是那樣就是快樂的嗎?也是,因為明白怎樣也是無用的事情,所以還不如快樂的面對吧。

……雖然我有一個覺得很可怕所以沒有問的問題,但是可以現在回答我嗎?」

「───什麼?是跟剛剛有關的問題嗎?」

「是這樣的,既然彼此隔閡消失了,因此在打倒這個街上的吸血鬼──在那之前都跟志貴一起戰鬥的喔!」

點了點頭,愛爾奎特笑了。

「────」

直到打倒吸血鬼,嗎。

「……應該是吧。我跟你,不就是那樣的關係嗎?」

今天一天過得非常平凡。

完全理所當然的忘記了那樣的大前提。

「────喂,愛爾奎特」

只是,什麼理由也沒有。

「全部結束之後───打倒吸血鬼之後。在我們分別之前,再一次像這樣一起玩好嗎?」

非常自然的,就這麼脫口而出。

「咦───?那個,你是說什麼事情?」

「愛爾奎特你的目的完成之後,我們再一次做這些沒用的事情吧!

因為我跟你,是要彼此共同努力完成到最後,所以才會在一起的不是嗎?

所以───真的,只是覺得,不是因為什麼義務的,只是覺得如果就這樣分別不能見面的話──」

───不是那樣嗎。

就像合得來的朋友一樣,真的不想考慮什麼那些關於吸血鬼的事情。

只是理所當然的想當做回憶,只要這麼想的話,愛爾奎特一定會很高興。

「───如果你很忙的話,也沒關係。反正我也只是提議而已」

說著跟心裡想的不同的話。

愛爾奎特用著呆然的眼神看著我,然後,點點頭。

「嗯───!等到事情結束之後,在來這裡吧志貴!什麼意義都沒有,那個一定,一定非常快樂的───」

晚霞映照的教室中。

愛爾奎特,露出單純的笑臉,這麼與我約定了。

http://floating-island.easybbs.tw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